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162014
 

之前看新闻,看到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评论夏俊峰案(链接1链接2):

“夏俊峰是一名摊贩,杀了两个城管,造成一人重伤。但是就因为夏俊峰是摊贩,对方是城管,大家对城管有偏见,所以有些人、甚至有些社会上的大V就鼓动说这人不能杀。”周强介绍说。

“但是这种人不杀就非常危险,就好像两个人关起门来吵了一架,你把人杀掉了,如果这样也是正当防卫,这个社会就会天下大乱。”周强借此强调公正司法的重要性。

周强表示,法律是神圣的,在刑事案件中,不能因为当事一方弱势就偏袒,更不能因为富有就可以超越法律。

很巧,最近在美剧The Practice S04E10中也有一个正当防卫的案子。一个毒贩在家门口捅了他人七刀,自己主张是正当防卫。在庭审中,还殴打了检察官,但法官始终不肯宣告无效审判。 检察官在结辩中说如果任何一个捅了他人七刀的嫌疑人都可以用正当防卫来脱罪,那么这个司法制度就真的是一个笑话了。

针锋相对。在辩护律师Bobby最后的结案陈词中,他是这样说的:

这就是一个笑话,我们浪费了你们的时间,浪费了数十万纳税人的金钱,这就是一个笑话。简单一点把,你们应该跳过审判之间将这个家伙送近鉴于,他捅了他七刀,这还能有多简单?简单到法医都没有去现场勘验,简单到他没有话时间去检查受害者的手。

这个案子还能更简单吗?我们为何要费力去庭审?被告只是个贩毒的人渣,何必费这些力气?

……

我们之所以费力去组织一场庭审是因为有些时候事情并不是看上去那样!有些时候事情没有那么显而易见。检方没有那么想,你们也可能没有那么想,但你们至少问问自己,如果Eddie Wicks计划杀掉Philip Olson,他真的会要求他到他的住所?真的会是如此混乱无计划的方式吗?被害人还欠被告六万美金,而被害人当时正在工作还债。好吧,大多数毒贩都更喜欢金钱而非谋杀他人。他为什么要杀掉那人而不再要求还钱?检方有提到这一点吗?检方有提供真实的作案动机吗?没有。他们只是数了捅的次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并希望你们跳过动机这部分。……

法医检查的一个任务是让证人出庭并作为检方具有说服力的证人,并帮助检方确保顶嘴,帮助他们获胜。这也正是医生所做的。现在检察官说她对成为庭审的一部分感到羞愧。现在有数以百计的犯人正在准备为他们未犯之罪被执行死刑

……

事实可以就是像我的当事人所陈述的一样。法医知道这一点,你们在交叉盘问阶段听到了他宣誓后的陈述。可能正如被告所说的一样,可能检方错了。而我并不羞耻于站在你们面前告诉你们,当有一线机会检方是错的时候,你们不能把这个男人送入监狱度过余生。这就是我们有庭审的原因,女士们先生们。这也是我们费力审判的原因。

我并不羞耻于是这个审判的一部分。我为自己是一名辩护律师为荣。我为自己为了那些看上去显而易见案件上窜下跳而自豪。我为自己要求检方承担他们的证明义务,在剥夺一个人生命前超越合理怀疑而自豪。我不认为这是一个笑话。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你们可以回到房间说“人渣毒贩,让我们无论如何把他关起来”,或者是你们可以像你们加入陪审团宣示的那样承认这个案件有些疑点,承认检方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反驳Eddie Wicks的陈述。

但如果你们选择忽略责任,选择说“忘掉合理怀疑,忘掉举证责任”,让我们无论如何都给他定罪,那么正如检方所说,司法系统就真的是一个笑话了。

1月 092014
 

在The Practice S3E01中,律师事务所的接待员Rebecca考过了Bar,在连续五年夜校之后。在所有人都在恭喜Rebecca时,Ellenor却说道:

恭喜,Rebecca。你现在是这个圈子的一员了。你刚刚取得了一种特权,让你有权歪曲和操纵整个司法体系中最高尚的部分,让你有权在法庭上做开场陈词,满口承诺你有多少证据和证人而你知道你什么都没有。还有,你会提醒所有的当事人让他们不要告诉你事实真相,这样你才能在法官让她们站上证人席让她们自己做伪证,而不把你自己拉下水。同时,你将在正当诉由的听证会上狠狠折磨那些强奸案的受害人,吓唬她们,让她们不敢再审判中出庭作证。你还会买很多小礼物送给所有的法庭书记员,好让她们把你的所有案子安排在周五,那时法官因为要去鳕鱼角度假而心情大好。不过最妙的是,你将享受到让你所有有罪的当事人无罪释放的乐趣,你再也不用见她们第二面了,直到他们谋杀或者强奸下一个受害者,而这一般需要两到三周的时间。所以,恭喜你了,Rebecca,你是律师了。

