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282010
 

写在前面:这篇是博客估计是短时间内单纯关于“虚拟财产”这个问题最后一篇博客了,算是把以前零碎的观点做一个总结。接下来就是论文写作了,等论文最终成稿以后,看看会不会有新的发现。

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在法律界内,虚拟财产(也称网络虚拟财产)都是一个新兴的概念,对其的研究讨论不过数年,对其分类的看法认识大相径庭,对其属性也是众说纷纭。但另一方面,因为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以及随之而来的各种争端,对于网络上产权明晰的需求也与日俱增,今年两会上,吴江市委书记虚名代表就提案,建议法律保护“网络财产”。所以,明确网络虚拟财产的概念,完善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机制是一件颇为重要的事情。

虚拟财产也是财产。所谓财产,按照大多数民法学家的观点,是一种具有金钱利益的权利集合。这个定义并未将财产局限于某一种权利之内,是一个开放性的定义,而是将所有可能具有金钱利益的的权利均囊括其中。所以,我们所谈论的虚拟财产,就是一种或几种权利。基于此,网络虚拟财产就可以在字面上理解为:基于互联网与软件模拟,具有金钱价值的权利。

通常来说,在研究网络虚拟财产的文章里,会把网络虚拟财产分为狭义的虚拟财产与广义的虚拟财产,狭义的网络虚拟财产多是指网络游戏中的装备,等级,宠物等;广义上的虚拟财产则是五花八门,域名,QQ帐号,电子邮箱,网站注册帐号都可以认为是虚拟财产。当然,广义上的虚拟财产看上去颇为凌乱,理解起来会比较抽象。

如果我们去追溯互联网本质属性的话,就会发现组成互联网的基本元素是代码,一行行的代码构成了我们丰富多彩的互联网。所有的网络应用,你的电子邮箱,网络游戏,论坛,域名,全部都是由代码所组成。也是基于这个原因,Fairfield教授才会把虚拟财产称为“一种持续存在,排他占有,其他人可以接触到的代码”。当然这个定义有失偏僻,因为代码本身不是一种权利(代码权的提法也太过超前),代码只能作为权利的载体。那么,代码之上的这种权利是什么权?

虚拟财产属于何种权利?这也是关于虚拟财产争议最多的地方。通常来说,普遍有知识产权说,物权说,债权说,新型财产权说几种说法。知识产权说已经为大多数学者所抛弃,所以此处就不讨论了。

在物权说方面,主要反应在立法上,韩国与台湾地区将网络虚拟财产作为一种物权加以保护,台湾方面更是将此称之为“电磁记录”。当然把虚拟财产认为是网络用户的动产有利于解决一些争议,但这种物权说,忽视了虚拟财产是基于网络服务提供商与用户之间的协议而产生,如果要严格保护的话会令网络服务商陷于尴尬境地。所以,虚拟财产物权说也非主流。

现在比较流行的是债权与新型财产权这两种说法。新型财产权说的缺点在于需要突破现象法律结构,创设新的财产的类型来规制虚拟财产,虽然可以根据需要解决所有问题,但立法成本太高,需要大量的法律修订,在目前我国立法资源紧张的情况下,笔者以为不宜采纳。笔者认为,债权说可以恰当的解决虚拟财产所遇到的大多数问题,是最佳选择。

各种网络服务都会在其服务条款内规定此项网络服务的所有权,比如网易邮箱的条款规定“网易服务涉及到的网易产品的所有权以及相关软件的知识产权归网易公司所有”。Gmail的条款里面写道: “您认知并同意,谷歌(或谷歌的许可方)对服务拥有一切法定权利、所有权和利益……”腾讯公司的QQ服务条款规定“QQ帐号的所有权归腾讯,用户完成申请注册手续后,获得QQ帐号的使用权”。《魔兽世界》的条款里面有写“暴雪娱乐拥有与魔兽世界及相关服务的一切所有权及知识产权……”

仔细分析上面那些条款,就会发现,无论是哪一种网络服务,条款都明确规定了所有权归网络服务商所有,用户只有使用权。因为用户不可能对网络服务商服务器硬盘上的某一字段拥有所有权,代码脱离里服务器将会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即使勉强规定了用户对虚拟财产的所有权,也无法兑现这种权利。一种基于服务条款的合同关系就成为了理所当然的选择。一方享有所有权,另一方享有使用权,其实这种法律关系并不难理解,甚至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而这种法律关系就是“租”。当然虚拟财产并不完全等同于租赁权,只是十分相似,不过好在债权具有的意定性,可以根据需要进行创设。

如果打个比方的话会很好理解,对于所租住的公寓,我们并没有所有权,但有权入住,并且根据自己需要进行适当改造。虚拟财产就像是这么一间公寓,我们可以使用,收益,如果合同允许我们还可以转让,而帐号和密码就像是这所公寓的钥匙。而网络服务提供商,则像是整栋大厦的所有者,将一间间公寓租给用户。

