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162014
 

之前看新闻,看到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评论夏俊峰案(链接1链接2):

“夏俊峰是一名摊贩,杀了两个城管,造成一人重伤。但是就因为夏俊峰是摊贩,对方是城管,大家对城管有偏见,所以有些人、甚至有些社会上的大V就鼓动说这人不能杀。”周强介绍说。

“但是这种人不杀就非常危险,就好像两个人关起门来吵了一架,你把人杀掉了,如果这样也是正当防卫,这个社会就会天下大乱。”周强借此强调公正司法的重要性。

周强表示,法律是神圣的,在刑事案件中,不能因为当事一方弱势就偏袒,更不能因为富有就可以超越法律。

很巧,最近在美剧The Practice S04E10中也有一个正当防卫的案子。一个毒贩在家门口捅了他人七刀,自己主张是正当防卫。在庭审中,还殴打了检察官,但法官始终不肯宣告无效审判。 检察官在结辩中说如果任何一个捅了他人七刀的嫌疑人都可以用正当防卫来脱罪,那么这个司法制度就真的是一个笑话了。

针锋相对。在辩护律师Bobby最后的结案陈词中,他是这样说的:

这就是一个笑话,我们浪费了你们的时间,浪费了数十万纳税人的金钱,这就是一个笑话。简单一点把,你们应该跳过审判之间将这个家伙送近鉴于,他捅了他七刀,这还能有多简单?简单到法医都没有去现场勘验,简单到他没有话时间去检查受害者的手。

这个案子还能更简单吗?我们为何要费力去庭审?被告只是个贩毒的人渣,何必费这些力气?

……

我们之所以费力去组织一场庭审是因为有些时候事情并不是看上去那样!有些时候事情没有那么显而易见。检方没有那么想,你们也可能没有那么想,但你们至少问问自己,如果Eddie Wicks计划杀掉Philip Olson,他真的会要求他到他的住所?真的会是如此混乱无计划的方式吗?被害人还欠被告六万美金,而被害人当时正在工作还债。好吧,大多数毒贩都更喜欢金钱而非谋杀他人。他为什么要杀掉那人而不再要求还钱?检方有提到这一点吗?检方有提供真实的作案动机吗?没有。他们只是数了捅的次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并希望你们跳过动机这部分。……

法医检查的一个任务是让证人出庭并作为检方具有说服力的证人,并帮助检方确保顶嘴,帮助他们获胜。这也正是医生所做的。现在检察官说她对成为庭审的一部分感到羞愧。现在有数以百计的犯人正在准备为他们未犯之罪被执行死刑

……

事实可以就是像我的当事人所陈述的一样。法医知道这一点,你们在交叉盘问阶段听到了他宣誓后的陈述。可能正如被告所说的一样,可能检方错了。而我并不羞耻于站在你们面前告诉你们,当有一线机会检方是错的时候,你们不能把这个男人送入监狱度过余生。这就是我们有庭审的原因,女士们先生们。这也是我们费力审判的原因。

我并不羞耻于是这个审判的一部分。我为自己是一名辩护律师为荣。我为自己为了那些看上去显而易见案件上窜下跳而自豪。我为自己要求检方承担他们的证明义务,在剥夺一个人生命前超越合理怀疑而自豪。我不认为这是一个笑话。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你们可以回到房间说“人渣毒贩,让我们无论如何把他关起来”,或者是你们可以像你们加入陪审团宣示的那样承认这个案件有些疑点,承认检方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反驳Eddie Wicks的陈述。

但如果你们选择忽略责任,选择说“忘掉合理怀疑,忘掉举证责任”,让我们无论如何都给他定罪,那么正如检方所说,司法系统就真的是一个笑话了。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