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52011
 

青岛本不是我这次出行的目的地,原本计划去福建看看大海,但临时出现去青岛的机会,想到青岛也有海,也就把路标转向青岛。作为一名在内陆生活了二十五年的土鳖,想看看大海的愿望是如此强烈,希望能见识到水天一色的空旷,希望能够被海风吹拂,希望海水浸湿我的双脚……

第一眼的大海是在疾驰的机场大巴上是对胶州湾的一瞥,已经足以让我在微博上大呼小叫。但真正见识到大海的风光,还是在栈桥附近。难得青岛雾气笼罩的天气放出晴天,阳光大美。但青岛的雾气着实令人挠头,第二天早上出门,出门时阳光喜人,但没走几步就眼瞅着大雾将城市吞没,仿佛置身于寂静岭中。

要说这栈桥,比青岛市的历史更为久远。青岛建市前这里就被用作海军港口,李鸿章的北洋水师在这里经营。但无奈被德国人以教案为借口武力强占,将青岛像香港那样租借给德国99年,栈桥后来也被德军用户货物码头。现在的栈桥则是游人如织。抵达的当天下午,雾气刚刚退散,得以一览周围风景,而第二天刚抵达栈桥时还是晴空万里,但眼瞅着大雾弥漫,吞没建筑,整个城市笼罩在白雾之中。随之而来的凉爽的海风,都可以感到打在脸上的雾气。

至于下海,现在还早了些,需要到七月份水温才适合游泳,从物理学的角度讲,水的比热大,相对于陆地升温需要更多热量,所以即使太阳直射北回归线是在六月底,陆地也要等到七月底才能到最热,而大海则要到八月底才到最高温度。但海水的温度也足够我在沙滩行走一番,若是给我把小铲子,我一定会在沙滩上挖个洞什么的,挖到阿根廷去。

德国的经营在街头随处可见,一排排欧式的小别墅让青岛怎么看都不像一北方城市,起伏的山路让我想起来山城重庆,至于青岛的路口,经常会有五六条路交汇,完全不能称之为“十字路口”,我最多还见过七条路交汇于一个路口,让我完全不习惯。在我印象里,路口就应像北京/西安那样,四四方方,曲里拐弯算什么,再加上高低起伏,若不是手持GPS,肯定迷路。

我是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人,但这并不妨碍我对宗教场所的热衷,宗教场所通常都是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的巅峰之作。在西安看不到什么教堂,寺庙倒是不少,至于青岛,则满是教堂。其实对于教堂,也不知道该怎么看,只能领会其宏伟壮观,有空应该看看BBC的纪录片《如何读懂教堂》。至于宗教,当然马克思将其形容为“精神鸦片”有些夸张,或许称之为“精神咖啡”或许更为恰当,信仰宗教没有想象的那么不好。

正是因为德国对青岛的占领,让这里在中国近代史中也有一席之地。尽管被德国占据,但日本一直惦记着青岛,趁一战期间德国无暇东顾,出兵攻占青岛,让青岛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亚洲战场。而这也是“五四运动”的导火索,抗议日本占领青岛,抗议北洋政府出卖青岛。在青岛的最后一天,打车去青岛山炮台遗址,不过连出租车师傅都没听说过这地方,估摸着平时也少有人光临。至于说这炮台,应该是标准的军事要塞,为第一次世界大战设计,也算是古战场了。

对于名人墓地我始终都有探访的兴趣,直到最后一天才突然想到康有为先生的墓地在此次,遂火急火燎赶往墓地,缅怀巨人。康有为先生墓在山脚之下,面对青岛大学。其实康有为墓本原本不在此处,只是文革中原墓被打开鞭尸,头颅还被拉着游街,后才改葬此处。无论生前还是身后,康先生都可以说是命途多舛了。

总之,青岛是个好城市,风景秀丽,街道曲折,房子好看,姑娘漂亮。

相册: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50562859/

  8 Responses to “青岛之行”

  1. 青岛确实是个好地方,但是房价太贵了,不适合养老啊。

  2. 對了,你這個無覓的插件應用不全,是你沒有接到邀請?還是在無覓沒有接受我的鏈接請求?

  3. 嶗山附近的海也很有看頭,嶗山也不錯,只是別被算命的道士騙了。去嶗山的路上有個小魚港,買海鮮現做現吃,可惜第二次去時走迷了路。

    • 没去崂山,不过倒是喝了崂山可乐,哈哈
      青岛的海鲜确实很好吃啊

      • 是啊!超好吃,第一次去在一個小魚港,邊上就是小飯店,買了小船剛打回來的皮皮蝦等。第二次去居然趕上大雪,找不到那個漁港,找到一個中型漁港,從大漁船上買了海鮮,找了飯店做了。懷念啊!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