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022008
 

我到哪里,哪里就是中国。 为什么非要到某一块土地才叫中国? 那土地上反而没有中国。
——余英时

初读许知远,是在去年,《无根之国》,无可避免的被那缕对中国的淡淡忧虑所打动:“不要假装我们是一个文明古国了,传统早已割裂,我们是个无根的民族,精神一片荒芜,伪造出的传统只加剧了我们的虚伪,凸显了我们的空洞与脆弱。”同样的情结在《中国纪事》中也能嗅到,那种类似于“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情结。

之所以说胸怀中国,而非胸怀祖国,是因为“中国”相对于“祖国”来说显得疏远,更适宜冷眼旁观,当我们用“祖国”或者“我国”这类词的时候,主观感情已经不可避免得夹杂其中。而冷眼旁观往往会得到更加清醒的判断,更符合“独立精神,自由思想”这个原则。所以我们喜欢看《参考消息》,因为那是外国人眼中的中国,即便那些报道是经过筛选的;所以鲁迅在日本看到中国,看到了那个麻木不仁的中国;冷眼旁观自然是有冷眼旁观的妙处。

我们无不喜欢标榜自己的爱国情结,热衷于把热爱祖国的T-Shirt套在身上,仿佛爱国是不需要理由的。但一位美国民主党人说的很明白:任何一个爱国者都至少应该对自己国家丑陋的一面有所了解。 许知远应该就是这么一类的爱国者,对于中国的热爱包含在那丝忧虑之中,却又显得有些无计可施,许知远不会像苏力与贺卫方那样种种药方,只是忧虑,提出问题,没有解决方案。

许知远在书中反复提及“经济人”“政治人”,以改革开放为界,之前我们是“政治人”, 之后我们是“经济人”。只是,在中国人在历史上是什么人……“农业人”?如果再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经典理论,我们跳过了“工业人”这个阶段,到了共产主义,我们或许会成为“文化人”吧。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儿,做“经济人”就是我们这代人的事儿,没啥不好。

如同封面所说的:

今日的中国像是一个人类行为的试验场,各种声音、颜色、混乱的思想、夸张的举止被压缩在一起,在其中交织、纠缠、融合着……

做试验也是件有趣的事情,只是不要做砸了才好。

  12 Responses to “胸怀中国,读《中国纪事》”

  1. 在读ftchinese的许知远专栏的时候,就不太喜欢他的文风,一种小资的和闲淡看客的笔调让我觉得无论是他的声音还是观点都非常遥远。

  2. 我甚为愚昧,不通英文。在中学时英文成绩没有一次及格过,如此恳请时雨先生以后回复我的留言时,千万别用英文了!

  3. 我局限了。。。不知道说什么诶~~~看来我得少看点没营养的小说了

  4. 卧风先生正解.

  5. 在中国能出版的书,其之真正的思想大多被阉割了!

  6. 那些忧伤的年轻人 纳斯达克的一代 读过这两本
    但是 他的书里也有一种 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谁愁的感觉 是不是我太敏感了?
    从微电子转型为一个时事作家 华丽的转型呀 呵呵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