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032012
 

Did you see them
Going off to fight?
Children of the barricade
Who didn’t last the night?
Did you see them
Lying where they died?
Someone used to cradle them
And kiss them when they cried.
Did you see them
Lying side by side?
Who will wake them?
No one ever will.
No one ever told them
That a summer day can kill.
They were schoolboys
Never held a gun
Fighting for a new world
Find more similar lyrics on
would rise up like the sun

Where’s that new world
Now the fighting’s done?
Nothing changes, nothing ever will
Every year another brat,
another mouth to fill.
Same old story, what’s the use of tears?
What’s the use of praying if
there’s nobody who hears?

Turning, turning,
turning, turning, turning
Through the years.
Turning, turning, turning
through the years
Minutes into hours and the
hours into years.
Nothing changes, nothing ever can
Round and round the roundabout
and back where you began!
Round and round and back where you began!

5月 222010
 

Good Wife最新一集里,提到了一个叫做Chinese Wall的术语,大意是一间律所的律师在代理不同利益时,为了避免利益冲突,律师之间不进行任何信息交流。Good Wife里面Diane和Julius就对公司并购事务与刑事辩护进行了职能分离(字幕组是这么翻译的),Great-chinese-wall-coloring-page 差不多是在案件进行期间“老死不相往来”,使之能够各尽其职。

Chinese Wall一词最早并非出现于法律圈内,而是出现于美国1929年开始的经济危机,联邦政府为了规制客观评价公司与IPO(首次公开发行)之间的利益冲突,立法规定了投资银行与经纪公司之间的信息分离。政府允许公司运用“职能分离”程序来代理可能有利益冲突的业务。

另一方面,这个词因为其可能的“种族歧视”含义,而不被建议使用,ABA(全美律师协会)更多建议使用screen或者是to screen来代替Chinese Wall。在报业,Chinese Wall用来描述编辑部门与广告部门的隔离,以维持新闻内容的客观。在计算机业里,Chinese Wall有两重含义,其一是指反向工程中,把人员分为两组,一组人反向源代码并记录文档,另一组人仅根据新文档来编写代码。这种方法使新旧代码完全隔离,让新代码无法被认为是旧代码的衍生品。其二是指一种计算机安全模式。

当然,这个术语更多的还是在法律界,当一间律所同时代理多个当事人时。为维护不同当事人的利益,律师之间仅为自己当事人辩护。以前在美剧Justice中就有过类似案例:在某个凶杀案中,有两名嫌疑人,但无法确定是哪一个,而证据显示又不可能是共犯,律师们就运用Chinese Wall成功的为当事人拿到了无罪释放,当然也让凶手逍遥法外。在英国,律所可以为有利益冲突的当事人代理,但代理人之间必须没有任何交流。在美国,至少是俄亥俄州,这种行为是非法的,无论律师间是否有交流。

只是恕我知识浅薄,不知道中国对Chinese Wall是否有限制。

(此文主要翻译了wiki相关条目

5月 032010
 

近些日子翻译了一个老电影,1973年的Paper Chase,中文名叫做《寒窗恋》(取自CCTV对此片的翻译),也叫做《纸追》或者《平步青云》。去年我在博客里就提到过,算是那种非常能激励人,尤其是法学院学生的电影。电影讲述了哈佛大学法学院一年级的学生生涯,相信看完电影人想不努力都难,当然更可能是三分钟热度了。电影中的苏格拉底式提问堪称法律教学的典范,后来反应哈佛法学院的娱乐片《律政俏佳人》中也能窥见一斑,当然没此片严肃。

说起翻译的进度,虽然我只是玩票性质,但也颇为惭愧,这里有个时间表,可以一目了然:

2010-02-09 开始翻译
2010-02-10 翻译了第一个案例,Hart的尴尬
2010-02-11 翻译了一些对话
2010-02-16 翻译了苏格拉底教学法的说明
2010-02-18 翻译了男女主角初次见面
2010-03-14 翻译了潜入图书馆
2010-04-09 翻译了男女主角sleeping together
2010-04-23 翻译了聚会
2010-04-30 翻译争吵
2010-05-01 翻译完成上部
2010-05-03 全部完成,未经校对

