3月 112015
 

如果有人问我“在什么重要问题上你与其他人有不同看法?”我多半是答不上来的,一方面我不知道什么算得上重要问题,另一方面我更倾向于赞同所有看法,而不是有什么反对。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法律职业使然,让我更加习惯于说“看情况(Depends)”而不是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尽管专利可以带来垄断利润,这对于专利持有人来说至关重要,但也受到了不少批评,指责专利制度在已经阻碍了创新。但也不是所有的专利权人都将专利用作垄断。Twitter尽管有下拉刷新的专利,但是却发明了了“创新者专利协议”,让员工而不是公司持有专利,并将专利仅用作防御使用。特斯拉汽车将自己的专利开放,以让更多厂商有机会进入电动汽车市场。这两家公司的作法多少都有些自由软件的风范。

对于法律服务行业来说,当然可以从这本书里面获得些借鉴。律师事务所对法律服务的销售介乎于销售与复杂销售之间,有些业务的收益是天文数字,有些业务的收入就是数千元钱。最近还在看一本叫做The Trusted Advisor的书,面向咨询行业的书,但显然对于法律服务行业的销售同样适用。

书中提到的“所有权、经营权和控制权”问题,是关系到公司谁说了算的问题。记得以前看到过有人说过初创公司有两个重要问题:一个是谁说了算,另外一个就是如何散伙。前线年的时候,曾经有一种“很多人”的模式非常流行,只需要出少量的钱就可以成立一家公司,多半是青年旅社或者咖啡馆,通常会有五十人以上的股东。这里面还因为有限公司股东人数的上限问题需要有人代持股份,后来听说有部分这样的公司就是陷入了无法决策的窘境。不过当然这只是极端情况。

而法律服务行业对软件的使用,才刚刚开始。不说全国性的大律所,单独律所如果能够使用统一的律所管理软件就已经算得上是具有很高的信息含量了。相比于计算机技术对其他行业的帮助,法律行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事实上,法律行业的裁判文书就是一座宝库,尽管不能从裁判文书中获得一个案件全部的信息,但仍能够告诉研究者足够的信息,比如某类型案件在某地的胜诉率如何,某地法院是否倾向于某类主体,某类案件的某类证据采信率如何,不一而足。而且更值得一提的是,裁判文书可能是最容易分析的文本之一了,各类裁判文书会明确分类并有着严格并且套路化的文字模式,本应成为自然语言处理的绝佳范本。但显然这方面的研究目前还是微不足道,能够统计某个律所的案件代理情况就已经算得上是高级模式了。

法律服务行业是最为保守的行业之一,但进入这个行业的无一不是极具智慧的专业人员。当市场在剧烈变化,保持传统当然值得尊敬,但对于新生力量而言,与市场一起剧烈变化或许才是从“老家伙”们手中“夺取”市场的不二途径。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