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112010
 

网络时代的民商法理论与实践

在中国国内,刘德良教授对网络法的研究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我在北京参加答辩时,不时就听到有人说“刘德良教授的观点如何如何”,足见刘德良教授的影响。刘德良教授所创办的亚太网络法律研究中心更是跟进国内网络法问题的重要网站。再加上刘教授背靠北邮这所以计算机网络见长的学府,对网络法的理解自然是有其独到之处。

因为论文缘故,仔细研读了刘德良教授《网络时代的民商法理论与实践》中“网络游戏中私法问题”一章,发现其中大多观点不敢苟同。特作此文予以商榷。首先说说关于“虚拟财产”这个称谓,刘教授在书中写道:“而最为流行的‘虚拟财产’的称谓则不仅有悖于逻辑和常识,也不符合法律上关于财产的认识。”

首先,从逻辑和常识上讲,人们在使用“虚拟财产”时总是将游戏中的人物或角色纳入其中。如果抛开“虚拟”与“真实”而言,按照逻辑和常识,人物或角色不是“物”,而应该属于“人”的范畴。因此,将存在于网络空间上的“人”视为“财产”或在讨论包括这些“人”在内的有关范畴的法律属性时以“财产”代之的做法则有悖于我们关于“人”的理解。

我不理解基于什么样的理由,可以把网络游戏中的人物与角色看作是“人”的范畴,游戏里的人物与角色只是我们现实的“化身”,不能因为在显示器上看上去有“人类”的形象就将之划入“人”的范畴。要说符合人类形象,服装店里塑料模特更应该看作是“人”了,塑料模特肯定不介意我把他/她们视为财产。

进一步说,如果我们将游戏中的人物或角色之视为“人”,那就意味着这些人物或角色,而不是在它们背后的操作的我们,成为了法律意义上的主体。尽管不排除未来可能有一天计算机AI会成为法律意义上的主体,但眼前游戏中的这些人物或角色,不可能,他们离通过“图灵测试”还早的很呢。

同时,在逻辑上,如果使用“虚拟财产”的称谓的话,那么,在讨论其是否属于财产时就会面对即“虚拟财产是否属于财产”的逻辑悖论。

既然使用了“虚拟财产”这个称谓,那么就说明我们有理由证明虚拟财产本身就是一种财产,一种随着计算机技术与互联网技术而出现的崭新财产。所谓“虚拟财产是否属于财产”的逻辑悖论就像讨论“白马是否属于马”一样荒谬。

退一步说,弄明白财产的概念先,王泽鉴老师认为财产“指有金钱价值的权利所构成的集合体”。按照刘德良教授的看法,应该使用“虚拟物”而非“虚拟财产”这个概念,但遗憾的是,物只是财产的一种,财产包括而又不限于物,还包括债权,知识产权等诸多权利。如果用“虚拟物”代替“虚拟财产”概念的话,那么就只能在物权范围内研究其属性,而不是在更大的财产权的范围内研究。

其次,在法律上使用“虚拟财产”的做法会遇到问题。在法律上,财产作为一种利益(关系),其永远都是真实而非虚幻的,因此,如果我们在法律上使用这一概念将有悖于法律上关于财产的一般认识。

刘教授在这段推理中直接将互联网视为虚幻,殊不知网络上的利益也是真实的,不因为在互联网之上而变得虚幻。为了网络上的利益,用户会投入大量资源,包括时间,金钱,精力等。这种利益(关系)怎么可能是虚幻的?

法律上对于财产的认识一直在不断变化,从最早的动产与不动产到现在将票据利益也纳入财产,随着印刷术的普及连著作权也纳入财产,随着工业革命将专利也纳入财产。而现在,通过计算机技术与互联网技术,我们有能力将“虚幻”的利益变为现实的利益。

一方面,虚拟财产会继承传统财产法的理念,另一方面,它开拓了财产的范围

  6 Responses to “虚拟财产批评(一)”

  1. 独立思考最重要,但我还是认同时雨的观点。

  2. 不知道这本书其他的观点如何,就从你引用的部分来看,那他的学术水平和写作水平不敢恭维。不过这也是国内教授的通病了…
    我最不喜欢在答辩这类的场合听到 “XXX教授的观点如何如何” 这类,只能反映出没有独立思考的过程。毕竟观点不只是一人的。

  3. 敢于挑战权威是好的,我们并不是说我们就是对的,只是有权力和义务阐述自己的观点。独立思考是非常重要的。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