美国调侃律师似乎是传统了,律师笑话不胜枚举,这一段更直接了当地评论了这个职业的一部分本性。

12月 252013
 

《律师本色》(The Practice)无疑是我看过的众多律政剧中的翘楚,其中的案件更是精彩,又远没有《波士顿法律》那样夸张。《波士顿法律》也是《律师本色》的续集,《律师本色》第八季里就出现了《波士顿法律》中的两位主角。

剧集刚一开始,律所创始人Bobby Donnell便输掉一个官司,他代理的被告人被判处三个终身监禁,真是一个悲惨的开始。Bobby Donnell经营了一家小律所,以刑事案件为主,为毒贩、杀人犯、强奸犯们辩护,这当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但是Bobby自己说时不时的会出现一个无辜的被告需要辩护,而这就是他为什么一直从事刑辩事业。当然平衡司法体系,作为抗辩制度的一端也自然是Bobby的说辞。

Eugene Young是律所的一名律师,因为以前是私家侦探,所以他几乎每次出门同事们都会调侃他“不要打人”。Ellenor Frutt是一名经常意气用事的律师,她不算漂亮,而且心宽体胖,有她的案子都少不了感性,她还是Alan Shore的朋友,把今后风光无限的Alan Shore带到了这家小律所。Lindsay Dole是哈佛法学院的JD,很多律所想挖走她,她还和Bobby结婚又离婚。还有Rebecca Washington,从律所创建就在律所做接待员与律师助手,后来她考过BAR成为执业律师。

以上这些人共同维持着一家小律所,只是占了几间小房子,远不及其他律政剧中如Crane, Poole & Schmidt或Lockhart & Gardner豪华。在律政剧中,The Practice无疑是最关注法律本身剧目之一,翻开报纸能看到的各种光怪陆离的新闻在剧中都被改编成了案件,而且一集中往往集成数个案件,想不精彩都难。

S2E27中,神父明知犯罪线索却因为告解需要保密而不像控方透露半个字,哪怕犯人还会伤人,神父不惜自己成为被告。神父的理由是告解是神圣的,不能透露任何信息,否则就没有人会再相信你。而检察官的答复也很简单:他人的生命也是神圣的。

剧中对职业道德的探讨屡见不鲜,尤其是法律职业。刑辩律师是法律从业人员中较为特殊的一群人:他们不止为坏人们说话,更是尽一切手段帮助坏人们。Bobby因为从检察官女友那里得到警察行动的消息,转身就把这个消息告诉毒贩,而毒贩们提前准备,杀害五名警察,Bobby也不得不面对过失杀人的指控(没记错的话)。

这是一篇早就该写完的博文,看The Practice激动到恨不得每集都写一篇笔记,而在豆瓣上对剧集的精彩大呼小叫更是稀松平常。只是希望能够找到全部八季的资源。

12月 172010
 

当年严复在英国学习海军的时候,为了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常去法庭旁听审批。听了些时日以后,若有所思,后来在翻译《法意》(现在翻译为“论法的精神”)时在按语里写道:“独忆不佞初游欧时,尝入法庭,观其听狱,归邸数日,如有所失。尝语湘阴郭(驻英公使郭嵩焘)先生,谓英国与诸欧之所以富强,公理日伸,其端在此一事。先生深以为然,见谓卓识。”

我没有机会去看看严复先生所见的18世纪的英国法庭,甚至暂时也没有机会走出国门去听听不同法域的庭审,只能委曲求全,通过文艺作品中的法庭戏来窥见一斑。我从《丹诺自传》(律师丹诺)中望了一眼20世纪初的美国司法,在《波士顿法律》(再见,Boston Legal)、《傲骨贤妻》(Good Wife)中瞭到了当代的美国法律,甚至还从张思之先生《我的辩词与梦想》与江平先生的《沉浮与枯荣》看到了“他们”的法律。现在,通过《加罗律师》(Garrow’s law),得以一见严复先生所见过的英国法律。

威廉·加罗(William Garrow),英国出庭律师,后来做过议员、检察总长和法官,更重要的,他还是“无罪推定”的发明者,也通过自己的努力推进法庭抗辩制度的发展。哪怕是中国司法,也从加罗那里或多或少的继承了些遗产,用“犯罪嫌疑人”与“被告”取代了“犯罪人”这样的称谓。

