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252012
 

在西安众多的知名寺庙中,卧龙寺并不算有名,甚至大多数市民都不会听说过这个寺庙。我去卧龙寺仅仅是因为在搜集西安宗教场所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寺庙,惊讶于以前经常穿梭路过这座寺庙而未发现。甚至从寺庙归来在网上搜索一二才对寺庙历史有所了解。

但是,卧龙寺是西安、甚至是陕西最早的佛教寺庙,始建于东汉,只比洛阳的白马寺晚一百多年,距今约一千八百余年历史。隋朝时称“福应禅院”,宋初有高僧惠果入寺住持,终日高卧,时人呼为“卧龙和尚”。宋太宗时更寺名为“卧龙寺”。

庚子西狩时,慈溪的居所离此地不远,花费重金修缮。文革时,卧龙寺遭受红卫兵破坏,时任方丈的朗照法师及众僧侣被迫服毒自杀。后卧龙禅寺于1992年重修。

寺庙深处闹市,而且紧邻著名的『碑林博物院』,但却是难得的清净场所。在我探访寺庙期间,还听见有信众的颂经声,感觉颇佳。但就香火而言,比起那些知名寺庙是有些差距的,或许我去的不是时候吧,只是在探访糖坊街天主堂时顺路去参观,中午本来就不是人群密集活动的时候。

卧龙禅林

香火

勾心斗角

庭院

禅林风范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5月 142012
 

在知乎上有人问:『中国古代的政治中心为什么是长安为中心的西北地区?』按理说,“在春秋战国时期,北方也是齐国最富裕,楚国也很强大,之后的汉的中心依然是建在西北,而不是华北和中原一代。”“曹魏之时,曹操的重心已经转到中原河南了,后来的隋唐为什么又跑长安建都去了?”

我对此的理解是:地理位置

长安所处的渭河平原也被称为关中地区,具体说就是这个地区位于几个关口之中,分别是:西边的散关(大散关),东有函谷关,南有武关,北有萧关,故取意四关之中(下图蓝色标记),后增东方的潼关和北方的金锁关两座(下图红色标记)。四方的关隘,再加上陕北高原和秦岭两道天然屏障。可谓固若金汤,易守难攻。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关中

对于来自中原的威胁,只需固守潼关/函谷关便可让关中地区顺利发展,渭河平原的肥沃土壤足以支持大量人口在此繁衍生息,积攒实力,没有后顾之忧。

除了来自中原的威胁,其他方向均不易对长安构成威胁,不易不代表不可能。历史上就有多次尝试,还不乏成功的案例。最早攻入关中的应该是刘邦了,刘邦从汉中,利用『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战略上麻痹对手,从陈仓道过秦岭进入关中,算是不多的成功案例了。再有成功的案例就是中唐时期吐蕃趁中原『安史之乱』,河西防御空虚,从甘肃进入关中,占据长安数日。

而进攻关中失败的案例就更多了,最著名的要数诸葛亮的北伐,六出岐山希望夺取关中而无功而返,小说中是因为司马懿的足智多谋而挫败诸葛亮的进攻。实际上单就穿越秦岭的难度,就够诸葛亮喝一壶的了,如果没有刘邦那样成功的战略欺骗,谋略如诸葛亮都很难能进入关中。

同样,明末起义军高迎祥从子午谷进攻关中,被轻易挫败,自此李自成从高迎祥手中接过『闯王』的大旗,走向继续“革命”的道路。而其后李自成大顺军,在潼关对阵清军,清军长时间坚守不出,后来凭借红衣大炮才打开通往关中的大门,夺取关中。由此,关中之坚固可见一斑。

秦国依据关中的有力地形,只需要函谷关一面面对敌国即可,而不像其他六国大多处于四站之地。利用地理优势,秦国有足够的时间与六国周旋,进而发展自动经济与生产力,利用地理上的便利充分发挥商鞅变法带来的制度优势。进而统一中国。

汉高祖刘邦亦曾想过建都洛阳,刘邦本人和手下大多数山东人士,洛阳是东周的国都,也距离家乡较近,当然成为首选。但娄敬建议关中地区易守难攻,为四塞之地,即使丢掉整个山东,依旧可凭关中地区东山再起,重新逐鹿中原。

李渊曾因为突厥的威胁考虑建都南山以南,但最终被李世民说法建都长安,利用长安的地形来巩固边防,同时可以形成对中原地区形成有效控制。同时,定都长安也为夺取西域,控制中亚奠定了基础。

但是,随着人口的增加(唐长安城人口超过百万),粮食供给的压力越来越大,需要从江南地区通过漕运解决。但漕运成本极高,而且逆流而上。所以宋朝选择了漕运压力较小的开封定都,但开封的劣势也显而易见,无险可守,即使是大量的禁卫军面对金国的铁骑也是不堪一击,被长驱直入不得不迁都江南。

在唐以后,尤其是安史之乱以后,经济中心已经转移到东南地区,长安不再适合定都(参考我的博文《别了,首都》)。但即使如此,在明朝初年,八国联军侵华,以及民国时期,都考虑过西安建(陪)都的问题。至于现在广为流传的,共和国期间号称一票败给北京,那则是无稽之谈了,因为各地都有这个传说。

