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052017
 

我的爷爷史剑青,生于1927年,如果还健在,今年该是有90岁高龄了。

春节假期在家收拾东西,翻出了爷爷当年许多文件。这些文件不只是冰冷残缺的纸张,而是一个人的经历,是一辈子的工作、生活。纸张的背后,承载了个人所经历的历史。毕竟,每个人都曾作为历史的一份子,参与、见证了历史车轮的滚动前行。

时间流逝,爷爷离我早已远去,爷爷他的事迹不会像那些时代的风云人物一样广为人知。我作为晚辈,我有义务记录下来爷爷的故事;我作为法律人,更有兴趣记录下新中国第一代法律人的点滴。 Continue reading »

12月 252016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冰与火之歌》

我不是推理小说的狂热粉丝,当初看紫金陈的“高智商犯罪”系列(其实该系列有一个更加惊悚的名字)纯粹是为了打发时间,只是在网站搜来了看看,直到后来一发不可收拾,买了《无证之罪》、《坏小孩》电子版的小说看。紫金陈的小说在推理小说里别具一格,在剧情开始就告诉读者凶手是谁,用动机、手法这样的悬念去吸引读者一路读下去。

紫金陈最新一部小说——《长夜难明》,早在去年就在百度贴吧上放出了前三章的内容,是国内罕见的法律题材小说。简单说下情节吧:

一位杭州著名律师在醉酒后地铁站内谎称携带的行李箱有爆炸物,但打开行李箱后发现一具尸体,死者是一名被开除公职的检察官。被警方控制后该律师对于杀害被害人的行为供认不讳,但在开庭审理该案件时,该律师突然翻供,宣称自己是被冤枉的,经警方调查该律师确实没有作案时间,而背后的隐情似乎与死者生前调查的一起案件有关……

这就是小说的开场。面对这么一个开头,没有法律人可以忍住不读下去,看看这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在一大早拿到小说后,我就放下了手头全部工作,用了三个小时就读完了小说,这三个小时的阅读是一趟“不虚此行”的“旅程”。到中午读完小说,我甚至一度难掩热泪,甚至开始反思自己当初为什么要从火热的网络工程专业转来学习法律,反思自己到底是要成为哪一类法律人,反思自己在以后能否既作个好人又做个好律师。我自认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一部作品能够让我有如此之多的感触可见其出色。

读现实题材的小说,很难让人不去联想现实。这本小说尤其如此,《长夜难明》的主题是冤案平反,这一题材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近期宣告无罪的聂树斌。即使我只是看了新闻报道,也能感觉到聂树斌案翻案之困难,正义推进阻力之大给人带来的绝望感,这是货真价实的与体系对抗,每一位为聂树斌案发声的人都是了不起的。《长夜难明》也是如此,那种与现实的共鸣直触人心。小说中的律师、检察官、(前)法医与警察四人组成的“正义联盟”竭尽全力,结果却令人唏嘘,作者用推理小说的外壳承载了我们这个时代法律体系中最大的无奈。

我没有做过刑事案件,不过以我仅有的司法考试知识可以判断《长夜难明》在实体法律与法律程序的运用上没有大的瑕疵,各法律职业也都符合现实,这已经是难能可贵了。法律题材的小说与影视剧在国内算不上多见,很多作品即使是以律师为背景,或者说很多作品里的法律人虽然出场,但举手投足间无不透露着TVB或者是美剧里面的“律师范儿”,这会让专业人士感到非常突兀甚至是尴尬。

如果不是来自法律行业本身的创作者,通常会对庞杂的法律条文与法律程序望而却步,只能自己开始行使“无知立法权”(类似于考试时“紧急立法权”的一项权利)。而法律工作中各种精妙的设计与把控甚至不是低年级律师所能够掌握的,更不用提外行人了。而对法律足够了解的专业人员,往往因为生活与工作所累,无力再来进行文学创作。但好在近年也涌现了一群乐于在虚构文学领域进行创作的专业人员,创作了大量的作品,比如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参与策划的《金牌律师》与还未上映的《继承人》,另外像法院系统内的桂公梓创作的《决不妥协》。

