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152015
 

《经济学人》杂志在近期用封面报道的形式介绍了“区块链”(Blockchain)这一技术可能会给互联网带来的变化。简单来说,区块链会改变网络上的信任机制。信任机制的改变会有希望在网络上产生蝴蝶效应,掀起滔天巨浪,从商业模式到法律规范,无一可以“幸免”。而目前,这一技术所激起的点点涟漪就是比特币——一种我们已经耳熟能详的网络货币。

对于法律人来说,或许对比特币的印象仅停留在其不易监管,且为多国封杀。但比特币背后技术所蕴含的改变网络世界的潜力却被忽视了,区块链所带来的信任机制的变化,会让版权制度、个人信息保护、网络安全等多个与互联网相关的法律领域发生巨大变化。即使这个变化永远都不会到来,法律人们放下手中的工作片刻,展望一下网络的另一种的可能性也没有什么坏处。

一、区块链是什么

这里我不打算用复杂的技术语言来解释区块链的技术原理,如果有兴趣可以去看中本聪的论文。简单来说,区块链是是一种分布式的数据库。不同于一般数据库,存储于固定服务器,区块链的数据则存储于所有区块中,而这些区块并不固定的存储于某一服务器中。以比特币为例,用户持有某比特币的情况并不记录在某一网站的数据库中,而是由用户各自保存。比特币的核心是:一个分布式的公开总账,可共享、可信,每个人都可以检查,但没有任何一个单一用户能够控制它。

实际上,比特币所做的就是模拟现实世界中的现金。在现实中,我们的现金是由我们各自持有,手头有多少现金不以在某一机构登记备案为准,而是完全看我们钱包里的钞票数,我们相信口袋里的钞票很难被伪造,也相信同一张钞票不会出现重复支付的情况。现实中的物理规则可以保证这一点,而比特币则是通过算法来保证。

二、冲击回应

比特币基于区块链技术,已经让金融体系面临了莫大的挑战。虽然比特币没有能力完全将现行的货币体系取而代之,但却让哈耶克所畅想过的非国家发行的私人货币成为了现实,这无疑让经济学家们看到了货币的另外一种可能性。

目前来说,区块链所带来的这种“可能性”未必是最经济、最高效的。但比特币自被发明之日起已有六年,经历暴涨暴跌依然健在,正说明了区块链技术的存在有其合理性。

在比特币风行后,各国没有办法忽视比特币的存在。中国虽然没有禁止比特币的交易,但是明确规定了将比特币视为一种虚拟商品。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将比特币和其它数字货币定义为商品。在欧盟内部,在英国比特币被认为是货币,而在瑞典和德国它则被视为商品。欧盟法院为了解决内部分歧认定比特币就是一种货币(不是法定货币)。

各国根据自己国家的实际情况,不得不对比特币的属性进行确定。更加值得留意的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比特币,与以往任何的虚拟性的财产都有不同,其法律属性,交易过程中的种种法律关系,都有待从头开始研究。

三、区块链技术与法律的未来

区块链可以让相互间没有信任感的人们能在无需有第三方权威的条件下进行协作。很多人都认为,中本聪煞费苦心设计出区块链技术,其野心远不止比特币这么简单。

区块链实际上改变了网络上的信任机制,原本网络上信任的建立有赖于第三方的存在,比如一次淘宝交易的完成需要支付宝作为可信第三方负责中转资金,区块链技术的意义就在于无需支付宝这样的第三方提供信用保证,就可以完成交易(比特币的交易仍然需要第三方担保,比如破产的Mt.Gox)。如果能够在更大范围内将区块链这样的技术投入运用,或许可以促成下一只“独角兽”的诞生。

实际上,不少行业巨头和创业公司已经对区块链技术投入实用而摩拳擦掌:Stampery公司计划利用区块链代替公证人,为敏感文件提供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证明;ConsenSys是一家专注于区块链技术的工作室;像瑞银集团(UBS)这样的传统金融机构也开始关注区块链技术在金融领域的潜力。

在版权领域,区块链技术同样可以有所作为。就国内来说,目前软件的版权登记需要找中国版权保护中心进行,这是典型的中心化运作模式。如果有机会将区块链技术运用于版权领域,或许开发者手中的软件本身就会成为登记的证明。如果软件发行时的每一份拷贝也可以基于区块链技术,给予著作权人对作品更加强大的控制权,区块链这样的技术可能会成为更加强力的数字版权管理(DRM)技术,届时甚至影视作品的版权方都会对此拍手称快。

