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142015
 

曼谷是个大城市,即使是到西安也有直达的航班。从暹粒到曼谷,很明显有了一种“进城”的感觉,在暹粒时,一家三层楼高的商场已经是当地最繁华的商业场所了,而在曼谷,各种“高楼”随处可见,购物中心的奢华甚至超过上海。但是,暹粒与曼谷两个城市没有可比性,这样比较也没什么意思。

到达一个城市,交通是能够在最短时间就有所体会的地方了。到达素万那普机场,到处都是中文的路标及说明,丝毫不用担心迷路,很容易到达目的地。比如去达成机场快线。在曼谷的华人不少,即使不在旅游区,也能见到不少中文招牌,而且明显不是针对游客的。

曼谷有数条轨道交通线路,包括地铁(MRT)、轻轨(BTS)以及通往素万那普机场的机场快线,但是这些线路由不同的公司经营,搭乘不同公司的轨道系统都需要单独购票,实在是说不上方便。在泰国,车辆一律是靠左行驶,但有趣的是,在暹罗广场的某个过街天桥我发现所有行人竟然都是自觉地靠右走,看起来靠左行驶的执行也不是那么彻底。中国也是一样,几乎所有的交通都是靠右行驶,但是火车线路却是靠左行驶,这可能是习惯的强大惯性吧。

对于游客来说,曼谷的出租车尽管花哨无比,但口碑并不好,绕路、胡乱要价时有发生,因此旅游指南上都会建议游客们要选择“By Meter”(打表)的出租车,以免上当受骗。但就我个人的体验而言,愿意打表的出租车绝对算不上多数,只要听到“By Meter?”,大多都会摇摇手。

四面佛

在曼谷,佛教的痕迹随处可见,双手合十在街上随处可见。佛像更是出现在街头巷尾,“举头三尺有神灵”这句话在曼谷绝对不是虚言。像“四面佛”这样知名的地方竟然是位于十字路口,旁边就是高架桥,但依旧是香火旺盛,香客们络绎不绝。“有求必应”这样的名号听上去简直就是宗教界的搜索引擎啊。

曼谷的夜市绝对是不容错过,我只是浅尝辄止,但依旧是被路边的“黑暗料理”感动不已,各种煎饼、炒面、烤肉、果汁绝对可以令人眼花缭乱。本来我也是抱着豁出去的态度备足了治疗拉肚子的药品,但看上去在每天吃两顿晚饭的情况下我的肠胃功能还算是正常。在曼谷,随处可见的7-11绝对算得上是“人民的大救星”,秉承便利店一贯的作风,在便利店几乎可以买到所需的一切物品。

在曼谷只待了不到两天,没有能力在做出更加细致的观察,对于匆匆过客,这一切都是浅尝辄止。或许冲着曼谷的美食,我以后可能还会再去吧。

2月 102015
 

红色高棉对于柬埔寨来说是一段痛苦的历史,约有数以百万人在其统治期间非正常死亡。红色高棉统治时期的S-21监狱则更是臭名昭彰,此次来柬埔寨不去金边,所以没有机会见证残酷的金边S-21(现在叫做吐斯廉屠殺博物館)。但是红色高棉也没有放过暹粒,沃密寺(Wat Thmei)就曾经被当作杀戮场,数千人在此遇害,在1997年当局在杀戮场原址上沃密寺以示纪念。

寺庙有很多韩国的旅行团前来参观,似乎韩国人是把这里当作是一个不能错过的景点了。

暹粒不大,骑自行车只需要不长的时间就可以抵达沃密寺,而且寺庙就在前往吴哥窟的路上,算是必经之地。 Continue reading »

2月 092015
 

时值寒假,走了一条曲线回家的道路,从上海到暹粒再到曼谷再回西安。其中去暹粒是为了去看吴哥窟,去曼谷纯粹是因为曼谷有直接飞回西安的航班。吴哥窟的赫赫威名,我会再以后慢慢来谈,此篇也就简单说一下暹粒,算是做一个铺垫。

暹粒是英文Siem Reap的音译,而Siem Reap的含义就是“打败暹罗”(暹罗就是今天的泰国),所以这座城市以此命名还真的简单直白。用所谓打败暹罗来命名,是十六世纪的事情。而在此之前,这里是吴哥,是当时超级大国——高棉王国的首都。

“摩的大飚客”

从上海到暹粒的航班遇上航空管制,抵达时已是凌晨。对暹粒机场的海关官员索贿早有耳闻,而我也做好了义正言辞拒绝腐败的准备,但令我“失望”的是海关官员竟只是对我的护照“啪啪”盖章,然后就把护照交还给我,这让我多少还有些失落。坐上酒店的Tuk-tuk,吹着半夜的凉风,暹粒远没有我想象中的闷热潮湿。