实际上,最好的普法宣传途径就是通过文学、影视作品进行。这类作品阅读的门槛底,比起晦涩的法律分析、案例分析更容易吸引读者的注意。君不见一部《何以笙箫默》“诱骗”了多少青年男女走上了法律人的道路,一部《神探亨特》与TVB的剧集一起让“米兰达法则”甚至在中国都家喻户晓,《傲骨贤妻》与《波士顿法律》这样的剧集让多少人开始向往律师工作的“高大上”,这就是文学、影视作品的魅力了。

一部好的律政剧会比一百篇文章更能唤醒人们心中的法治意识,而本身律政就是非常容易出彩的一种类型文学题材,在法庭上、律师事务所内汇聚了太多的法律问题、道德问题,对人性的考验每天都在发生,是天然的素材库,法律与道德的冲突几乎无处不在。但想要用好这些却不容易,极为考验作者讲故事的能力,而这似乎并不是法律人所擅长的。但幸好,《长夜难明》是一部能够唤起的是我们追求“正义”这件事情勇气的小说。

每个人选择进入法学院、成为法律人的理由各不相同,或为电视剧中的形象,或为想象中丰厚的收入,或为迫不得已调剂而来,或为匡扶正义。无论是什么原因,经过法学院的训练,运用法律去追求正义、帮助他人——是伴随法律教育而烙入到每一个法律人灵魂内的“思想钢印”,成为了法律人们共同的 “初心”。在阅读《长夜难明》的过程中,我就会经常拷问自己自己作为法律人,如果面临同样的情景会如何选择。

因为我们都是这个法律体系的组成部分,共同构成了它的善与恶。或者从某种意义上说,法律人是这个社会的“守夜人”,抵御着不知何时回来的入侵。当然更可怕的就是“守夜人”队伍里的叛徒(看《冰与火之歌》就知道这样的事情层出不穷),而在《长夜难明》 中,对抗的就是这股力量。我不知道读了这样的小说,会不会让更多的学子选择法律之路。

总而言之吧,如果没有那些打着灯笼,举着火把,拿着手电的人,长夜确实难明。

12月 112016
 

若干年前,当互联网方兴未艾之时,人们对于网络空间的尚存疑虑,尝试做“网络生存”的实验,看能否只利用互联网而生存。而到了现在,互联网已经成为了我们生活、工作的一部分,甚至是重心所在。就我个人而言,除过睡觉的时间,我花费在网络上的时间已经大大超过了我在线下的时间,计算机、平板电脑、手机占据了我的整块时间与碎片时间,已经到了离开网络就无法生存的时代。

相信大多数法律人的情况也都与我无异,至少在工作中无法离开网络。对于法律人来说,网络空间不光给我们现实中的各种法律问题提供了解决方案,在网络空间中也提供了大量新的课题供法律人去解决。

一、作为现实法律问题的解决方案的互联网

长期以来,司法的不透明都是法律取得公信力所面临的最大障碍之一,借助互联网,司法公开在过去几年中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裁判文书上网、庭审上网直播、失信被执行人上网、破产信息上网等措施让所有人都看到了最高法院在司法公开方面的努力,也确实收获了良好的效果。快播案因为直播所引发的讨论以及公众对司法的关注不亚于任何一部热播的律政剧,而裁判文书的上网更是让法律大数据成为可能,成为了法律行业的“基础设施”,君不见裁判文书公开网养活了多少法律领域的创业企业。

除了司法,网络空间也正在重新塑造律师行业。律师们从未排斥过网络空间,网络也一直都是律师们的宣传阵地,从早期的个人网页、律师黄页,到近年来的博客、微博、知乎都有律师活跃的身影,律师们从来都未曾吝惜过在网络上发表观点,用专业、扎实的法律知识来宣传自己。律师的每一次发声都让法治的声音更加宏亮,这种声音未必会迎合公众的喜好,也可能冷酷无情,但总会让这个“浮躁”社会多一分理性,多一个视角。

