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172012
 

望西都,意踌蹰,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
——张养浩,《山坡羊·潼关怀古》

趁周末天气晴好,去汉长安遗址溜达一圈。汉长安遗址位于西安西北,约36 平方公里。说起来我是西安人,长期以来只是在地图上注意到此处硕大的一片荒地,标记为汉长安遗址,提醒着人们大汉雄风不止是历史书里的内容。

乘坐公交车到高堡子村,村子门楼上面就写明了建章宫遗址,但在村子里却没有一个路标。如果不是之前已做功课,找到遗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村子里饶了几个弯以后便找到下面这个石碑: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虽不至于面目全非,但也能看出这里的保护状况。

 建章宫遗址上面建设起了围墙,杂草丛生。

走到遗址上,建章宫前殿遗址上的厂房。

史书上说从建章宫修了直接到达未央宫的便道,我步行从建章宫到未央宫,其间距离不算短,想必汉武帝当年走的也不算轻松,难怪武帝后来就直接在建章宫主持政事。

从建章宫出发,很容易就能发现沿途的石渠阁。石渠阁通常与天禄阁并称,前者是国家图书馆,后者是国家档案馆。有诗云:“石渠天禄尽储材,漫把闲情理刼灰。”石渠阁因萧何收集的秦代文献而建,距今2200余年历史。

在西安,一个不起眼的土堆可能都是历朝恢弘建筑的基座,或者是一座坟墓。

只有一块石碑告诉我是找对了地方,杂草丛生。

遗址看上去就像一个荒土丘,但多少汉代精英从此经过,在此驻足。

天禄阁据说是在天禄阁小学内,适逢周日,我也无缘进去一览,只是在外面转上一圈。这里更是司马迁曾经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参阅石渠阁与天禄阁的资料,写下了堪称『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史记》。对了,天禄阁与石渠阁的距离绝对不像百度百科上所说的52米,不知道哪里的出处。

天禄阁小学紧锁的大门,偷窥了一眼里面的建筑,竟也是古香古色。

从天禄阁往南,走上些距离就能在来到未央宫。《诗经》里面就说:『夜如何其?夜未央。』西安市北郊就被命名为未央区,这可是大明宫、阿房宫(以前有阿房区)没有的待遇。作为汉代在长安修的第一个宫殿,萧何又想让其修的后世无以复加,未央宫自然是气势不凡。

不同于其他遗址的门庭冷落,未央宫游人如织,携家带口来此处游览。

未央宫地势极高,站在此处可以将长安胜景一览无遗,若是天气再晴好一些,远处还可以看到秦岭。当年西汉的帝王将相们从这里可以极为清晰的俯视他们的都城。

很遗憾,此行没有找到长乐宫,只找到了个长乐宫老年公寓,看门的大爷语焉不详地把我拒之门外。功课做的不充分只能是就此打道回府,希望下次再有机会能够找到长乐宫。

周日出行还有一不便,西汉长安城遗址陈列馆也不开放,门口驻足一会竟然还被里面一只小狗追地逃窜……然后又被肉铺一狗吠……估计那天不是出行的黄道吉日吧。

西安留下的长安城遗址远不止这些,太液池、桂宫、霸城门都没有去。但走在遗址上,想象着这里两千多年前的盛况,再看看眼前现在的凋敝,已经是梦回大汉了吧。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