所以,我们可以试着归纳一下虚拟财产的特征。不管是哪一种虚拟财产,都应该具有以下特征:1,通过合同方式获得对“物”的使用权;2,根据合同,用户可以取得收益以及其他权利;3,所有权归服务的提供商所有;4,基于互联网。换句话说,只要具备以上特征,就应该可以被认定为虚拟财产。

租赁权作为一种类似于“租赁”的债权,有着许多物权特性,比如我们通常所说的“买卖不破租赁”,所有权的转手不会影响到租赁权的实施。确实在民法学界也有一种观点认为,租赁更应该是物权,因为在物权中存在一种极为类似“租”的权利——用益物权,除了对象多为不动产外,与租赁几乎没有区别。也正是因为虚拟财产与租赁权的相似,才导致了在虚拟财产定性方面的长期争议。

当我们明晰了虚拟财产的债权属性,许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比如所谓“盗号”,就像是某人冒充了房客身份(偷配了钥匙),住进了房客租赁的房屋。通常说来,房客有两种救济途径,或与房东的违约,或与某人的侵权。如若是房东提供的锁质量太差,早已老旧不堪,房东自然是要负违约责任;如若是某人技术高超,打开了房门,那则是某人侵犯了房客的财产权,某人要承担侵权责任。如此行为是否触及刑法,那则要看罪责法定了。虚拟财产亦然。

而对于虚拟财产的外延,在债权框架下也有了明确的划分。像统一资源定位符,也可以理解为域名,某种程度上就像是网络上的不动产,重要性不言而喻。域名所有人对域名的掌控,也是基于用户名和密码,基于DNS服务器,当我们在地址栏输入域名,敲下回车,是通过DNS服务器逐级向上检索,查找相符的网站。它与网络游戏帐号的唯一区别,只是所提供的服务不同。

而我们现在谈到域名,仅是把它和商标权联系在一起,甚至有人还认为域名(权)是一项知识产权,这种观点 “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我承认域名上存在着知识产权,但这并不妨碍域名成为虚拟财产(债权)。就像一篇手稿并不只有著作权,更有物权和债权对手稿的保护。认定虚拟财产为债权并不会妨碍到虚拟财产上其他权利的保护。

当然,债权说也不是没有质疑,在《虚拟财产法律保护体系的构建》一书中,就对虚拟财产的债权属性提出质疑:“首先,这种观点将虚拟财产完全置于服务合同中,将虚拟财产的取得、转让、灭失等视为一种债的关系,完全忽略了虚拟财产自己的特性。玩家根据游戏规则进行游戏,运营商就应当依据运营服务合同在符合一定的条件下向玩家提供交付虚拟装备,在这点上,运营商和玩家在虚拟财产的交付上是一种债的关系。当虚拟财产的交付完成后,玩家有权依据游戏规则支配该虚拟财产。虚拟财产具有了一定的独立性、并且玩家享有转让、出售虚拟财产的权利,运营商无权干涉。其次,该观点无法解释因盗窃虚拟财产者而被处以刑罚的问题。在我国台湾地区已经出现了多起因盗窃他人虚拟财产而被判刑罚的案例, 如果将虚拟财产仅仅定位于一种债的关系,那么就无法解释清楚为什么第三人盗窃一种合同关系上的服务会用刑法来加以规范。”

但这种质疑忽略了租赁关系作为一种特殊的“债”的存在,在租赁关系中,其法律关系具有物权的特征,是债权物化的最好代表。而虚拟财产作为一种类似于租赁的法律关系,也具有一定物权属性。所以,这种反对意见是对债权本身缺乏了解。

或许会有人认为,旧有契约理论就足够解释互联网上的纠纷,无需虚拟财产这个概念。但因为虚拟财产的特殊性,其本身就是一种债权,契约往往是其表现形式。而另一方面,虚拟财产上的物权属性迷惑了很多人,让虚拟财产充满了不确定性,往往得不到准确定位。契约理论只能告诉我们用户与网络服务提供商之间的合同关系,但并没有说网络服务提供商所提供的财产是什么,债权还是物权或者其他什么请求权?所以,明确虚拟财产的概念才显得重要。

互联网的发展只会令虚拟财产愈发重要,甚至,在各种新兴的互联网应用中,都能看到虚拟财产,比如我们的twitter帐号,豆瓣帐号都属于虚拟财产。而未来会出现的云计算,我们将计算机的存储与运算功能置于网上,都逃脱不了虚拟财产的范畴。当我们放眼未来之互联网,虚拟财产似乎能囊括一切,这也是虚拟财产有趣并值得研究的原因。笔者相信,虚拟财产的研究才刚刚起步。

  5 Responses to “关于虚拟财产的若干问题”

  1. 论文的Introduction

  2. 搞得好复杂。。。。。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