同样,区块链这样的分布式数据库技术可能还会成为个人信息保护的福音,个人信息或许也有希望利用区块链技术进行保存,以避免单一服务器所带来的风险,个人信息的安全性会得到显著提升,并且用户本人对自己信息的掌控力也有希望能得到加强。另外,对于其他的虚拟财产,如域名、邮箱、网络账号都不排除会使用可以使用区块链技术的可能性。

四、开始

区块链技术可以让网络更像现实,让网络规则更像物理规则,只是物理学定理变成了加密的算法。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互联网以后的发展方向,但无疑是一种新的可能性。

技术对于法律的影响永远都是一个迷人的话题,法律制度变迁的背后从来都少不了技术的影子。我们现在热衷于讨论“互联网+法律”这样的话题,有必要对互联网技术的前沿有所了解。像区块链这样的技术,为法律制度的发展提供一种完全不同的可能性,或许未来真的会走上这条路,或许会因为各种原因另辟它径,而这也正是技术的魅力了。

10月 312015
 

通过法律服务平台,用户希望能够解决法律纠纷,预防法律风险。而法律服务平台想要解决这一问题,需要预先对用户可能会遇到的法律问题进行分类,对不同类型的法律问题给予不同的解决方法。对常见的格式性问题给予格式性的解决,对复杂问题推荐合适的律师解决。只有利用技术与数据,法律服务平台才有可能向用户提供合适的法律问题解决方案。

一、无从下手

伴随着“互联网+”、“共享经济”、“O2O”这样的概念的流行,法律服务行业并不是被遗忘的孤岛,越来越多的法律服务平台纷纷设立。目前来说,有专门提供知识产权的服务平台如“知果果”、“猪标局”等,也有为解决创业者或中小企业法律问题的“快法务”、“律狗”、“法海网”、“简法帮”等,更多的是如律师版淘宝的所谓“法律电商”,如“法斗士”、“法宝网”、“赢了网”、“易法通”、“律超人”等。

平台数量的暴增无论是对于整个法律服务行业还是用户来说都是好事,意味着用有更多的选择,而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如何选择合适的法律服务平台。

显然对于用户来说,所希望获得法律服务是可以快捷高效地解决法律纠纷,预防法律风险。而用户本身又缺乏足够的经验去判断法律服务质量,平常也难以接触到法律服务的提供者,所以才会求助于法律服务平台。而律师也希望能够通过各种渠道拓展自己的案源。理论上,法律服务平台只需要做好用户与律师的对接工作,打破信息不对称的两难局面即可将这一巨大市场的潜力发掘出来。但是,截止到目前并没有哪一个法律服务平台能够说做好这一工作。

二、作为商品的法律服务

站在普通用户的立场,使用法律服务平就是为了解决问题。而各种法律问题纷繁复杂,解决的方法也不尽相同:有一些法律问题非专业律师进行诉讼到底不能解决,有一些法律问题可以靠律师函来解决,还有一些法律问题用户只想知道法律是如何规定的,不一而足。因为法律问题的复杂性,所以需要法律服务平台对用户可能会遇到的问题进行梳理,帮助用户去选择最合适的解决方案,这个工作其实也就是律师们最擅长的“分类讨论”。

对于大量简单咨询性质的问题,在网上只要多加浏览就不难发现其实是有迹可循的,即多集中在交通事故、劳动纠纷、婚姻法规、人身伤害等方面。用户在网上进行这类咨询时所提的问题大多只是寥寥几句话,律师在回答时也是简单搬出法条,然后再留下电话号码。如果法律服务平台的目标只是搭建一个律师回答此类问题的平台,那么就存在浪费律师资源的嫌疑。对于这类有迹可循的简单咨询,完全可以无需依赖律师就提供出更好的法律解决方案,只要用点心思就能够设计出解决这些简单法律问题的模版来,可以让律师们不为这些咨询所累,集中精力提供更具附加价值的法律服务。

实际上,包括法律知识在内的专业技能正在被商品化,尤其是人工智能突飞猛进的发展更是加速了这一趋势,得以让一部分的专业服务可以被技术取而代之,部分依靠专业技能所提供的“非标”专业服务在一定情况下可以转化为标准化的商品。而这种商品不仅是用户所需要的,更是法律服务平台的机会。