网络空间作为工具也未曾亏待过法律人,太多的技术是基于网络而诞生。浙江法院开始将语音识别技术用于庭审记录中,最大程度减轻书记员的工作。郑州中院探索利用微信召开“庭前会议”,尽管引起了相当的争议,但不失为提供司法效率的一种探索。浙江永康检察院在庭审时探索使用远程指挥系统,获得了场外援助的机会,这让律师们也忿忿不平。律师作为离市场最近的法律人群体,对网络空间的运用更是近水楼台。律师推荐平台有望帮助律师获得更多的案源,法律文书数据库方便了律师的案件检索与研究工作,各种专家系统、人工智能让律师的工作更加高效。还有各种律师合作系统,法律新媒体,都给法律人提供了更多的空间。

二、新空间的法律问题

网络是一个新的空间,从最初的“无主之地”逐渐发成为现在“九龙治水”的场所。在过去的一年中,有太多的关于网络领域的法律、法规被制定出来: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了《网络安全法》,网信办与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分别制订了关于网络直播的规定,最高院与最高检出台了关于电子数据证据的规定,国家测绘局颁布了网络地图的使用办法,关于网贷更是引起了银监会、工信部、公安部与网信办的共同出手,不一而足。网络上的法规之稠密,已经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看看发改委所发布的《互联网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第一批,试行版)》(征求意见稿)就可以窥探一二。

每一部法律法规在颁布以后,都可以看到各个律所的微信公众号在狂欢,第二天就开始忙着对法律法规进行解读分析,甚至连征求意见稿都不会放过。律师与律师事务所当然不会在没有任何利益的情况下去对法律进行解读,律师们的客户,无论是互联网行业还是非互联网行业,对于涉网法律法规的解读有着天然的需要。网络空间的法规已经不止是会影响到互联网行业,非互联网行业同样关注,因为没有行业不使用互联网。电影行业在使用互联网进行融资,工业企业在寻求使用机器人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电器生产商在利用物联网技术实现智能化,金融业在探索区块链技术的可行性……

结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去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就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提出五点主张:

  • 加快全球网络基础设施建设,促进互联互通
  • 打造网上文化交流共享平台,促进交流互鉴
  • 推动网络经济创新发展,促进共同繁荣
  • 保障网络安全
  • 构建互联网治理体系,促进公平正义

这五点主张每一项都与法律有关:《网络安全法》对基础设施的保护专门进行了规定;网信办、文化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为网络文化的繁荣制订了一系列的规定;P2P金融与校园贷的盛行给网络经济带来了活力但更多的是风险,合规成为了律师的大生意;《网络安全法》是今年的热门法律,正式颁布前两次公开征求意见,是网络空间的基本法律;而促进公平正义的互联网治理体系,则更是法律人的看家本领,每个法学院的学生都可以就此写上几篇文章。

三、网络空间——需要法律的秩序

网络空间曾经是冒险者的乐园,但不可能一直如此,如果希望让网络空间吸引更多的人入驻,提供安全、有序的环境是唯一的选项。而提供安全、有序的环境无法离开法律与法律人,当然法律人的进驻并不会轻松,这其中的难度甚至高于拿到纽约的律师资格,因为网络空间的环境与以往任何空间都有不同,规则也不相同。

在中学,所有人都被要求学习数学、物理、化学、生物,这并不是为了让我们日后会去做数学家、桥梁工程师、药剂师或者去生产化肥,而是为了让我们更好地去理解这个世界,知道这个世界运行的基础是什么,是进化论、牛顿三定律、元素周期表上的元素共同构成了我们的现实世界,这是现实空间中生活的常识。

而网络空间的常识与现实空间的常识不同,它是以代码为基础进行构建的。在网络空间中,最基本的规则的不是牛顿三定律,而是TCP/IP协议、DNS协议这样的网络协议。俗话说入乡随俗,入驻网络空间,制定、运用好网络空间的法律,当然要先了解网络空间的“基本法”才行。

