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092011
 

这已经到了1950年了,共和国刚刚建立,百废待兴。和其他年轻人一样,爷爷他也对这个国家的前途充满希望,他进入了司法系统。在他眼里,社会上一切风气都是崭新的,积极向上的。他们的作为总是大义凛然,正气浩荡。

从他日记的字里行间都可以看出他对自己所处时代的自豪,在他们眼里,这是最好的时代。即使是现在,也总有人在缅怀那个时代,似乎那个时代就是我们最好的范本,是现在一切问题的答案。这是他眼中的西安,这是他眼中的新社会,他眼中的正义。

在这两年,爷爷他也就是二十三四岁的年龄。他的想法或许可以代表部分当时的青年人,这也是一小扇窗户,让我看到他当年的所思所想。

1950年7月4日

今天是我参加革命的节日,在48年今天,我同二十余为同学由游击队同志带领突破敌人封锁线到边区的,现在已整两年了,是的,是进步了,可是两年的进步,还至今未加入党,是要我在明年今天取消这点。

1950年8月10日

昨天下午为调查×颜料案件去咸阳,我在解放后,还没有坐过人民火车。是的,人民力量是伟大的,仅一年,国民党统治时代的拥挤,不买票,脏污,误点,乱哄等现象扣除干净,而是秩序丝毫不乱,清洁,正点。车站上,在车上都有向导员给旅客介绍情况,旅客上车后都有位子坐的,车上市场洒水,有痰盂,这样,小偷也算倒霉,没有站足之处,有技无可施处,西安车站,两本都修起崭新的站房,红色绿色……×××(未能辨识,以下皆同)好看,站房一起的花纹也重新画起。一个钟头,一分钟也没差到咸阳下车,在火车中,我看了车站旁的秋禾,今年天久不雨,秋禾枯干旱的很多,尤其三桥以东最甚,以东因群众因群众积极浇水,倒看来可以收获些。

在去咸阳时,西安车站上来了三部卡车,呵,是陕西省农民代表,这才是真正的农民代表呢!国民党也有农会,而农会的人却都是静坐吃饭的绅士们。今天真正的农民代表不要看他们土里土气,他们才是最大的光荣的。记着星期日和曹重曾去南院门省政府门前,省民教馆去看新式农器,我真正看到了拖拉机,新中国农业的愿景在招手,我听见一个农民说:“以后,咱们那些老古董都不行了”。

在车站上,我看了旅客的成分,大都是穿的很朴素的农民、工人、商人……国民党时代的打洋伞,穿高跟鞋,赤嘴,莲臂,渔夫腿,狮头的小姐们一扫而光,不是他们的时代了。

1950年9月24日

到马坊门民教馆参观西北文代会展览,三个展览完全是美术,最好的要算石鲁同志所画的几篇边疆民族生活水彩油画和一位忘了名的通知所花的墨水画——一个边疆少女骑着一匹跳跃着的骏马。的确,任何东西只要和群众生活结合起来了,才有它真正的艺术性,它才是真理。记得国民党时代,民教馆也展览过不知多少次画展,但可惜除过是变相的标价做文明××外,处过那些经理们、长官们欣赏订购外,就是几个稀少的参观者;看后也只觉得像进了一次古墓,没有增加什么新的力量,看过后直觉得仰的脖子痛,因为他们所画的不是人民,所以人民对他所画的也就不感到兴趣的。而这次你看人是那么的拥挤,一个画面表现了若干骑着马的边疆兄弟民族配合解放军剿灭土匪,一个画面上表现着解放军访问少数民族家庭……这一切的画面不是强烈的具体教育吗:各种改革——都呈现在我们面前。这比重群众会上高声呼喊有力很多,这不是展览,这是作宣教工作……

其中有一个问题要使我们注意,根据民光影院自去年解放后影片上映观看的群众来说,旧的国产片的关注占第一位,新的国产片占第二位,苏联片占第三位,这是个严重的现象,这里可以看到一般市民的觉悟还不高,正待我们在各方面提高他们啊!

1950年9月26日

……今天早验了个服毒的女尸,大小老婆,旧社会的残渣,反映出旧社会的不合理,也发生×旧社会的悲剧。

晚上到尚友社看秦腔“卧薪尝胆”,这是富有警惕性的教育剧戏,它旨教育我们一点——敌人是残酷的,当它失败了,他会花言巧语的适逢我们,甚至比你的儿子对你的关系还要大。在现在被我们打的×成为阶下囚的敌人,它谈起革命道理好像比我们还要忠诚的多,好像他们是一些偶犯错误者。受了伤的敌人用特务破坏造谣,收集情报,用美丽的颜色在你眼前荡漾,最后它伤养好了,因此我们在镇压、反革命问题上要严厉,对首恶分子绝不宽容。