三、合适的律师

对于需要律师参与解决的法律问题,平台最关键的任务是为用户提供合适的律师,而这恰恰也是最困难的一项工作。法律问题就像疾病一样,只有找到了合适的科室才能够有机会对症下药,而法律服务行业中这种分工远算不上明确。更加困难的是律师能力的评价,这直接关系到律师的收费标准,一位合伙人与另一位合伙人所提供法律服务质量的区别,远超过特斯拉与奔驰所提供专车服务的区别。

另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是法律服务极度依赖当面交流,只有少部分的法律问题才有机会通过远程交流来解决,所以律师的执业范围极为有限,可以“全国包邮”的律师实在是难得一见。所以,平台所能提供的律师实际上是有限的,如果要有针对性地推荐律师则选择会更少。

所以,法律平台在推荐律师方面的工作,简而言之:

  1. 让用户有机会能够合适的描述自己遇到的法律问题;
  2. 根据用户的描述推荐合适的律师。

仅此而已,但又谈何容易。

另外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平台上专业人员信息的真实性,比如说平台审查、拟定合同的人员是否有律师资格、代为进行专利申请的人员是否有专利代理人执业证。更可怕的是,法律电商参与信息造假的案例已经出现,绿狗网就因为其创始人学历造假而被北京海淀区工商局给予行政处罚。平台信息的真实性直接关系到平台的信誉问题,而信誉才是法律服务平台这类远程服务最重要的本钱。

四、法律服务平台的未来

互联网+法律”是法律服务行业的发展方向。在这一趋势中,一定会有法律服务平台依靠技术优势与数据积累,向用户提供可靠的法律服务,改变我们获取法律服务的途径。依靠这些平台,获取法律服务也会越来越容易。

无论法律人是否喜欢,技术都在会改变法律服务行业,而且这次变革的程度会远胜于历史上任何一次的技术革命,如果已被敲响的警钟得不到重视,那么十年以后最好的律师事务所很可能就是“腾讯律师事务所”或者“阿里律师事务所”了。

本文只是从用户的角度分析了法律服务平台的部分问题,下一篇文章我将从法律从业者的角度继续分享这个问题,算是未完待续、抛砖引玉了。

10月 252015
 

本来就知道大宪章要来巡展,也听闻了些新闻,说是在上海计划到上海中心内的观复博物馆展出。只是展期临近,反而没了消息,我也就将此事抛到了脑后。而早上上自习时收到友人提醒,说今天大宪章在上海展出,这才恍然大悟,匆匆在微信上报名。好在赶上了末班车,预约到了晚上参观。

展览地点在嘉地大厦的英国中心,坐地铁倒是很快就到了。向公众开放时间只有一天,所以也算是赶了个晚集。 Continue reading »

9月 222015
 

无利不起早。
——谚语

合格的法律人一定都是终生学习者,需要不断地学习新的法律、新的指导性案例,也需要结合政策的实施及时调整法律服务的侧重点。但是很少有法律人考虑过去学习一点编程知识,自己写上几行代码。

实际上,在法学院观察就可以发现,法科学生们在通过司法考试以后会去考注册会计师、考专利代理人、考托福雅思,申LLM与JD,因为这些考试或者学历有助于法科学生们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法律职业的雇主们也是更看重这些资格证书或者学历,认为这些技能有助于自己的法律生意。几乎从未见到过有法律职位在招聘时将会编程列入要求或优先考虑的条件,这可能是因为了编程对于法律职业来说毫无用途,但更可能是时机未到。

本文所说的法律人应该学点编程,并不是说一定要达到软件工程师的高度,更不需要因为写代码而放弃本职的法律工作,更多是将编程作为自己的加分技能,就像英文出色,手持注册会计师或专利代理人资格证一样。而更重要的是,法律人通过学习编程了解计算机与互联网的原理。

一、代码就是法律

计算机和互联网已深入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曾几何时当某一个案件用了QQ聊天记录作为证据都是可以上新闻的,但现在这只是稀松平常的事情。而随着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的普及,只会让互联网更加深入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深入法律关系的每一个角落。