网络空间有其自身的运作规律,技术在很多时候能够自行解决问题,但更多的时候,需要与市场、法律等因素进行合作(劳伦斯·莱斯格著,《代码》)。而作为参与者,法律人必须要理解网络空间的基本规则,所以我才会建议过法律人可以去学习编程,这不是让大家成为程序员,而是因为编程是理解网络空间的捷径,没有什么比参与建设更能理解网络空间的途径了,哪怕是最基础的计算机语言也可以帮助法律人去理解、适应这个新世界的规则,真正成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一部分。

11月 052016
 

上个月在杭州举行的云栖大会上,蒋勇律师和他的无讼团队石破天惊般推出了一款名为“法小淘”的产品。在现场的演示上,蒋律师在法小淘上通过语音提问,然后法小淘就自动提供有关案件的案情分析报告,报告中提供了该类型案件的胜诉、部分胜诉、败诉的比例,法院对该类型案件的胜诉率。据蒋律师表示,在未来法小淘还可以在法律工作中扮演更多更重要的角色。

尽管我既不在现场,也没看直播,只是在深夜看了介绍视频,但仍然为这款产品的功能和完成度感到震惊了,记得上一次有如此感受还是在了解了区块链技术之后,当时让我彻夜难眠写了篇文章。不同的是区块链技术给法律行业带来的改变目前还只是一种可能性,而法小淘却已经在“叩门”了。

对技术不敏感的法律人可能不会意识到法小淘的厉害之处,我就自说自话,简单聊一聊我对这个产品的认识吧。

一、统计胜诉率

在法小淘所提供的推荐结果中,提供了胜诉率的数据,这对于裁判文书的利用来说是重大一个进步。无讼即使不是首家提供胜诉率统计的平台,也是最先一批的了。胜诉是所有律师参与诉讼的终极目标,但就裁判文书来说,判断胜诉却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

在理论上,对于原告来说胜诉意味着诉讼请求得到支持,对于被告来说意味着原告的诉讼请求被驳回,上诉亦然。通过自然语言识别技术,判断诉讼请求被全部支持、部分支持或是驳回并不是遥不可及的工作,甚至识别出索赔金额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这样的评价方式对于律师来说并不公平。一个被索赔1000万元的案件,经法院审理后赔偿金被判5万元,这算是胜诉还是败诉?很难说,这样的判决也算是诉讼请求得到了支持,至少是部分的支持。而对于有多项诉讼请求,法院或许只支持其中的几项,这算是胜诉还是败诉?也很难说。是否胜诉实际上应该以当事人的角度出发,有些案件当事人的目的就是金钱,赔偿的金额越高越好;有些案件的目的并不是金钱,而是为了一只禁令,赔偿金钱只是附带的;或者一些案件的目的只是为了给对方施加压力而已。不是当事人,固然无法判断诉讼的真实目的,只能依据裁判文书中的内容简单判断胜诉与否,但这仍然是律师画像(Profile)的重要一个环节。实际上,比起胜诉率来说,律师在某领域案件的代理数量同样具有参考价值,在某一领域代理的案件多,无论裁判文书中显示的诉讼结果如何,一般都可以认为律师对该领域足够了解。

而随着裁判文书公开数量的不断增加,从案件数量及和胜诉率的数据也将会越来越准确,会成为伴随着每一个律师的烙印,人们会有途径去核实某律师声称的“从未输过一起官司”这样的说法是否属实,让律师没有办法肆无忌惮地吹牛。当然,以诉讼为核心的律师画像对于非诉律师来说可能并不公平,但这实在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二、(诉讼)律师的画像