1950年12月9日

……看来第三次世界大战非打不可了,时间以我的判断在此次联合国在美帝的操纵下表决组织迹象侵略中国朝鲜及对苏联的污蔑挑战的决议后,战争将正式开始。

1950年12月15日

昨晚风雪,朱光晒,陈光军由华县而来,朱谈及昨天上午12时政华县召开西安市人民法院临时法庭公开伪专员张雅轩大会,当场有五千群众参加,一营战士警戒,群众纷纷起来控诉,最后宣判该犯死刑,当场执行枪决,在执行时,该犯尚喊数句“共产党万岁”,有此刻证明,我们的管训政策是正确的,该犯在进入会场时,即向群众说“我向群众赔罪来了”,在去华县时,就饶舌说“我是投降的呀”,由此可知,该犯是怕死的。

……据载艾奇逊、杜鲁门、奥斯汀订宣言,战争贩子正在进行进攻中国大陆的舆论借口,在鼓吹着战争,情势来的是紧张了。

1951年元月11日

今日将伪国防部二厅西北督导组西安潜伏情报组苏凌霄,×宝林,王天柱,寇汉卿,原之桦,×清山之布告拟起,由证据材料真实看出,匪特们真正就在潜伏计划中拟好破坏民主团结,造谣惑众的计划,并打算假冒地下工作人员打入我机关内部进行破坏活动,×宝林已打入群众运输公司为营业股长,这些匪特们企图用青洪帮,江湖卜卦,卖膏药等收集情报……真实的现实教育了我对匪特面貌真实的认识,准备判处苏,×,王以死刑,这是恰如其分的判决,应该××。

1951年2月27日

今晚在高庭长房开清理反革命犯案总结案件会议,任院长来谈,在枪毙黄学禹等时,一个等级未受训的特务在厅上看了布告,回家几天不敢出门,也不想吃饭,枪毙了许小其后其同乡到刑场搬尸,被群众当场骂“妈的,土匪死了还可惜,搬尸!”因之搬的人将尸体扔到一边不敢搬了,到晚上才偷搬了,这几次的枪决匪特,群众也说道“这才像个样子”,今天西北民监总支来信要刘建英,匪犯等杀害杜斌丞的详细材料,其中也提到“人心一快”的话,这些精彩的反映,说明了对反革命分子严厉的镇压,才能挽救民心。……

1951年3月21日

今天上午11时宣判执行枪决特务反革命40名,洋洋大观,十余辆汽车摆满了北大街,这是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刑场执行,秩序井然不乱,按计划完成,一身愉快。

今晚我想每个家庭都在议论着枪毙40名匪特的事,这在西安来说是空前未有的。以前国民党只敢暗地里杀好人,我们公开杀坏人,不怕多的,多少血债需要清偿。

1951年5月19日

今早7时与高庭长,左春景等位同志坐陇海公安处来接的吉普车到北关道北职工子弟小学开西安铁路分局控诉公审特务孙有利,崔光华,×佑等三犯及×佑之妻女恶霸×玉婷罪状大会,到会职工及其眷属约七千人,一个一个的控诉是多么动人,孙有利强奸过60多个职工眷属,崔光华霸占工人妻子数个,并逼迫工人自杀。×佑强奸工人的妹妹……在控诉声中,群众要求打这些狗日的,诉苦的人就用棍子、板子、耳光打了这几位特务即使下,打得很痛苦。最后在掌声中由高庭长宣判该三位死刑时,群众的掌声淹没了整个会场……随之与铁路公安处秦处长坐车到陇海铁路食堂聚餐……食堂里充满了欢笑声,每个受害者都擦干眼泪,高兴的叫大家饮毛主席给的胜利酒,我们翻身了,敌人倒下去了,唱吧,尽情的欢笑吧,“这是我们的天下了,人民的天下了”……

这样的正义让曾让我的祖辈拍手称快,也让群众们流连忘返。只要振臂高呼,团结一致,正义就在主席的恩赐下从天而降。我无意为当年辩护,也懒得去口诛笔伐,只是想将那个时代的一小面小窗打开。虽“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但我们总有自己的判断力。发现他们的理由与原因或许更加重要,避免重蹈覆辙。

但现实残酷,总是“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6 Responses to “祖辈(4):新时代开端的日记”

  1. 这段历史只会让人痛心,建议将你祖父笔记中的人名都隐去或用别的符号替代。现在网络发达方便,你列的那些冤死的人名保不准会被他们的后人看到。

  2. 我丝毫不怀疑人们的情绪是真的,但隐藏在这些情绪背后的、并不能为当时的人们所察觉的民意,其实是伪的。

  3. 怎麼說呢,你不能簡單地評價當年所發生的事的對錯,但是回顧歷史,你可以思索,然後評價現在一些事情的真假。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