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272015
 

昭陵博物馆位于李世勣(徐茂公)的墓,在博物馆内专门有一个展厅展出昭陵墓区中墓葬内的壁画。在陕西历史博物馆有一个专门的唐代壁画珍品馆,光门票就要300元,我也是趁着春节假期的半价优惠去参观了一次。而在昭陵博物馆看唐墓中的壁画,只需要付博物馆的门票就好,如果有陕西旅游年票则更加方便。

当年陪葬昭陵者,均为三品以上的文武大臣及皇亲国戚,而壁画无疑是了解初唐上流社会生活细节的最直接途径,当时人的衣着、生活用具跃然“墙”上。

云中车马图,长乐公主墓

战袍仪卫图,长乐公主墓

甲胄仪卫图,长乐公主墓

长乐公主(李丽质)是唐太宗与长孙皇后的女儿,是嫡长女。长乐公主在22岁时因气疾去世,陪葬昭陵,长乐公主墓破格使用了三道石门,成了类似号墓为陵规格的坟墓。 Continue reading »

4月 132015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杜牧,阿房宫赋

阿房宫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宫殿之一,也是中国第一位皇帝所营造的宫殿。阿房宫遗址就在西安市内,大概是在现在西咸新区沣东新城之内。阿房宫遗址算不上旅游景点,因为这里除了土堆以外什么都没有,甚至是不看地图导航根本就找不到这里。

我父亲早年间在三桥镇下乡,距离阿房宫遗址不远,据他回忆阿房宫遗址就是一个高高的土堆,就是当年宫殿的夯土。

虽然算不上景区,但阿房宫遗址是谈不上有什么保护,随处可见垃圾乱扔。 Continue reading »

2月 162015
 

西安市下属的区级行政区划有碑林区、雁塔区、未央区、莲湖区,听着都颇具古意。我从小在碑林区长大,所以与碑林也多少有些渊源(住的距离碑林不远)。上小学时,填表格中的地址时碑林区的“碑”字可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甚至我至今还对当时老师教这个字时的情景有些印象。当然我写的字实在是惨不忍睹,实在是愧对碑林。

碑林位于三学街,在上小学时经常会来这条街上。这条街上曾经有一家模型店,当时流行玩四驱车,所以会经常来到这里。面对四驱车各种复杂、昂贵的配件,买不起看一看也好。现在四海知名的青曲社就在碑林旁边,真的是靠近文脉。在碑林旁边,还隐藏了一座千年古刹——卧龙寺,堪称闹中取静,大隐于市。秦豫肉加馍最早似乎就在文昌门内,距离碑林很近。

碑林的“碑”字少了一撇,据说是因为在宋代以前“碑”字都是这么写的,碑林这样写算是“掉书袋子”了吧。 Continue reading »

2月 012015
 

奉天竭诚敬,临民思惠养。纳善察忠谏,明科慎刑赏。
——李世民,《帝京篇十首》

昭陵是唐太宗李世民的陵。论历史地位,没有哪个皇帝敢拍着胸脯说自己能排在唐太宗前面。即使是毛公也只是说“唐宗宋祖,稍逊风骚”,稍逊风骚而已。做为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帝王,李世民的种种事迹可谓妇孺皆知,为大家津津乐道,从《隋唐演义》瓦岗寨中的一干兄弟,到玄武门之变的种种,再到与魏征的君臣关系,不一而足。唐王朝在他的统治下有如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本来想说如日中天),国家实力不断上升,直到他去世一百多年后的“安史之乱”唐朝才由盛转衰。即使是在今天,也少有西安人或中国人不去怀念贞观之治时期的初唐气象。

左侧的那个山间就是昭陵,需要沿着盘山公路开上去。

昭陵景区 Continue reading »

1月 212015
 

玄宗回马杨妃死,云雨难忘日月新。
终是圣明天子事,景阳宫井又何人。
——郑畋,《马嵬坡》

熟悉唐朝历史的不可能不知道马嵬坡,伴随着安史之乱的“燎原之势”,玄宗一行人行至马嵬驿,有了后来著名的“马嵬驿之变”,杨贵妃在这里被赐死,也衍生出了无数传说。

杨贵妃墓在陕西省兴平市,距离西安算不上远,我们一行离开茂陵后在开车穿过兴平市就抵达杨贵妃墓了。马嵬坡这个地方已经在历史书中再熟悉不过,到了兴平不过来一趟实在是可惜。

这里只是一个衣冠冢,当然日本那边也有两个杨贵妃墓,看来日本那边还是有些杨贵妃情节的。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