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172008
 

在这篇文章开始的时候,必须首先说明:心理史学只是一门虚构学科,存在于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说之中。心理史学(Psychohistory)诞生于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说《基地》系列,并是该小说的核心,如果说优秀的科幻小说是一部宗教,那么心灵史学就是《基地》系列的“圣经”了。

对于小说中的银河帝国,其人口以百兆计,达到了统计学的数量级。预测一个人或者少数人的未来是没有可能的,但是对于如此数量级的人类社会动向就完全可以通过统计科学的计算而预知到。这个想法借鉴了电子云理论:在电子云中,单个电子的运动无法描述,但是大量电子的运动是可以很精确的描述的。

听起来还像那么回事,是吧。我们继续,心理史学的预测有两个先提条件:

1,作为研究对象的人类,总数必须达到足以用统计的方法来加以处理;

2,研究对象中必须没有人知晓本身已是心理史学的分析样本。即须保证研究对象的随机性和自发性;

这确实是很一本正经的一个理论,尤其是在读前两部《基地》系列的时候,有一种令人叹为观止料事如神的感觉。对于小说,无尽升级的矛盾冲突才是最好玩的,这本也不例外,到了小说的最后一部《基地与地球》(内容上的时间顺序),心理史学的漏洞或者说是第三个隐含的前提终于被揭示出来。(以下涉及《基地与地球》的剧透)

Continue reading »

2月 162008
 

如上篇BLOG所说,我不喜欢写游记,同样,我也不喜欢写读后感,因为我写不好,从来我就不是擅长写作的人,尤其是小说的读后感,很难做到既不剧透也不娇情。

但有一些小说读过以后很难不写点什么,比如这个寒假读的《基地》系列,我只能俗套得去描绘这部伟大的科幻小说:这是一部波澜壮阔又气势恢宏的史诗,这是一部太空奥德赛,这是一部人类万年的心灵史……为了让诸位搞清背景,所以抄袭了一段基地的简介给诸位瞅瞅。

“心理史学”是这部史诗的中心奇幻因素,而贯穿其间最重要的一个人物,自然就是心理史学宗师、基地之父哈里·谢顿。所谓“心里史学”就是这么一回事:由于影响人类行为的因素过於复杂,人类又具有自由意志,因此个人行为绝对无法预测。然而当众多个体集合成群时,却又会显现某些规律,正如同在巨观尺度下,气体必定遵循统计方法所导出的定律。阿西莫夫将这些事实推广,藉著笔下不世出的天才谢顿,让心理史学发展到出神入化之境,成为一门探索未来世界巨观动向的深奥科学。
银河帝国已有一万二千年悠久历史,如今一位数学家却作出惊人预言∶帝国即将土崩瓦解,整个银河注定化作一片废墟,黑暗时期将会持续整整三万年!
透过心理史学的灵视,谢顿预见了人类悲惨的未来∶国势如日中天的银河帝国正一步步走向灭亡,整个银河将要经历三万年蛮荒、悲惨的无政府状态,另一个大一统的「第二帝国」才会出现。
倘若上述发展丝毫无法改变,既然一切皆已注定,也就没什麽戏剧性可言。故事之所以引人入胜,在於谢顿进一步发现,虽然阻止帝国崩溃为时已晚,但若想要缩短这段漫长的过渡期,在当时则尚有可为。於是谢顿开始了力挽狂澜、扭转乾坤的努力,试图将三万年的动荡岁月缩减为一千年。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穷後半生的精力,设立了两个科学家的据点∶第一基地与第二基地……

以上差不多就是《基地》系列的大背景,整个系列跨越约500年,历史背景涉及20,000年,所以说《基地》系列是鸿篇巨制一点都不为过。读毕《基地》系列,稍做回首,一个个有着传奇色彩的人物跃然眼前:伊图·丹莫茨尔,哈里·谢顿,铎丝·凡纳比里,婉达·谢顿,塞佛·哈定,侯伯·马洛,贝尔·里欧思,骡,艾卡蒂·达瑞尔,葛兰·崔维兹,詹诺夫·裴洛拉特,宝绮思……

一处处充满地域风情的星球:川陀,端点星,盖娅,康普隆,奥罗拉,阿尔法,地球……

一件件充满玄疑的事件:危机四伏的端点星,基地与帝国的冲突,骡的突然崛起,第一基地与第二基地的对决,银河未来的抉择,寻找地球的奥德赛之旅,心里史学的漏洞,谢顿在川陀的历险,作为备份的备份的基地,“心里史学”的完成……

一流科幻小说是一种宗教,毫无疑问,《基地》系列是其中的佼佼者,甚至让我有些相信,未来的某些规律确实是可以预测的,依靠多种知识的杂糅。阿西莫夫留给我们一部银河传奇,留给我们预言般的未来,留给了我们对数万年后无尽的遐想。谢谢,阿西莫夫,谢谢,《基地》系列。

PS.因为无法掩饰我对于阿西莫夫《基地》系列的喜爱,所以在以后的若干天内,我会连续写(也可说抄或者翻译)若干关于《基地》系列的博文,还望不喜欢的朋友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