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102008
 

每当我不知道该往BLOG里写什么的时候,一般会有三个选择:1,啥都不写;2,贴段英文;3,从饭否里找几句贴出来。显然,现在又到了我不知写啥或者不想写的时刻,虽然还有几篇文章的草稿,但感觉那些题目都非我现在所能驾驰,想了想还是从饭否里找出几句来敷衍一下诸位吧。Here we go~

一个没有研究过经济学和社会学的法律人极有可能成为人民的公敌。——布兰代兹

冲着这句话,使我坚信法律人应该知识广博,这也是我未来数年要做的。

哈佛大学是个民办高校,并且没有得到教育部认证,发的学历更没有教育部的认可,也就是自己刻了一个章往学历上盖,和一个卖文凭的几乎没有区别。

这是在某人渣BLOG上看到的一句话,话说回来,我们的教育部和野广告卖文凭的机构区别应该在哪里呢?

我到哪里,哪里就是中国。为什么非要到某一块土地才叫中国?那土地上反而没有中国。——余英时

这是最近很流行的一个调调,关于余英时,“在沒有胡適之的年代,我們至少還有余英時!”

我们常常忘记中国原来是个多民族国家,往往以为五十五个少数民族只不过是种由服装,歌舞和饮食构成的“风情”。——梁文道

对于梁文道的佩服我已然是五体投地,他的文章往往令我醍醐灌顶,我好奇的是,梁文道,你到底读了多少书?

不敢说真话是个人的耻辱,不能说出真话是时代的耻辱。——湖湘思者

其实啊,我们还是可以说部分真话的,只是,部分真话能算是真话吗?

无论哪个国家,哪个时代,只要是政府垄断教育权,这个政府就是这个民族的千古罪人。——萧瀚

萧瀚老师是睿智的,我是通过《南方周末》的某篇报道才了解到他,也算是我欣赏的几位法律人之一了。

君不见,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日看遍长安花;君不见,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君不见,慈恩塔下提名处,十七人中最少年;君不见,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长安可是号称“秦中自古帝王州”的地方,虽改为西安,但这里也沉睡着中国的光荣与梦想,我爱我的家乡,没理由。

我年纪越大,越感觉到容忍比自由更重要。——胡适

大一的时候我以为胡适比鲁迅更高明,我现在以为胡适和鲁迅一样高明。
就到这里了,再来几句牢骚话:我似乎已经厌倦了更新BLOG,写这些瞎显摆的文字,需要一段时间反思一下自己,反思一下这个BLOG。也许我会暂停更新一段时间,去安心读书,重构一下自己的知识结构,认真学习英语,而且,我们都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虽未读万卷书,但已想行万里路了,体会一下“在路上”的感觉。继续彷徨是中……先这么着吧~摸着石头写BLOG~

  10 Responses to “我在饭否有话说(三)”

  1. 终于可以访问了,呵呵。

    “我似乎已经厌倦了更新BLOG,写这些瞎显摆的文字,需要一段时间反思一下自己,反思一下这个BLOG。”——怎么样都好,反正一定不要让博客影响自己的生活。呵呵。

  2. 像我这种几百年都不更新一次blog的人是理解不了你的心情的……

  3. 时雨先生江郎才尽矣!
    唉!

  4. 博客这东西,随性而为之,没有一定要更新这样的要求滴.

  5. 其实你的fanfou我都看过,但冲着这句话:

    无论哪个国家,哪个时代,只要是政府垄断教育权,这个政府就是这个民族的千古罪人。——萧瀚

    顶这篇文章!这话太tmd对了!!!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