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302015
 

得知AC米兰在今年夏天会来上海,就毫不犹豫地购买了门票,这几乎是一生才会有一次的机会,AC米兰就在距离自己两站地铁站的地方踢比赛。即使我早已不是球迷,不再关心AC米兰的比赛,就连世界杯也是只看决赛,但走进球场看到AC米兰踢球仍然让我热血沸腾。

如今这只米兰早已不是熟悉的米兰,我最早结识米兰不是看意甲,而是玩FIFA。没记错的话当时应该是FIFA98和足球经理,选择意甲联赛后第一个球队就是AC米兰。有铁头无敌的比埃尔霍夫,头球后蹭的进球率非常高,当然还有舍甫琴科,进球更是各种摧枯拉朽。最早玩足球经理时也理所当然地选择了AC米兰,记得最早的一个版本里面还有维阿,速度奇快无比。当然那个时代AC米兰的球迷遍地都是,似乎就只有米兰和尤文图斯这两只球队。

真正关注米兰是上中学后买《体坛周报》,开始关心球队的一举一动,对球队历史更是如数家珍。刚好那时也赶上米兰的巅峰时期,安切洛蒂、舍甫琴科、因扎吉、“四个十号”、卡卡、加图索、马尔蒂尼、科斯塔库塔、卡拉泽、卡福、内斯塔。因为玩足球经理和FIFA,所以对每一个球员的数值也是了若指掌,那当然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

上大学后,足球比赛看的越来越少,但是却整体和室友开始切实况足球,宿舍里每天都会有AC米兰和曼联的比赛,或者是意大利对英格兰,乐此不疲。读研究生后,没有人可以对战实况,对足球也越来越不关心,AC米兰也渐渐淡出了视线,只是在赛季末之时可能才有动力去看一眼AC米兰在积分榜上的排名。

前些年还抽空玩过一段时间的FIFA2014,而那只AC米兰早已不是我熟悉的AC米兰了,除了阿比亚蒂以外没有一个熟悉的名字。但依旧不妨碍我使用这只球队。但是,在现场看一场AC米兰的比赛毕竟是我多年的一个心愿,原以为需要到圣西罗球场才有机会观战,没想到在上海竟有如此便利。之前在2011年米兰来鸟巢和国际米兰踢过一次意大利超级杯,当时犹豫再三没有去看,后来懊悔不已,幸好这一次没有错过机会。

专门买了米兰球迷区的票,气氛果然一流,没有什么比在现场欢呼、嘘声、喊口号、唱歌更棒得了。而最后的点球大战给了所有球迷十几次这样的机会。周围的球迷在C罗拿球的时候竟然会高呼”梅西“,实在是太囧了。而最后的点球大战竟然都出动门将了,也是值回票价了。唯一让这一切有些遗憾的是踢点球输了,如果赢了的话想必我会更加开心。

5月 222015
 

震旦博物馆是位于黄浦江畔的一家私人博物馆,这不是我去过的第一家私人博物馆,先前我还去过位于成都的建川博物馆。在上海,若是论藏品,上海博物馆当然是首屈一指,而震旦博物馆作为比较出名的私人博物馆,我原本还是有较高期望的。

震旦博物馆门票60元,这也导致门可罗雀,毕竟要参观博物馆的话上海博物馆是完全免费的。

震旦博物馆就在震旦大厦底下,距离东方明珠也不远。博物馆是由安藤忠雄设计,与苏州博物馆宁波博物馆一样都出自普利兹克奖得主之手。

黄浦江畔 Continue reading »

3月 222015
 

哪怕是在世界历史的角度而言,1921年7月底在上海法租界的会议里召开的中共一大也称得上是里程碑式的事件,这次会议深刻地改变了20世纪初至目前为止的各种世界格局。

赶上周日里的好天气,吃过早饭,就和室友一路从学校出发,沿着淮海路、复兴路徒步前往一大会址。春分已过,虽然已然进入春天,但街道两旁的梧桐仍然没有发芽,倒是不少地方的玉兰花已经盛开,煞是美丽。 Continue reading »

3月 102015
 

宋庆龄故居就在距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步行不长时间就可以到达。位于上海淮海路上的应该是宋庆龄的众多故居之一,也是宋庆龄居住时间最长的地方。故居目前的级别非常高,门口竟然有武警站岗,对于文物来说这可以极高的待遇了。

宋庆龄像 Continue reading »

12月 112014
 

上海博物馆举行了一个特展,叫做“周野鹿鸣”,把2012年在宝鸡石鼓山西周贵族墓地出土青铜器集中在上海做一个特展。本来只是基于对青铜器的爱好,抱着打发周末时间的心态去转一圈,但没想到着实震惊了,因为看到了金色的青铜器。

青铜器顾名思义,是青色的铜制器具,但我也听说过青铜器本身的颜色应该类似于黄金,金光闪闪。而此次特展的青铜器可能是因为部分做了修复,恢复了青铜器本来的颜色。这些闪着金光的器具实在是精美绝伦。

考古学家在石鼓山共清理发掘了15座西周贵族墓,出土精美青铜器百余件。这一考古发掘,被评为“2013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石鼓山出土了一件“禁”——一件长约1米、高约20厘米,形似茶几的长方体青铜器,王室用品,目前保存下来的有三件。这次特展除宝鸡石鼓山出土的禁以外,还从天津博物馆和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借来两件,算是三件青铜禁聚首(真是下血本了)。

乳钉纹簋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