参与诉讼是律师最为重要的工作之一,但绝不是唯一的工作。大量出色的律师活跃于非诉的领域,但在裁判文书上罕见于他(她)们的名字。即使是对于诉讼律师来说,也会做大量非诉的工作,鲜有律师是完全依靠诉讼维生的。所以,如何评价律师的非诉工作,是所有律师推荐平台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通常的解决思路是提供更多的信息,比如律师的年龄、学历、执业时长、擅长领域、律所职位、社会兼职等内容,但这些对于覆盖非诉工作来说仍是杯水车薪。而法小淘不同,依托于无讼平台有望打造一个更加全面的律师画像系统。

无讼阅读里面有大量法律领域的文章,为非诉律师分享经验提供了分享自己经验提供了途径;无讼合作为律师提供了积累事实调查类活动的渠道;无讼办法则是合同审查、法律咨询的数据。非诉工作当然远不止无讼目前所能提供的几项服务,但多位一体的数据纬度意味着评价体系更加的全面。结合无讼名片,法小淘恐怕可以提供目前国内最全面的律师画像。当在做好了律师画像的工作之后,更重要的就是将法律问题匹配给合适的律师了,而这完全就要看法小淘的算法是否足够强大,能否为用户找到合适的律师了。

几乎所有律师都会同意:预防法律风险会比解决法律问题更加重要。而法小淘/无讼对法律服务行业的评价思路是以诉讼导向(因为裁判文书最易获得),即使是可以通过律师撰写的文章、律师参与的合作来丰富评价指标,但诉讼文书在算法中举足轻重。但通过法小淘提问,未必是为了解决诉讼问题,可能只是预防性质的咨询,如果这时再着重根据诉讼表现来推荐律师,可能就显得有失偏颇了。

三、法律服务的高频需求

法律服务始终都是一项低频服务,这是所有的法律服务平台不得不面对的一道天堑,所谓培养用户对法律的需求并不现实。如果目标用户只是一般人的话,那么法小淘的使用率一定不乐观。

法小淘背后的无讼与天同律师事务所似乎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意识到企业的法律服务才是低频向高频转化的思路。企业是因为法律拟制而存在的,企业的“生老病死”无一不是以法律为基础。企业客户对法律服务的需求,无论是频率还是回报都远超过个人客户。天同所与无讼就曾多次举行过名为“法务之夜”的活动,试图扩大在企业法务群体中的影响力。而最近无讼更是与阿里旗下的“钉钉”开展合作,作为企业的法律解决方案进驻平台。

如果法小淘作为一项功能能够,嵌入像“钉钉”或“无讼阅读”这样的平台,或许可以通过赢得企业法务的青睐来获得更多的用户。

四、语音识别

在法小淘的演示中,最令人震惊的无疑是其语音识别技术。用户通过自然语言提问,就可以得到相应的反馈并最终得到检索的结果。这项技术能否成功,很大程度取决于语音识别系统的成熟程度,考虑到Siri等产品对语音的理解能力,语音识别技术还是任重而道远,尤其是这其中还涉及将自然语言翻译成法律语言这一项复杂的工作。

对于律师工作来说,在很多情况下的第一步就是与当事人接洽,无论是通过面谈、电话、邮件或是其他途径,搞清楚当事人所面对的问题,将不懂法律的当事人的问题转化成各种各样的法律关系。这一工作非常考验律师的沟通能力,往往需要听当事人讲述事情经过,并且配合查阅有关材料。

对于法小淘来说,如果能够从用户的自然语音信息中找到案件可能会涉及的几个案由,就已经是法律工作中的突破了,筛选出可能案由供律师或用户决定,会大大降低律师的工作量。这实际已经涉及到对案情分析的工作了。

五、辅助律师还是取代律师

在演示中,蒋律师还提到法小淘有能力对律师所组织证据目录进行核对,根据同类型案件裁判文书的信息来判断证据目录是否还有遗漏。虽然这部分没有细讲,也不知道法小淘能够做到什么程度,但这也实在是太惊人了。有能力对裁判文书中的证据结构进行分析,意味着可以结合胜诉率来判断某一项证据或鉴定对胜诉的影响,一旦裁判文书的数量积累超过某一阈值,或许会让律师对证据的组织有新的认识。