翻译前半部分用了将近3个月时间,而后半部分只用了一个下午,让我不得不感慨,人的惰性真的是无穷的。

翻译过程中也算是体会到了翻译的辛苦,除去校对不说,诸多用词以及专业术语现在想来使用还是有瑕疵,如果用功夫的话以后真的应该仔细修正一次,当然也需要大家的宝贵意见。同时也确实发现自己英语长进不少,裸听能听懂大半,有英文字幕就全没问题,但愿能更上一层楼吧。等九月以后看能不能把GRE词汇拿下。

啊,不说废话了,上字幕:

The Paper Chase字幕

7月 292009
 

Amazing Grace虽忙于司法考试,但在James的大力推荐下,还是抽了两个小时看了电影 Amazing Grace,一部反映英国议会废除奴隶制的影片。我们总是对于美国的南北战争,林肯总统,以及解放黑奴耳熟能详,但很少有人了解到早在1833年,在议员William Wilberforce的努力下英国就通过立法宣布奴隶贸易违法,让自己取得了道德上的优势。

本片就反映的就是英国废奴这一过程,更为可贵的是,片中将英国议会面红耳赤的辩论展现的淋漓尽致,展示了一个不会“鼓掌通过”的议会,展示了一个代表不同利益的议会,展示了一个强大根源的议会。在天朝的媒体里,总是能找到关于各国议会打架争吵的新闻报道,其中还要夹杂些略带讽刺的口气,以对比出我们“人大”的优越性……(以后有空慢慢论述这个问题)

尽管影片情节与实际历史有些出入,但我们毕竟不是去考古做研究。关键的是,领会精神,就像《大秦帝国》里面若干时间错误一样,关键的是把握住那个时代的精气神,足矣。

以下是影片结尾时的一段演讲,就当是学习英语了。

当人们谈论一个伟人,他们想到的是拿破仑——战争之王。他们很少想到一个热爱和平的人,相反,他们想到的是凯旋归来受到的赞誉。拿破仑的归来充满荣耀,虽然最终完成了在世之时的雄心壮志,但他的梦境里却只能充满了战争的压抑与恐惧。而William Wilberforce,回到他的家,躺在自己枕头上,想到的却是奴隶制终于废除了。

——Lord Charles Fox, 《奇异的恩典》

以下是英文原文:

When people speak of great men,  they think of men like Napoleon – men of violence.  Rarely do they think of peaceful men.  But contrast the reception they will receive when they return home from their battles.  Napoleon will arrive in pomp and in power,  a man who’s achieved the very summit of earthly ambition.  And yet his dreams will be haunted by the oppressions of war.  William Wilberforce, however, will return to his family, lay his head on his pillow and remember:  the slave trade is no more.

——Lord Charles Fox, Amazing Grace

1月 222009
 

今年是剑桥大学建校800周年。想想看,800年前,我们还是宋朝,是乔峰,虚竹,段誉那些人在瞎折腾,英国人就把剑桥建起了了,虽然不是世界上第一所大学(第一所大学是博洛尼亚大学),但这历史就已经比好多国家的历史要长得多了,如此大学怎能不受人尊敬?

这算是是剑桥大学的一个编年史了,我勉强试着翻译了一下,好久没翻译东西了,英语也扔了好久,所以勉强才翻译了一半,从1209年翻译到1899年,剩下20世纪和21世纪暂时是翻译不动了,等有时间再说了。当然,本人水平极为粗浅,所以一定有不到位之处,望诸位多多批评指正,一定知错就改。

看看下面的表,有太多太多对人类文明作出贡献的人物了,这才是一个大学应该做的事情。我们天朝的大学:厅级一礼堂,处级一走廊,科级一操场,此乃中国特色,无法与国际接轨。而真所谓大学,做大学问的地方,如果能再来点独立精神,自由思想就更好了。

看看人家,剑桥大学的校训是:Hinc lucemet pocula sacra(此乃启蒙之所,智识之源),多酷啊!

剑桥官方庆祝800周年网站?猛点这里!完全版的编年史?狠点这里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