在暹粒的行程与所有人都别无二致,小圈-大圈-外圈。不过需要说明的是,按照这个顺序参观,如果功课做得不佳是很容易出现“审美疲劳”,因为这样的行程安排并不与高棉王国的历史相对应,不同时期的艺术风格互相参杂,印度教与佛教的建筑及象征也不断出现,想不混乱也难。还好我之前在网上找来BBC所拍的Jungle Atlantis纪录片,算是对高棉王朝的崛起、兴盛、衰落有所了解,在现场看的时候不至于太过错乱。照这个思路,在去土耳其之前我一定要再把Byzantium: The Lost Empire找出来复习一下。

吴哥国家博物馆

暹粒城市本身不大,即使是步行,只要有足够的决心也能够把市区里面逛完,如果是有交通工具那么就更是不在话下。在城市里面,可能最值得去的就是吴哥国家博物馆了。但就博物馆的藏品来说,说是泛善可陈也并不为过,尤其是在参观完各种寺庙后再去更是会有这种感觉。在我看来,博物馆只有一个主题——神像,印度教的各种神明再加上佛教中的各种神明。我本人是对诸位神仙没有意见,也能够理解吴哥地区本身就到处都是神殿,而且这本来就是主题博物馆。但是,吴哥曾经作为远超过当时伦敦的大城市,竟几乎没有藏品是反映当时人们生活的,似乎在高棉王朝所有事情的主题就是祭祀,再没有发现其他任何文物。而在元人周达观的《真腊风土记》中对吴哥人民生活的描述可是要具体很多。当然了,也有可能是因为吴哥地区气候潮湿,普通器具无法保存的缘故。而且,对于不了解吴哥窟历史的游客来说,来参观一下了解背景知识也是未尝不可。

红钢琴

暹粒吃喝

暹粒不是一个美食之都,没有那种不得不去尝试的美食,各种美食攻略对西餐厅是没少推荐,而当地的各种小吃,实在是缺少让人眼前一亮的的感觉,就连我念念不忘的Mango Shake也没有菲律宾的好喝,不过还是要说一下当地酸辣的酱料很是好吃。或许需要提一下著名的Red Piano,因为安吉丽娜·朱莉曾在此用餐而名声大噪,打开菜单第一页就是Tomb Raider鸡尾酒,来上一杯也无妨。

暹粒街头

在街头吃大排档

在暹粒,不会看到高楼,据我们的导游说是有规定不允许建筑超过小吴哥的高度。这样的规定我之前在西安也听说过——《西安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对城墙内建筑的高度有所限制,但从现在来的执行效果看显然不尽如人意。暹粒遍地是酒店,无疑旅游业是这里的支柱产业,城市的运转与各地源源不断的游客息息相关。不过据说这里并不是房地产业的热土,中国的老板们看上去更喜欢金边的房地产行业。

暹粒乡村

在暹粒的数日中,有机会见到了暹粒乡村的风光。此时恰逢旱季,土地上的作物几乎是一片焦黄,当地只有等到雨季时才可以开始种植水稻,而路边随处可见的牛也因此骨瘦如柴,肋骨清晰可见。不同人家的住所也因为经济的不同而具有明显的差别,水泥楼房与小木屋的贫富差距一目了然。抵御雨季与旱季所带来影响最好的办法就是兴建水利设施,当然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大兴水利设施从来都需要动员强大的人力物力,我不知道、更不关心柬埔寨是否有这样的条件。

我在暹粒只是停留数日,所能做出的观察无疑只是管中窥豹,但对于我这样不常出国的人来说,看看世界上的不同区域无疑可以让我更清楚地认识这个世界,有机会到处去说上一声“Hello World”。

2月 012015
 

奉天竭诚敬,临民思惠养。纳善察忠谏,明科慎刑赏。
——李世民,《帝京篇十首》

昭陵是唐太宗李世民的陵。论历史地位,没有哪个皇帝敢拍着胸脯说自己能排在唐太宗前面。即使是毛公也只是说“唐宗宋祖,稍逊风骚”,稍逊风骚而已。做为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帝王,李世民的种种事迹可谓妇孺皆知,为大家津津乐道,从《隋唐演义》瓦岗寨中的一干兄弟,到玄武门之变的种种,再到与魏征的君臣关系,不一而足。唐王朝在他的统治下有如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本来想说如日中天),国家实力不断上升,直到他去世一百多年后的“安史之乱”唐朝才由盛转衰。即使是在今天,也少有西安人或中国人不去怀念贞观之治时期的初唐气象。

左侧的那个山间就是昭陵,需要沿着盘山公路开上去。

昭陵景区 Continue reading »

1月 262015
 

到各个省会,只要有时间一定会去当地的博物馆光顾,省会城市的博物馆一般都会汇集该省内的顶尖文物,浙江省博物馆也不例外。当然这江浙富庶之地的博物馆也没有令我失望。浙江省博物馆有不少河姆渡文明的文物,算是弥补了我在宁波没有去看河姆渡遗址的遗憾。

博物馆大厅,我是下午去的,有些门庭冷落。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