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302008
 

但凡对于逻辑有些了解的人,都会听说过“三段论”,说起来很简单,就是由两个包含着一个共同项的性质判断出发,推出一个新性质判断的推理,其中最经典的例子莫过于苏格拉底的那个例子了:

所有人(M)都是要死(P)的;
苏格拉底(S)是人(M);
所以,苏格拉底(S)要死的(P)。

这个“苏格拉底三段论”证明了世上没有不死之神。似乎,这个推论是无懈可击的,但它当真就没有漏洞吗?或许吧,只是,我想,这世界上没有这么绝对的事情

在三段论的三个项中,有两个作为推断依据,他们包含着一个共同的判断,他们做为前提条件。包含大项的前提是大前提,包含小项的是小前提。

在整个推论的过程中,是完美的,只要你不在其中干偷换概念这种事情。也正是因为其严谨的特性,三段论被广泛应用于法律的适用之中,简单的说,三段论成为了链接法律与实际的桥梁,在这个过程中,大半都是这个套路:他/她犯了法,法律规定他有罪,他/她有罪。翻译成三段论就是“法律规定这种行为要负法律责任,他/她做出了法律规定的这种行为,他/她要负这个法律责任”,大抵如此。至少,很多法律教科书上都是如此引入三段论的。

如果要人们认可三段论在法律中所起的作用,那么必须就要法律发挥它的作用:扬善止恶。但因为显而易见的原因,并非所有的法律都可以做到这一点,其中诸多原因,或许是因为执行过程中不力,或许是因为外界干涉,还有一种可能,这个法律本身就是恶法,无论你怎样适用这法律,都会南辕北辙,与我们对于法律的期望背道而驰,而此时,再严谨的三段论都不会把我们领向真知。而此之原因,乃三段论之大前提出了故障,一个谬误的大前提,会毁掉三段论的一切努力

当然了,你会说,“恶法”只是一个例外,只要我们保证大前提的正确,三段论就一切OK了,或许吧。但是,你真的就能够保证大前提不出问题吗?得到大前提无非是两种方法,一种是把彼三段论的结论最为此三段论的前提,到头来始终还是要去考察大前提,整个过程成了一个循环而已;而另一个方法就是使用归纳法,从以往的规律中归纳出一个大前提来。就像开头苏格拉底的那个例子,“所有人都是要死的”这个大前提的得出,是因为归纳了当时所有人的情况,所有人都死了,所以才会的出:“所有人都是要死的”这个大前提,但是从特殊归纳出普遍,结论明显是不确定的,除非我们考察过古今中外所有的人,而这是不可能的,否则就可能会有不死的人存在,至少在逻辑上存在这种可能性。所以说,逻辑上讲,尽管三段论本身没有问题,但是因为无法保证大前提的一定可靠,所以即便是通过严格的三段论,也未必能够得出一个万无一失的答案来

因为会受到当时认识水平的限制,哪怕是在当时看起来牢不可破的铁律都会有百密一疏的时候,都会被后人发现其中不可靠的地方。在中世纪人们把地球为宇宙中心当作大前提,牛顿把力学三定律当作大前提(牛顿三定律不适用于微观层面)。在法律方面,许多我们现在看起来稀松平常的规定在过去可能会被视为大逆不道,而我们也会对于过去的有些法规而忍俊不禁,同样,后世人亦会以同样的眼光来看待我们现在。

以前我就写过一篇像Alan Shore一样思考,试图超越三段论,但当时还未有发现三段论中大前提存在的毛病,毕竟法律在三段论之上还有着太多的东西,习俗,文化,背景,以及对正义的追求。当我们把三段论奉为颠簸不破的时候我就已经陷入误区,不可能再看到更加宽广的风景了。

如果把本文的内容视作一个大前提的话,我们或许就会得出三段论不可靠的结论。但同样根据本文的内容,就会知道这个大前提同样也是不可靠的,这真是一个有趣的悖论。^_^

  8 Responses to “三段论的另一面”

  1. 高中竟然还教逻辑学–.–素质教育啊

  2. 这个嘛 还是挺复杂的,我看了半天都没搞懂。。看来我的逻辑很差

  3. 说来,逻辑学还真没有系统学过,也就高中分班之前弄了弄。

  4. 悖论 三段论 论论费解呀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