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92016
 

哦,基督,世界的统治者和主宰,此刻我将这座城市、这些权杖,以及罗马的强力奉献于你。
——君士坦丁纪念柱上的铭文

君士坦丁纪念柱也被称为“被烧之柱”,可能是伊斯坦布尔最重要的文物。自从这根柱子被立起来的时候,这座城市就已经不再是拜占庭了,而成为了“新罗马”——君士坦丁堡。这根柱子正是君士坦丁大帝为了迁都而建立的,象征着罗马帝国的中心来到了欧亚大陆的交汇之地。

公元330年5月11日,第一位信仰基督教的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大帝将罗马帝国的首都设在拜占庭,并带着一堆基督教圣物(发生饼和鱼奇迹的筐,抹大拉的马利亚的雪花石膏油膏罐,她用香膏为耶稣洗脚,来自特洛伊的雅典娜木制雕像)以及埃及带来的岩土,设立了君士坦丁纪念柱,这里可以说是拜占庭帝国的开始之处。在纪念柱上,甚至一颗来自“真十字架”的钉子。

至此,拜占庭成为了君士坦丁堡。

1779年的地震和大火摧毁了君士坦丁纪念柱周围的街区,留下黑色烧焦的痕迹,因而也得名被烧之柱。

我在伊斯坦布尔的第二天,就遇到了漫天飞雪,因此也就只能在老城区附近随便转一转,从索菲亚教堂博物馆走到纪念柱并不算远,坐轻轨的话也只是一站路的距离。在老城区步行有助于加强方向感,尤其是在有Google Map帮助的情况下。实际上,在轻轨上我数次经过了这根柱子,但只有这一次算得上认真参观。如果不是这根柱子对这座城市有特殊的意义,那么从美感上来说是它绝对比不过跑马场的那三根柱子。

而这根柱子,也只是我在伊斯坦布尔第二天行程的开端了。因为大雪,只是匆匆去了大巴扎、苏莱曼尼耶清真寺、伊斯坦布尔大学,随后就回酒店谁午觉了。

5月 122016
 

南京博物院是国内顶尖的博物馆之一,如果排TOP5或者四大博物馆的话多半会位列其中。南京本身就是国民政府的首都,又是六朝古都,地处富裕的江南地区,虽几经战火摧残,但文物的水准在国内绝对算是堪称首屈一指。

南京博物院是典型的民国建筑风格,拿混凝土砌成仿辽式宫殿建筑。

兽面纹镯形琮,新石器时期 Continue reading »

4月 112016
 

战争博物馆绝对不能颂扬战争,而要展示战争给国家和个人带来的损失,所带来的灾难,以及野蛮准则的回归。一座战争博物馆应该激发人们的民族自豪感、自力更生的信念、个人的责任感,以及维护个人的责任感,以及维护个人和国家正义与公平的决心。

——赫伯特·博尔顿

在韩国之行,从板门店JSA返回首尔以后,回酒店稍做休息便动身前往战争纪念馆。在一些旅行社安排的板门店之行中会把战争纪念馆与板门店打包给游客进行游览。我没有这样的需要,也更喜欢能够自由的游览,所以就自己搭乘地铁前往了战争纪念馆。

战争博物馆就在韩国国防部对面,坐地铁也不难抵达。博物馆的正面左右各有一圈旗帜,左手面的一圈是韩国各部队的军旗。右边一圈是韩战参战国的国旗,当然都是加入联合国军的国家。

兄弟像,兄弟二人分别加入了南北两方的军队,后战场上相遇,象征对国家统一的期望。

远处就是南山

类似军民一心主题的雕塑 Continue reading »

3月 282016
 

地下水宫是现在伊斯坦布尔能看到的不多的拜占庭时期的遗迹之一,距离圣索菲亚博物馆并不远,很容易找到这里。因为在地下,所以景点的门脸可能没有那么显眼。地下水宫原址是一座教堂,经过两次大火焚烧后,由查士丁尼大帝于公元527-565年统治时期所建下令改建为水库,目的是为了城市遭敌人围困时有充足的水源。

整座水宫长140米、宽70米,366根高9米的粗大科林斯式石柱支撑着巨大的砖制拱顶。 Continue reading »

3月 082016
 

因为在开会的缘故,所以在有幸可以在冬季游览哈尔滨。在此之前,我从未来过东北,所以也算是弥补了一个的遗憾,让我可以在地图上多插上一个小旗子。在冬季前往哈尔滨,几乎所有的人都会提到冰雪大世界,尽管本地人可能对此毫无兴起,我也不算数没见过冰雪的“南方人”,但仍然对这么一个景点充满了兴趣。

因为我知道冰雪大世界的气温极低,我专门买了件羽绒服以应付哈尔滨的严寒,但实际上直到我打车出发的前一刻,才真正下定决心前往冰雪大世界。冰雪大世界这样的景点通常来说并不会在我的游览清单里,比起这样的主题乐园,我更喜欢一些古迹或者遗址,但冰雪大世界这样的景点如果错过,谁知道以后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在冬天来哈尔滨,所以也算是克服重重困难(懒癌),打车前往冰雪大世界。

本着早去早回的原则,我在下午四点就到了冰雪大世界,因为是冬季,所以四点钟天实际上已经快黑了下来,而游客也已是摩肩接踵。刚好赶上元旦,让门票价格贵了不少,三百多元的门票啊……而等排队入场,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