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32015
 

趁着寒假期间回西安,专门去拜访了一次草堂寺。在中国的众多佛寺中,草堂寺算不上著名,但其地位却无比显赫。草堂寺是三论宗的祖庭,也是鸠摩罗什译经布道的场所。当然,“草堂烟雾”也是“关中八景”之一,希望有一天能够去把全部“八景”都拜访一遍。

草堂寺位于西安市西南的户县,终南山圭峰下。户县古称鄠县,1949年后考虑到“鄠”书写复杂,不方便识别,所以改成了同音的“户”。同样改名的还有周至,周至古称盩厔,所谓“金盩厔,银鄠县”,这两个古称其实都有延续千年。

鸠摩罗什舍利塔

鸠摩罗什是中国历史上数得上的几位大德高僧之一,他本身是龟兹皇室(前秦时期),位于今天新疆库车县境内(我去新疆的时候没去库车真是一大遗憾),几经辗转来到长安,他本身的个人经历就是一段传奇,精彩到足够拍成影视作品。被“请”到长安后享受国师般的“礼遇”——被逼娶了十名妓女。在长安译经期间,将众多佛教典籍翻译成中文,其功劳与后来的玄奘法师无异。

金庸在《天龙八部》中创造鸠摩智时,其中多会受到与鸠摩智同一姓氏的鸠摩罗什的启发吧。

关中八景之草堂烟雾,其实现在烟雾已经很淡了,当然烟雾的原理就是温泉而已,可能在寒冬腊月里看得会相对明显一些。

藏经阁

西安值得游览的景点其实远不止城墙、兵马俑、大雁塔,一些偏远的景点所具有的人文含义可能更加有意思。也就是说,如果是历史或者传统文化的发烧友,在西安一定可以玩得很开心。比如在这草堂寺,如果对鸠摩罗什的生平略知一二,心中怎会不心生敬仰。

10月 082015
 

韩国中央博物馆是我首尔之行的重头戏之一,中央博物馆是韩国的国家博物馆,必然是汇集了韩国出土文物的精粹。中国人在韩国旅游,很容易陷入“大国天朝主义”的心理,无论是游览宫殿或者博物馆,很容易产生中国的某某某比韩国的强多了这种感觉。就文化的差异性来说,韩国可能比任何国家都距离中国更近些,但如果仔细观察,还是能体会到细微的差别。

博物馆外景

博物馆入口,修的是气势恢宏,远处可以看到南山上的首尔塔。 Continue reading »

9月 032015
 

如果没有板门店共同警备区之行,那么首尔之行对我的吸引力肯定会大打折扣。板门店本身就是有如柏林墙一般的存在,属于冷战遗存。同时板门店的共同警备区还是当今军事对峙最紧张的场所,在共同警备区内可以见到韩军、美军、朝军。可以想见其中的气氛会有多么紧张。实际上,整个板门店共同警备区之行一路上都可以感到一种肃杀的氛围。

军事停战委员会会议室 Continue reading »

8月 312015
 

从任何角度来讲,韩国都不在我的观光计划之内,最早申请韩国签证,完全是为了能够拿到土耳其的签证(土耳其当时要求有OECD国家签证),但无奈的是,在我费劲申请韩国签证的时候,土耳其竟然开放了电子签证,我5分钟不到就搞定了土耳其签证,但韩国签证的材料也准备了一半,索性就继续办了下去。

因为韩国签证是三年,所以根本就没有把去韩国放到日程上去,只是想三年内随便找个什么时候去看看,没想到这么快就来到了韩国。本来假期是打算远赴土耳其,但无奈在做决定的那几天土耳其爆发反华示威,无奈只能把行程无限期推迟,但也不甘心哪里也不去,索性就把韩国签证利用上了。

景福宫的勤政殿

不想来韩国不是因为对韩国有偏见,而是因为一直觉得韩国与中国在文化上差异不大,对于来自中国的我来说吸引力不足,而在参观景福宫内的民俗博物馆的过程中也证实了这一点。生丧嫁娶的传统中无不受着中国的影响,在街头还看到了“仲秋快乐”的标语(在现代汉语中仲秋与中秋不是一回事),而在明洞,如果不是天主教的传教士们在四处活跃否则毫无出国的感觉。

青瓦台,韩国权力中心

不过话说回来,来韩国还是可以去到一些有趣的地方,这个容我去完再说。作为一个以刷世界遗产(国内的话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为乐,并喜欢看历史遗迹的人,我相信我总能找到一些乐趣的。当然,提到韩国还有炸鸡、部队火锅、炒年糕、泡菜……也待我一一体验了。

光化门门口的獬豸

哦,对了,首尔另我印象最好的地方是它选了獬豸作为城市的象征,而獬豸在中国司法领域是有明确的象征意味的,这也算是凭添了几分好感吧。

8月 272015
 

去一个国家的国家博物馆参观,是汇集整个国家的精华的所在,所以我去曼谷,没有任何利用错过这里。在仅有的一天行程里,也优先安排去国家博物馆参观。曼谷国家博物馆是东南亚最大的博物馆距离著名的大皇宫不远,步行即可抵达。而且,国家博物馆也远没有大皇宫那样人头攒动。

曼谷国家博物馆不是单一式的建筑,是由十几个大小不同的场馆共同组成的。

第一泰文石碑,刻于1292年,于某神庙出土。出土的最早的书写泰文石碑,可以看作泰国历史的起点。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