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072008
 

不同民族的历史遵循不同的道路前进,其原因是各个民族所处环境的差异,而不是各个民族自身在生物学上的差异。

——《枪炮、病菌与钢铁》

从学校图书馆翻出这本《枪炮、病菌与钢铁》,是因为看了梁文道推荐的该作者另外一本书《大崩坏》。与这本一样,都是关于人类命运的书,作者贾雷德·戴蒙德似乎热衷于这个题材,从不同文明的发展和碰撞中摸索出规律或是线索,找出那只操纵人类社会前进的“看不见的手”。

作者认为,各个大陆的环境有无数不同的差异,正是这些差异影响人类社会发展的轨迹,以下四组差异被认为是最重要的。

1,各大陆在可以为人们所用的起始物种的差异;
2,各大陆内迁徙和信息传播的速度差异;
3,各大陆之间信息传播速度的差异;
4,各大陆面积和人口的差异。

因为以上四组差异,导致了不同文明的不同走向。听上去像是“地理决定论”,但远要比传统意义上的“地理环境决定论”来的更加复杂、系统。这里面至少包括了遗传学,分子生物学和涉及农作物的生物地理学,研究涉及家畜的行为生态学,研究有关人类病菌的分子生物学,流行病学,人类遗传学,语言学,对各大陆的考古研究,以及对技术,文字,政治的历史研究。很不幸,作者贾雷德・戴蒙德刚好就是一个掌握这么多学科的一个怪物,所以才会有了这本书。

按照作者的思路,可以得到一个有趣的推论:如果把中国人的祖先丢到澳洲或者其他什么地方去,受到地理环境的影响,我们的祖先绝对不会再获得有如中央集权,四大发明这样的杰作。换句话说,中国人有着如此辉煌古代历史是因为我们身处东亚一隅。 似乎是不同文明的轨迹早在远古人类迁徙到当地的时候就已确定,后人们不过是走下去而已,伟人们只是改变了走的速度罢了,这听上去就像是宿命论或者是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说里“心理史学”一样。

走的有些远了,都扯到科幻小说了,其实对于本书,我根本无意也没有能力去搞清其中提到的各地的历史细节,也不想纠缠于作者有些冗长的叙述。只是隐约感觉到,这是一条有趣的路,地理环境对于人类文明的影响发挥着巨大作用,尤其是在早期, 导致了不同的哲学思想的诞生,而后又在这些思想的影响下,各个文明奔向了不同的道路,这些道路又在某点交汇,到现在不同文明又走到一起,互相瞭望。

对于西班牙人为何会打败玛雅人我并无太大兴趣,我这个“言必称希腊”的半调子法律人,关心的更多是为何希腊文明走的是于中华文明不同的另外一条路,法治民主为何会从那里起源,而东亚发展出了集权王道。试着用下本书的思路,或许会有个系统的答案吧,或许,我还会写几篇关于此的文章,对比下东西方社会差异,这才是我们所关心的。

  6 Responses to “文明的轨迹,读《枪炮、病菌与钢铁》”

  1. 我以为“地理环境决定论”乃是无稽之谈,是对专制主义进行开脱,是赤裸裸的愚民主义!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