除了证据组织,演示中法小淘能够找到合适的诉讼法院,法院的胜诉率,案情找到相关的法条,这其中有些能力即使是有经验的律师也未必会具备。而找到与案情有关的法条,则会大大降低律师找法的工作难度。

蒋律师后来在文章里写到:“当ROSS着力于替代律师的部分工作,法小淘则始终以辅助律师为核心。”蒋律师没有说的是:辅助律师现在也是人的工作,法小淘将替代部分实习生、律师助理的工作。至于说替代律师的工作,包括法小淘在内的各种法律人工智能目前还没有这个能力,但当那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人工智能可以替代无讼的编辑、天同的辅庭律师、乃至蒋律师自己时,我希望蒋律师不要心慈手软。

六、法小淘对法律服务业的冲击

法小淘虽然还未推出试用版本,也不清楚可靠性如何,但这款产品对于我国的法律服务市场来说一定会造成不小的冲击。如果乐观些预测,法小淘/无讼有望去占领法律服务的入口,即推荐律师这项复杂的工作。并不是说法小淘要做到完美无瑕才能够赢得市场,而是只需要做得比现有的推荐律师方法更好就足矣,而现有的律师推荐——熟人推荐,较之法小淘及无讼来除了人际关系的优势外简直是不值一提。更何况,“熟人”能认识与3.5万名律师吗?法小淘可以。

前些年,我买机票总是去携程或者去哪儿网,因为在这两个网站我可以买到更便宜的机票。而随着携程、去哪儿网的发展,这两个网站也逐渐把控了机票的购买入口,也因此与多家航空公司不断发生冲突。如果法小淘/无讼在未来某一天真的垄断了法律服务的入口,类似的冲突更是不可避免。不要忘了,律师可是最善于维护自己利益的群体。

无论喜欢与否,这款产品已经被摆在法律服务行业的面前了,如果不甘心掩耳盗铃的话,那就与狼共舞好了。

9月 132016
 

在年初的时候,我还在抱怨国内没有像美国那样的法律科技行业的论坛(比如Legal Technology Forum/Legal Tech Asia/ABA TechShow/Legal Tech NY)。而事情的发展总是超出我的想象,没过几个月,律新社就和我们凯原法学院联合举办了“2016中国新兴法律服务产业高峰论坛”,让国内法律科技行业的企业们汇聚一堂。

除了我们通常所说的思想碰撞以外,法律科技行业的掌门人们纷纷大吐苦水,哀叹法律科技行业创业之艰难。

一、谁来买单

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法律科技创业就是耍流氓,没有任何一家法律科技企业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法治的光环普照四方(这种情怀最多是次要目的),目的一定是挣钱,让自己的投资有所回报。所谓几年不求回报,无非是无法找到可持续的盈利模式罢了。

互联网经济的盈利模式经常被戏称为“羊毛出在狗身上,猪来买单”,即用户可能不是盈利的来源。在这里我无意去捋请在法律服务市场中谁是狗、谁是羊、谁是猪,但其中所涉及到的最终可能买单的群体屈指可数:

  • 作为法律服务的提供者的律师或律所 ;
  • 作为需求方的用户;
  • 第三方,主要包括政府、电信企业、银行等;

这也是目前新兴法律服务盈利的三种模式。由律师或律所为法律服务买单,实际上是源自于自身的需要,以华律网为例,其盈利大多来源于律师的会员费。律师通过缴纳会员费,获得在平台上更多的展示机会,从而获得更多的案源,这样的模式非常类似于北大法宝。另外,像北大法宝、万律、威科先行这样数据库的一类重大买家就是律师事务所或者律师协会。

