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112012
 

爷爷去世有十余年了,在最近一次整理书籍的时候看到了在蔡志忠画的《菜根谭》漫画里面的笔记,书是三联书店1990年9月第一版第二次印刷的,本身就有20余年历史了。爷爷读书有个习惯,用铅笔写点自己的批注,这本《菜根谭》批注了大半,我做一次搬运工,搬到这里算是学习一下。

在众多的批注中,对有些话深以为然,对有些话不屑一顾。爷爷批注时已经退休多年,所以批注的感想多是自己多年工作、生活经验中得出,作为晚辈,多少可以学习一下。更重要的是一窥当年爷爷的所思所想,人生体会。

批注基本上是用了打油诗的形式,在这里只是挑几个,所有批注都已经搬运到了豆瓣笔记,对应页码和部分原文。

五味均真味,真味并非淡。

神奇卓异非常人,常人也有神异。

天地常然动,日月长恒进,忙中虽妄闲。

万古流气息,君子时光紧,闲里思忙迫。

盖世之功矜不得,勿信之地便成佛;

弥天之罪悔难偿,机会再来刀霍霍。

勤太苦而无头,人生压迫大石头。

淡太枯而无味,一世碌碌非滋味。

人情无情终有情,行路退让堪称美;

道路不平踏修平,勇往向前是本经。

为富岂皆不仁?贫富仁义两码事。

为贫都讲节义?全得自己下功夫。

人过留名,人去留恶,凡谈不留声影。

不必重奏,不克不记,也非君子之行。

沉沉不语之士,有阴险之德,也有为善不语,三缄其口者;

故不可一概而论,倖倖自好之人,固多骄固,也非不可交。

除恶务尽,何给生路?

穷寇勿追,谨为策略。

饥附饱飏,并非人情通患,只要有利,饱也要附。

爷爷对书的批注远不止这本薄薄的漫画,当年我读爷爷家的《史记》,就发现众多批注,无奈当时年幼,对《史记》的兴趣有限。爷爷不是藏书家,但也是有几柜子书的,除过法律类,历史类书籍便是最爱,虽未有全部二十五史,但也足够我感叹一番了,以我可怜的古文功底,读完估计是没有希望了。还有大量的象棋书籍,我那弱爆了的象棋技能就是从这写书中学来的(当然没认真看)。

有机会把其他书笔记也整理出来。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