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302010
 

1910年,宣统二年,也是狗年。这一年,光绪皇帝与慈禧太后早已病逝,举国民心思变,大清帝国进入了自己的最后时刻。大清帝国的最后时刻并非只有“保路运动”,“武昌起义”这些历史事件,更伴随着清末修律的高潮,或许我们现在认为那只是回光返照,但谁又能保证:再过若干年,中国人对法治的追根朔源会追忆此时?

而这其中最精彩的一章,即使是《走向共和》也未能提到,就应该是资政院了。

100年前,1910年10月3日(农历九月初一),清资政院在象来街法律学堂内举行开院仪式,也就是现在的新华社家属院内。本人有幸在去年到北京时造访,现在此处已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北京国会旧址

资政院是数年前五大臣出洋考察的直接成果,作为议院立法的过渡机构,或许称之为“有大清特色的政治制度”更为符合现代语境。资政院由200人组成,民选议员与钦选议院各半。民选议员是由各省谘议局(地方咨讯机关)推选,议员大多出身地方绅民;钦选议员则多是贵族与官员。看上去很像现在许多国家上下两院的分法,但资政院是一院制。

按照教科书的说法:这种机构应该完全沦为君权的傀儡,更进一步刺激了全国广大臣民反抗清政权的决心。钦选代表理应掌控资政院的运作,民选议员被收买沦为附庸。这样很符合逻辑,因为毋需思考,我们眼前就有这样的案例。

但事实上,开院当天,请愿联合会来院呈递国会请愿书,议员们动议支持请愿,获大多数赞同,三呼国会万岁之后,上奏陈请即行召开国会。当时的气氛,钦选民选不分,一致表示了他们的意愿。该决议表决时,“满场一致,无不起立,拍手喝彩,声震屋瓦”。对于国会,最重要的职务就是审核预算,资政院也不例外。资政院就曾凭借自己的据理力争,将原预算额37635万两核减掉7790万两,使岁入总额略有盈余。

从议员的组成来看,虽然民选钦选各半,但钦选议员并未发挥清政府所希望的作用,即使是钦定议员占据资政院总裁、副总裁之职亦是如此。钦定议员虽也有些能言善辩之士,但要么是本身也心怀不满,要么是采取中立态度。资政院反而为民选议员所控制。而议员之中,不少为留日归来,据统计钦选议员有12人,民选有29人,共计41人有过日本学习经验。海外归来自然是能够给资政院以新鲜血液,不至向其他清政府机构那样沉浮。

即便是末代状元(不是张謇)刘春霖,作为初代议员,这么说道:“本员说话诚不免有过激的地方,但是发于忠爱之至诚。本员受先朝特达之知,今日又为国民代表,断不敢作谄谀的话,贻误全局。”“语虽激切,实发于忠爱之至诚,在上可以对皇上,在下可以对国民,就是本议员见了监国摄政王,也是这样说,不敢作谄谀之词。”刘春霖爱朝廷、爱国家的档次和境界,可比那些因为爱过而永远不投反对票的人民代表距离可远了去了。

武昌起义之后,“皇族内阁”提交辞呈,清政府批准,并宣布“袁世凯著授为内阁总理大臣”。资政院为维护《宪法重要信条》尊严,提出该程序违宪,摄政王收回上谕,等候选举结果,随后资政院以无记名投票公选总理大臣,袁世凯得票最多,摄政王再次发布任命上谕。

山西大学的创办人李提摩太这样评价资政院:“吾辈居中国四十年,一旦得目睹此景象,殊堪惊讶。吾辈今日所见者,与前日所想望者,有过之而无不及。土尔基、葡萄牙之两大革命尚不能比。盖今日之有资政院,一若满人权利递交人民,仿佛二十国同时革命而不流一滴血云云。”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即使有如此资政院,清政府的改革进程还是被革命党人的暴力革命所超越,帝国也就轰然倒塌。以后,有了国民大会,有了立法院,有了政治协商会议,有了人民代表大会……

而资政院的所在地,也成为了民国国会,再后来,变成了新华社的礼堂。

  4 Responses to “100年,资政院”

  1. 这么偏僻的资政院你都找着了?
    厉害啊。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