对于网络上各种各样行为的规制,是由法律、市场、准则以及代码共同完成(莱斯格,《代码2.0》),不应有所偏废。比如,知乎为了应对日益严重的抄袭问题,知乎“在回答框区域增加「禁止转载」选项;当用户大段复制「禁止转载」的回答时,会收到「需要联系作者获得许可」的提醒,复制操作会被限制。”这实际上就是利用代码来对著作权进行保护的典型教材。

当下大多数人对于计算机与互联网的使用早已不再陌生,中学、大学也都会开设计算机基础的课程,但没有什么方法比自己去写一段程序更能理解计算机及网络的运作原理。如果说代码是网络空间中的物理规则,那么编程就是了解网络空间的捷径,可以帮助法律人了解隐匿在计算机软硬件背后的规则。另外,法律人所具备的逻辑推理能力(三段论)本身就与编程所需的思维方法并行不悖。

如果律师通过学习编程了解到代码的特性,针对客户遇到的互联网法务问题,就可以不只是从法律的单一视角出发,而是结合互联网的技术特征给客户提供更加有效的解决方案。

二、裁判文书“挖掘机”

霍姆斯的法谚“法律的生命在于经验,而非逻辑”为法律人所耳熟能详。而现在,获取经验除了通过时间积累以外还可以通过对公开裁判文书的挖掘来获得。尽管说裁判文书并非万能,但对于法律行业来说仍是一座有待发掘的宝库。而挖掘这座宝库的挖掘机,正是编程技能。

从裁判文书中所能挖掘的宝藏我在《裁判文书与大数据》一文中已有详细说明,而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的一位博士生则更进一步,直接在她的博客中展示了利用Python2.x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抓取涉及贪污罪的文书,并进行分析的代码及过程。

image

我现在听到过的法律大数据研究,多数利用“人海战术”对裁判文书一一进行阅读,然后人工进行归纳分析。这样做当然可以完成裁判文书的整理、分析工作,但是效率及准确性都不会不高,而对于重复性的工作,恰好就是计算机所擅长的。

如果法学院的师生们具备编程的能力,可以通过编程来进行海量裁判文书的获取工作,收集第一手信息,不必再去等待每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不完整的)年度报告,利用自己收集到的第一手信息展开学术研究工作。比如说打算研究近年来某一区域内法官离职对案件审理的影响,完全就可以利用裁判文书分析当地案件的审理时间的变化,进而得出结论。各种用法,不一而足。

三、危机边缘

前两天,在腾讯财经看到一则新闻,让我震惊的不是新闻的内容,而是写作新闻的方法:

本文来源:Dreamwriter,腾讯财经开发的自动化新闻写作机器人,根据算法在第一时间自动生成稿件,瞬时输出分析和研判,一分钟内将重要资讯和解读送达用户。

而在更早的时候,美联社所使用自动写作系统记录下的错误已经比记者所写文章中的错误要少了。当新闻报纸这种需要创造力的工作已经开始被机器人取代时,在不久的将来,类似系统也一定会出现在法律服务的过程中,尤其是各种法律文书的撰写工作。法律服务行业应当从中嗅到一些危险的气味,但更应该发现其中所蕴含的机遇。

这种写作机器人,最有可能取代的就是低年级律师从事的案例、法律研究工作,而避免被机器人取而代之最好的方法可能就是加入其中,学会编写程序的能力。学会编程并不是说要成为软件工程师,去编写具有撰写法律文书能力的软件,而是了解软件的设计思想,利用自己有限的编程知识更好地与真正的软件工程师对接,对已有的软件积极提出可行的改进方案。

另外,在英国律所中有一类叫做专业支持律师(Professional Support Lawyer),主要职责有:文档管理、组织培训、法律研究、市场拓展、法律研究,这是一个相对高阶的职位。如果这个岗位的律师具有编程能力,就可以利用编程能力更好地提供支持工作,尤其是批量化的文件处理工作,可以写一些小程序以方便自己的工作。单是看看“爬虫程序”就可以想象编程对于法律工作可以有多大的帮助。

四、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中学阶段会将物理、化学这样的课程列为基础课程,因为这些知识是我们这个世界中的常识,计算机网络也已经成为了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所以编程也正在成为新的常识。

最后需求强调的,学习编程像学习其他事情一样,不是一件可以立竿见影的事情。学习的过程中会遇到挑战和挫折,更会有“技能get”的喜悦。学习总是“日拱一卒,功不唐捐”。至于学习编程的方法,网上各种教程、公开课,总有一款适合打算学习编程的法律人,在此就不赘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