用户作为法律服务的需求方,理所当然应当付费,尤其是在律师们普遍抵制免费咨询的情况下。但是,用户目前通过法律服务平台付费的意愿恰恰也是最弱的。无论是撮合交易还是专业的解决方案,法律服务在用户的眼里似乎应当是免费的,至少是不应该收那么多钱。在我之前写的《用户需要什么样的法律服务平台》一文中,法律电商在推荐律师时有两个关键问题需要解决:(一)让用户有机会能够合适的描述自己遇到的法律问题;(二)根据用户的描述推荐合适的律师。但这两点没有一个容易做的,前者依赖于面向用户良好的交互设计,而后者依赖于对律师的精准画像。

第三方付费的模式已经有了实践者,比如百事通的法宝网就是与政府、银行、电信机构进行合作,让用户可以及其低廉的价格获得法律服务。易法通也通过与建设银行开展合作,入驻建设银行的手机银行,希望借此导入大量的用户。这种通过第三方的模式或许是最符合互联网精神的商业模式,第三方要么提供补贴要么导入流量。

二、低频与高频

在会议上,蒋勇律师等人不断提到法律服务是一种低频且高附加值的需求,并强调这是在线法律服务的难点。但低频与高附加值的特点并不为法律服务所独享,像房产、机动车交易也有着同样的特点,不过房产、机动车交易的平台发展水平、受资本关注的程度远胜于法律行业。因此,低频与高附加值并不应该成为法律科技行业发展裹足不前的借口。

而所谓法律服务低频,对于用户来说确实如此,一般人终其一生有意识地去接触法律服务的机会不算太多。但换个角度,律师同样需要法律服务,需要使用专业数据库进行检索、也需要合适的平台推介自己,找到匹配的需求。而这个需求对于来说是高频的,每天都存在。因此,才会有华律网借助律师对法律平台的需求获得利润。

律师对法律服务的需求远不止于专业的数据库与平台,对于其他一些辅助类型的产品同样有着需求。比如为创业企业自动审议投资意向书审阅的简法帮。用户可以在简法帮的网站上上传投资人提供的投资意向书,网站会立即对其中的条款以批注的形式进行解释:

虽然简法帮还无法做到专业律师那样对文件进行有针对性的审议,但足以对法律文件中的条款进行详细的解释说明。此项功能实际上就是律师日常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律师完全可以通过使用该服务来节省自己雇佣律师助理的成本,并在此之上对投资意向书进行更有针对性的解读,以更有效率地为用户服务。

另外像推之,本身可以面向用户进行一些交通事故、劳动纠纷、婚姻家庭基础的咨询工作。用户根据情况,填写所面对的问题,推之会自动生成法律意见。推之关注的领域也是一般律师最容易被咨询的领域,律师同样可以使用该服务,并且省去自己查阅法条的时间。而且,这也是推之目前的发展方向,即与律师事务所合作,以解决律师事务所为这类咨询消耗太多资源的问题。

律师本身对法律的熟悉,对法律类的新产品使用起来会有事半功倍,提高自己的工作效率。所以,律师本身对这样新兴的法律产品有着高频的使用需求,只不过这种高频的需求并没有伴随着高附加值。

三、竞争

这几年,雷军关于“风口与猪”的名言已经妇孺皆知,而法律服务行业始终都未能上天,这恐怕不能怪罪于风力不足,多少毫不靠谱的行业都已经在天上翱翔已久,而法律服务或许正是因为其厚重的历史与传统导致自己迟迟无法随风上天。历史与传统难以舍弃,或许改变自身的空气动力结构,优化自身模式才是上天揽月的唯一途径。

在未来,新兴法律服务行业的竞争会变得空前激烈。竞争的参加者并不只是来自于行业内部,更是有圈外人的参加。一旦新兴法律服务行业盈利模式变得清晰,资本将立刻裹挟着无比强大的技术杀入战斗。而来自法律行业以外的力量,所带来的改变可能才是决定性的,无论是萨斯金教授还是蒋勇律师都认为像人工智能、大数据这样的技术可能会改变法律服务行业。

据说服务法律新兴产业是一个估值超过5000亿的大市场,但在找到开采工具之前,只能让这座金矿继续沉睡下去,传统的手工作坊模式远无法应付如此体量产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