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302007
 

最近读重读以前买过的《凤凰周刊》,发现一些文章确实值得回味,现摘抄如下:

法律同时具有形而上和形而下的维度,除了是一种工具外,它还是一种信仰。只将其当作“阶级工具”,无异于抽空了法律超越于具体利益的存在价值内涵,在理性检验的基础上是无法为所有人的自觉遵守提供理由的。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便形同虚设。失去信仰,法律就失去了灵魂

在缺乏宗教信仰,同时在历史上也缺乏对法律信仰的中国,人们信仰法律的前提只能是这种法律代表了公平和正义,并且中立。这样,从建设法治社会、宪政国家的角度考虑,一种法律的发展,必须是权利理论的发展,应该遵循权利在逻辑上的先后顺序。

无视权利的完整及各种权利在逻辑上的先后顺序,绕过权利所要求的政治道德,企望以一系列的法律的出台来适应中国社会的发展,将陷法律于不义,使其在公众心中难以唤起应有的尊敬。

——《凤凰周刊》总255期 P64 石勇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