4月 182012
 

如果不算唐朝时期景教的发展的话,位于西安市城墙内的糖坊街天主堂可以说是西安最早的基督教堂了。据资料,该教堂最早由明朝官员王徵投资兴建,当时取名为『崇一堂』。自此,天主教在西安有了稳固的立足点。

教堂的建立一方面是因为西安是明朝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城市,欧洲传教士如果从陆路进入中国需要经过此处;另一方面就是因为上文中提到的明朝官员王徵。王徵乃陕西泾阳县人,与彼时来华传教士利玛窦、汤若望等人交往甚密,并接受洗礼。为了传教士们在陕西能够有一个落脚点,所以兴建了此教堂。

教堂历经多次磨难,亦数次重建,包括雍正年间的损毁与文革时期破坏,如果西安有义和团的话还要再焚毁一次。现在的教堂已经找不到明朝的痕迹,只剩下清代的一块石碑和一片残墙。现在的教堂是上世纪九十年代重建,但面积比起当初已大幅萎缩。

值得注意的是,德籍传教士汤若望(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l)亦在此生活和战斗过。汤若望曾翻译过伽利略的著作和文章,并将近代科学带到中国,尤其是以其历法的精准而在明、清两朝中谋得职位,受到重用。但也曾被判处凌迟,所幸被孝庄特赦。

墙面贴满白瓷砖很有九十年代的风格。 Continue reading »

3月 302012
 

我对于兴教寺早已耳闻,一直打算前往瞻仰,只是去年深秋才有机会得以前往。护国兴教寺因玄奘法师的舍利而出名,而寺庙本身就是因为玄奘的舍利置于此处而建。玄奘法师是在铜川的玉华宫病逝,根据玄奘的遗愿:

吾来玉华,本缘《般若》,今经事既终,吾生涯亦尽,若无常后,汝等遣吾,宜从俭省,可以蘧蒢裹送,仍择山涧僻处安置,勿近宫寺,不净之身,宜须屏远。

根据其遗愿,最早葬于被葬于白鹿原上,后迁到少陵原上,据说距离长安城太近,总是惹的皇帝大臣悲伤,最后又被迁到樊川北原,也就是今天的位置。然后兴建『大唐护国兴教寺』,算是看护设立,该寺也成为樊川八大寺之首。

兴教寺在半山腰,沿这条路上去便是。

庙门口往山下望,能看到秦岭/终南山,其可谓“山涧僻处”。 Continue reading »

12月 242011
 

西安平安夜

不知道哪年开始,也许是始于我上高中的某年,西安人民开始就开始以一种疯狂的方式度过平安夜,这是一年中唯一的一晚,城墙内通向钟楼的道路封闭,地铁也不在城内停靠,而公交公司则提供额外的运力,在午夜将疲劳的大学生送回学校。古老的城墙内、平日车水马龙的道路上,在这一晚成为年轻人肆意狂欢的场所,而建于明朝的钟楼,则是这狂欢的中心。

毫无疑问,这种狂欢与西方家人团聚的平安夜没有半毛钱的关系,纯粹是西安人民的发明创造。当然这也是商家们的节日,电影院场场爆满,商场人满为患。到处都有打扮成圣诞老人的促销人员。人人都兴高采烈,尤其是窃贼们尤其高兴,俨然一个“洋庙会”。只是可惜槲寄生少了些……

国人对洋节的喜爱显然惹恼了一些人,或者是指责国人不懂圣诞节、平安夜的内涵瞎凑热闹,或者指责国人缺乏自信。但大多数人只是借机乐呵一下,学生们则借机发泄一下期末考试前紧张的情绪。对于国人,这是难得一个节日,不必和家人、亲戚共享。

事实上,不仅是中国,哪怕是西方圣诞节也与耶稣本人关系越来越小。将12月25日定于耶稣诞辰是在耶稣死后200年的事情,而且基督教的分支——东正教认为圣诞应该在1月7号。至于圣诞老人,那是基督教流行到北欧后,北欧人民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添加的形象。送礼物则是公元4世纪才有的事情。圣诞树最早出现也不过16世纪。而与家人团聚也不是平安夜的正统,正儿八经的圣诞夜应该是在基督教堂参加子夜弥撒。

国人对平安夜、圣诞节的接受并不像有些人所说是缺乏自信的表现,相反,应该是一种底气十足的自信。正是因为自身的强大与开放,才会对来自西方的节日大方的接受,并将之本土化,加入本地元素。和星巴克进故宫一个道理。比如将苹果纳入圣诞礼物的行列,说不定未来数年之后,全世界都会有这个风俗。不过接受西方节日也不是很高的门槛,没有必要沾沾自喜。

至于说圣诞节是商家的节日,所以鄙视之。其实大可不必,在全世界范围内,圣诞都是商家的节日,其他国家在这方面比起中国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中一年中大多数销售要靠圣诞档期完成。而且,就算是商家的节日为何就要鄙视?莫否是传统的“重农抑商”情节作怪。

圣诞节早就没有最早的意义了,甚至耶稣那会就不庆祝这个。所以,不妨放下包袱,与民同乐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