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172010
 

告别《波士顿法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也偶尔拿出来拿出来回味一下,当然也顺便回味了Boston Legal的先导剧The Practice。两个剧联系紧密自然是不必多言,众多角色都有在这两个剧里出现,像老太太Catherine,Denny Crane,Tara,Sally都有角色的继承。James Spader更是用Alan Shore这一角色同时在The Practice和Boston Legal里获得艾美奖,难能可贵。

但还发现有人在The Practice里还是Crane Poole & Shmidt里合伙人身份,到Boston Legal里面就改名换姓,加入检察官阵营。先上图片:

Sheldon-Modry有名有姓的合伙人Sheldon Modry

Sheldon-Modry4 与Alan和Denny一起开庭,并肩作战,The Practice最后一集亦有出场。

Sheldon-Modry6 到了Boston Legal里面就改名Frank Ginsberg,辞去合伙人,加入检察官阵营。

Sheldon-Modry7 Frank Ginsberg最早出现于S02E10,面对Brad,就是Brad为了救小孩砍了牧师手指的下一集。后来再于Jerry伤害Shirly Schmidt案中对阵Alan,作为检察官阵营多有出场。

在Boston Legal中,Frank Ginsberg是Brad的法学院同学,模拟法庭上多次被Brad同学击败,算是有仇了。而且Frank Ginsberg希望竞选地区的检察长。

他(们)的演员叫做Currie Graham,在美剧中多有露脸。最近博客会不怎么更新,此篇也算贴点轻松愉快的东西吧。

5月 032010
 

近些日子翻译了一个老电影,1973年的Paper Chase,中文名叫做《寒窗恋》(取自CCTV对此片的翻译),也叫做《纸追》或者《平步青云》。去年我在博客里就提到过,算是那种非常能激励人,尤其是法学院学生的电影。电影讲述了哈佛大学法学院一年级的学生生涯,相信看完电影人想不努力都难,当然更可能是三分钟热度了。电影中的苏格拉底式提问堪称法律教学的典范,后来反应哈佛法学院的娱乐片《律政俏佳人》中也能窥见一斑,当然没此片严肃。

说起翻译的进度,虽然我只是玩票性质,但也颇为惭愧,这里有个时间表,可以一目了然:

2010-02-09 开始翻译
2010-02-10 翻译了第一个案例,Hart的尴尬
2010-02-11 翻译了一些对话
2010-02-16 翻译了苏格拉底教学法的说明
2010-02-18 翻译了男女主角初次见面
2010-03-14 翻译了潜入图书馆
2010-04-09 翻译了男女主角sleeping together
2010-04-23 翻译了聚会
2010-04-30 翻译争吵
2010-05-01 翻译完成上部
2010-05-03 全部完成,未经校对

翻译前半部分用了将近3个月时间,而后半部分只用了一个下午,让我不得不感慨,人的惰性真的是无穷的。

翻译过程中也算是体会到了翻译的辛苦,除去校对不说,诸多用词以及专业术语现在想来使用还是有瑕疵,如果用功夫的话以后真的应该仔细修正一次,当然也需要大家的宝贵意见。同时也确实发现自己英语长进不少,裸听能听懂大半,有英文字幕就全没问题,但愿能更上一层楼吧。等九月以后看能不能把GRE词汇拿下。

啊,不说废话了,上字幕:

The Paper Chase字幕

7月 292009
 

Amazing Grace虽忙于司法考试,但在James的大力推荐下,还是抽了两个小时看了电影 Amazing Grace,一部反映英国议会废除奴隶制的影片。我们总是对于美国的南北战争,林肯总统,以及解放黑奴耳熟能详,但很少有人了解到早在1833年,在议员William Wilberforce的努力下英国就通过立法宣布奴隶贸易违法,让自己取得了道德上的优势。

本片就反映的就是英国废奴这一过程,更为可贵的是,片中将英国议会面红耳赤的辩论展现的淋漓尽致,展示了一个不会“鼓掌通过”的议会,展示了一个代表不同利益的议会,展示了一个强大根源的议会。在天朝的媒体里,总是能找到关于各国议会打架争吵的新闻报道,其中还要夹杂些略带讽刺的口气,以对比出我们“人大”的优越性……(以后有空慢慢论述这个问题)