我不清楚那时英国司法的状况,但从影片中看来,那时的英国律师,不被允许看起诉状,不能摘抄对辩护律师不利的誓词,出庭律师不得去监狱探访当事人,在法庭上不得做开庭陈述与总结陈词,不允许直接对陪审团讲话,辩护律师可以传召证人,但证人不一定会出庭。按照剧中的原话:“不是不允许辩护律师作全面辩护,而是压根不允许他们赢官司。”

而加罗所做的,是试图将法官主导的审判模式,转换为律师主导,就像现代英美法庭制度。“个人的辩护与整个国家的力量在抗争,被告的权益与原告的权益是相反的。”律师对国家的重要性早已被论证的不厌其烦,要不中国也不会急于在律师事务所建立党支部

剧中的案例,也让我不自觉的联想,就第二季来说,依次是贩奴、同性恋、反贪腐和离婚。当然不排除编剧拿现代题材做文章的可能性。当时在看的时候,我就感慨“看了《律师加罗》第一季……现在我们还在努力实现英国200年前实现的东西。悲剧啊……”

200年前,正是英国称霸之时,扩张依然在无休止的进行,在全世界范围内解决的问题和造成的问题一样多。无论是从这部《加罗律师》还是以前看的《奇异恩典》,都展示出了制度的力量,在法庭与议会,改革的力量在一开始都是星星之火,但总会最终燎原,更可贵的是,还不把草场烧个精光。而陪审团,则用于避免法官的独断专行,尽管现在英国不用了。

但对于加罗这么一位伟大的法律人,法学界却长期将其遗忘,直到1991年才有了篇”Garrow for the Defence”发表在期刊上,而2009年BBC拍的这部电视剧才让更多人得以认识加罗为“正义”做出贡献。最后呢,希望有第三季吧,哪怕最少也等要一年。

update,延伸阅读:推荐rosemary同学写的“‘加罗律师’的一些解读”(一)(二)(三)

11月 172010
 

在电影的最后:Hart未看一眼,把法学院寄来的成绩单直接叠成纸飞机,然后走到海里的巨石上,让手中的成绩单飞向大西洋。

对于电影The Paper Chase我还是有些感情,毕竟自己费了些力气去翻译它,尽管翻译的不尽如人意,寒假了我再校对一遍吧。这个电影是励志电影,属于那种能让人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去寒窗苦读的电影,显然,我又需要给自己写点能激励自己的东西了,关于这个电影,这本书,这个电视剧。

电影是由John Jay Osborn, Jr的同名小说改编,作者本身就是哈佛法学院1970届学生,更牛的是他的家世:他可是美国最高法院首任首席大法官约翰·杰伊(就是那个参与写《联邦党人文集》和后来当纽约州州长的杰伊)的后人,可谓家世显赫。

这部小说不光被改编为电影,更在后来被搬上电视屏幕。电视剧版本的The Paper Chase总共四季,第一季是由CBS在1978-1979年制作,后来被砍,但幸运的是,有线电视台Show Time拯救了该剧,在1983年携原剧演员回归,并于1986年完成第四季,Hart也终于从法学院毕业。

电视剧里面一些值得一提的情节(参考维基百科):

  • 电影中扮演Kingsfield教授的John Houseman,继续在电视剧中扮演Kingsfield教授;
  • 电视剧里面Ford的妹妹爱慕Hart;
  • Bell爱上了Hart的高中时期的女友Jenny;
  • Hart爱上过在美国访问的苏联体操运动员;
  • Bell用Kingsfield的教室拍卖Hart拿到A的合同法试卷;
  • Hart的女朋友在英国获得学位,并要求Hart去英国,Hart不得不做出选择;
  • Ford的弟弟也会进入哈佛法学院;
  • Ford的女友怀孕了;
  • Ford在一次被捕后会认真考试是否以律师为业;
  • 最后一集,所有的毕业生们都很愁云惨淡的面对毕业,思考法学院之外的世界是什么样。

在2009年,发行电视剧版本前两季的DVD。有机会弄来看看,或者等全部DVD发行完了再说。

无论是小说,电影,或者电视剧中,最有名的就是下面这段话了,看着Kingsfield说这段话,太有气势了:

You teach yourselves the law. I train your minds. You come in here with a skull full of mush, and if you survive, you’ll leave thinking like a lawyer.

而小说中的thinking like a lawyer,也随着电视剧和电影成为了每一个法律人的口头禅——像法律人一样思考。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一句话。我们喜欢把Lawyer翻译成律师,其实是缩小了这个词的外延,翻译成法律人更为恰当。

我没时间更仔细的搜集资料了,写了这么多,总能激励自己一下,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