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32017
 

趁着国庆假期回西安,陪家人消遣时光,趁着阴雨连绵进了秦岭南麓——蓝田。我是西安人,但蓝田在西安差不多是最没有存在感的区县之一了,仅有的印象是初中军训的时候被拉到蔡文姬墓旁边的某条公路上训练,再就是历史教科书上的蓝田猿人以及西安景点随处可见的蓝田玉了。但实际上,无论是陈忠实笔下的白鹿原还是王维笔下的辋川,都在蓝田。

很长时间,我都很喜欢韩愈的一句“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自认为很贴合自己某一段时间的心境,而蓝关就在蓝田,只是遗址难觅。 Continue reading »

9月 252016
 

母校的博物馆应该是在我毕业后的一年——学校110年校庆时候修好的,之后就断断续续开放,在校时就听说博物馆里有些不错的展品,但自博物馆建好后也没什么机会去参观。我又不是一个留恋母校的人,很少会回以前的学校,不过为了新近向公众开放(之前只对在校生开放,而我已经是公众了)的西北大学博物馆,我专门回了趟母校。

博物馆外景

在太白校区,因为读书期间一直是在长安校区,所以对太白校区并没有太深的感情。不过当年研究生的复试就是在这个校区进行的。

博物馆门票,凭身份证免费领取 Continue reading »

7月 092016
 

过年回家,刚好在安东街一带吃饭。吃完饭后,不想回家打开地图看看附近有什么可以去转的地方,刚好吃饭的地方距离东郊不算远,我之前又很少去东郊,索性就决定去东郊一趟,也算是散步消食了。在东郊,最著名的古迹就是半坡遗址了,不过我早已去过,没有必要再去,所以就选择了步行可达的罔极寺与八仙庵。

在冬天,西安能有如此晴朗的天气也实属难得,惬意到让人觉得不晒太阳都对不起这样的好天气(当然现在我在盛夏写下晒太阳这样文字都感觉到热)。 Continue reading »

10月 232015
 

趁着寒假期间回西安,专门去拜访了一次草堂寺。在中国的众多佛寺中,草堂寺算不上著名,但其地位却无比显赫。草堂寺是三论宗的祖庭,也是鸠摩罗什译经布道的场所。当然,“草堂烟雾”也是“关中八景”之一,希望有一天能够去把全部“八景”都拜访一遍。

草堂寺位于西安市西南的户县,终南山圭峰下。户县古称鄠县,1949年后考虑到“鄠”书写复杂,不方便识别,所以改成了同音的“户”。同样改名的还有周至,周至古称盩厔,所谓“金盩厔,银鄠县”,这两个古称其实都有延续千年。

鸠摩罗什舍利塔

鸠摩罗什是中国历史上数得上的几位大德高僧之一,他本身是龟兹皇室(前秦时期),位于今天新疆库车县境内(我去新疆的时候没去库车真是一大遗憾),几经辗转来到长安,他本身的个人经历就是一段传奇,精彩到足够拍成影视作品。被“请”到长安后享受国师般的“礼遇”——被逼娶了十名妓女。在长安译经期间,将众多佛教典籍翻译成中文,其功劳与后来的玄奘法师无异。

金庸在《天龙八部》中创造鸠摩智时,其中多会受到与鸠摩智同一姓氏的鸠摩罗什的启发吧。

关中八景之草堂烟雾,其实现在烟雾已经很淡了,当然烟雾的原理就是温泉而已,可能在寒冬腊月里看得会相对明显一些。

藏经阁

西安值得游览的景点其实远不止城墙、兵马俑、大雁塔,一些偏远的景点所具有的人文含义可能更加有意思。也就是说,如果是历史或者传统文化的发烧友,在西安一定可以玩得很开心。比如在这草堂寺,如果对鸠摩罗什的生平略知一二,心中怎会不心生敬仰。

8月 092015
 

韶光开令序,淑气动芳年。驻辇华林侧,高宴柏梁前。
——李世民,《春日玄武门宴群臣》

玄武门有很多个,很多地方也都有玄武门,但最著名的只有太极宫的玄武门。就是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的那个玄武门。很多人去西安,会把大明宫的玄武门误认为与“玄武门之变”有关,但实际上李世民在位时期大明宫根本就没有修好,当然修好以后那里也发生过宫廷政变。

尚武门,底下是陇海线,这个地方差不多位于当年的玄武门内。

护城河,然后发现立交桥走不过去。

玄武门遗址的保护早有耳闻,听闻是在自强西路的铁路职业技术学院西校区,本来想直接从洒金桥走过去,但无奈从尚武门出去后发现无法步行走过立交桥,只能折返去坐公交车。坐公交车坐到铁路职业技术学院门口一打听才知道是有学校是有两个校区,只能往回走,好在不到十分钟就找到了学院的西校区。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