尽管影片情节与实际历史有些出入,但我们毕竟不是去考古做研究。关键的是,领会精神,就像《大秦帝国》里面若干时间错误一样,关键的是把握住那个时代的精气神,足矣。

以下是影片结尾时的一段演讲,就当是学习英语了。

当人们谈论一个伟人,他们想到的是拿破仑——战争之王。他们很少想到一个热爱和平的人,相反,他们想到的是凯旋归来受到的赞誉。拿破仑的归来充满荣耀,虽然最终完成了在世之时的雄心壮志,但他的梦境里却只能充满了战争的压抑与恐惧。而William Wilberforce,回到他的家,躺在自己枕头上,想到的却是奴隶制终于废除了。

——Lord Charles Fox, 《奇异的恩典》

以下是英文原文:

When people speak of great men,  they think of men like Napoleon – men of violence.  Rarely do they think of peaceful men.  But contrast the reception they will receive when they return home from their battles.  Napoleon will arrive in pomp and in power,  a man who’s achieved the very summit of earthly ambition.  And yet his dreams will be haunted by the oppressions of war.  William Wilberforce, however, will return to his family, lay his head on his pillow and remember:  the slave trade is no more.

——Lord Charles Fox, Amazing Grace

5月 242009
 
 在电影《费城故事》里,Denzel Washington在法庭上问Tom Hanks:“你最爱法律什么?”Tom Hanks答曰:“就是有时,不是时常,偶尔你是促成公平的一部分。这真是一种令人振奋的感觉。

在电影《魔鬼代言人》里,Keanu Reeves问Al Pacino:“为什么从法律下手?”Al Pacino答曰:“因为法律最接近生活,它是特权的通行证,它是新的圣职。

在美剧《波士顿法律》里,James Spader对大法官们说:“我相信大多数律师和法官回忆自己上法学院的原因,完全为了帮助别人。

托克维尔在他的《论美国的民主》中说到:“法律不能重新点燃已经熄灭的信仰,但能够使人们关心自己国家的命运,法律能够唤醒和指导人们心中模糊的爱国本能,而再把这种本能与思想、激情和日常习惯结合起来,它就会成为一种自觉和持久的感情。”

1月 202009
 

Rainmaker这个词,根据Google的翻译,是“唤雨巫师”,从字面上也可以翻译成“造雨人”、“播雨者”之类。在法律圈子里,Rainmaker这个词指的是有通天本领的名律师,能为律所带来的是如及时雨一般的大量收益。类似的词还有Legal Eagle(法律之鹰,指法律大牛),相反的有Ambulance Chaser(追救护车的人,这个词比较好玩~)。这些都算是描绘律师比较好玩的术语了。另外,Lawyer,BarristerCounsel,Attorney都是指律师,但稍有差别。

律师在国外一向没有好的口碑,连莎士比亚也都在剧本理写过:The first thing we do, let’s kill all the lawyers(当然不是字面的意思)。其他关于律师的笑话更是不胜枚举,在电影The Rainmaker里又听到两个:1,律师与妓女的区别是什么?妓女在死后不会缠着你;2,你怎么知道一个律师在说谎?当他张开嘴皮之时。面对这些笑话,律师们尤其津津乐道,甚至还有些颇为为荣的意思。

律师这个职业对于中国来说是舶来品,在清末,随着西方法律一起被引入中国。如果硬要说讼师是中国律师的滥觞,则绝对是牵强附会,被认为挑拨离间的讼师绝对 算得上是臭名昭著了,所以我们才会把Lawyer翻译为律师免得受讼师连累。即便如此避嫌,在当下,律师是最懂得游戏规则的一群人,但游戏规则却不被重视,所以,律师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在天朝,说律师们能够呼风唤雨我们肯定不信,呼风唤雨的是我们的“公仆”,这些人才是有天朝特色的“唤雨巫师”。我们出了状况,多是想着依靠权力去摆平, 因为只是最行之有效的手段,而依靠法律则会有一个漫长的过程,还未必会实现正义。所以,我们对那永远都打不通的市长热线总是无比热衷,更热衷于去击打“登闻鼓”,“拦车驾”……相反,对于法律,却失去信心。

本来,对整个社会而言,依据法律解决问题,应该成为一种降低纠纷解决成本的手段。但在天朝,很多争端依靠法律根本解决不了,要依靠领导重视才可以。才会有那么多上访者出现,《凤凰周刊》专门有两期介绍上访,绝对是触目惊心,让人不得不去反思,是不是我们解决纠纷的手段出了问题,或者是在我们一开始设计的时候就设计失误了?或者仅仅是我们为了保持天朝特色?

司法已经不是最后一道防火墙了,信访工作才是。律师不是“唤雨巫师”,公仆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