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雨

7月 032016
 

一、千钧一发

1997年上映的科幻电影《千钧一发》(Gattaca)中描述了这样的未来世界:

在不久的将来,人类是经人工搭配基因孕育而成,剔除掉不良的基因。未经人工筛选基因而出生的人则被视为“病人”。一个人的潜力自出生开始就被确定,并会根据基因显示的潜力来安排适合工作。主角正是所谓的“病人”,他为了参加Gattaca企业的太空计划而假扮精英成员的基因身份。但升空前一星期,Gattaca企业内部出现了一起凶杀案,文森要设法避过调查员的追查,才能实现梦想。

《千钧一发》 所描述的未来已经近在咫尺,基因测序的商业化运用已经铺开。甚至可以说电影中的未来已经到来了。

p524436646

《千钧一发》剧照

实际上,对于基因测序可能导致法律问题、社会问题的研究早在“人类基因组计划”完成测序就已经被提出。当下在知识产权领域赫赫有名的王迁教授,当年在北京大学的博士毕业论文题目就是《论“基因歧视”及其法律对策》。

而现在,基因测序的成本越来越低,甚至并不比一次体检更加昂贵,已经达到了公众可以负担得起的程度。在美国,像23andMe这样的公司提供个人的基因测序服务,可以判断一个人的族源信息、健康风险、遗传病信息、运动天赋等。在国内也有像WeGenge、基因猫、360基因这样的公司提供类似的服务,甚至在WeGene上可以支持导入23andMe的数据。 因此基因测序已经成为了一个迫切需要面对的法律问题和社会问题。

二、被限制的基因测序

在美国,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在2013年曾一度禁止基因测序公司23andMe开展面向消费者的基因测序服务。FDA认为因为23andMe提供的是医疗设备,所以在上市之前就要接受 FDA的监管。在2015年12月,FDA同意23andMe面向消费者直接开展基因测序服务,并且无需医生的同意。

在2014年,中国食药监局、卫计委就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临床使用基因测序相关产品和技术管理的通知》, 对临床中使用基因测序的产品和技术进行了限制,虽然承认基因测序技术属于当代前沿产品和技术研究范畴,但认为这项技术涉及到“伦理、隐私和人类遗传资源保护、生物安全以及医疗机构开展基因诊断服务技术管理、价格、质量监管等问题 ”。

因此,在通知中要求:认定基因测序诊断产品属于医疗器械产品,应按照《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等相关规定对基因测序诊断产品进行注册。并对规定用于疾病的预防、诊断、监护、治疗监测、健康状态评价和遗传性疾病的预测,需经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审批注册,并经卫生计生行政部门批准技术准入方可应用。《通知》还设立了监管上的对应关系:

  • 《医疗器械注册管理办法》-临床检测的基因测序仪、诊断软件产品
  • 《体外诊断试剂注册管理办法(试行)》 -相关体外诊断试剂
  • 《医疗器械临床试验规定》 -为申请产品注册在医疗机构开展临床试验

按照大成律师事务所提供的经验,国内企业要开展基因测序业务往往有两种途径

  • 按照食药监局与卫计委《通知》的规定,申报临床试点,若通过审批,则可合法进行包括无创产前基因测序等业务。
  • 与国外设备商贴牌合作,向CFDA申请注册新型基因测序设备。

《南方周末》引用相关人士的观点:“如果政府部门只按照《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及相关产品注册的规定规范基因企业的产品注册,这是最为简单也是最机械的办法,没有考虑基因组医学和基因测序发展的特征和现状。”

三、谁的基因?

相较之基因测序的资质问题,一个更加棘手的问题是基因测序结果的保存、利用、解读的问题,归根结底就是基因测序结果的“所有权”问题。这个问题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涉及到安全风险、社会风险、法律风险。

对于个人来说,基因信息是比身份证号码更具识别性的个人标志(身份证还有重号的)。身份证号码中所包含的信息不过是个人的出生地、出生年月日及照片,而这已经足够让身份证信息的泄漏成为能够刺痛用户神经的利器。基因信息中所包含的个人信息远超身份证信息,所有信息都是敏感信息,这里面所蕴含的价值是不言而喻的,当然会被各方所觊觎。

对于基因测序的结果,是以数据形式存放于存储设备中。君不见关于数据的利用、分享问题已然让互联网企业们纷争不息,大众点评与百度、新浪与脉脉就因为用户数据的抓取打得不可开交。而对于价值更高的基因信息,更会另各方虎视眈眈,医药企业、科研机构、保险公司、互联网企业、黑客都会意识到基因的价值,想方设法获取。而基因数据所对应的用户本人,在整个数据使用、交易、挖掘的环节中,基本上是毫无话语权,对基因数据缺乏控制。

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基因数据的所有权充满了不确定性。以传统的病历的数据为例,病历的著作权属于一生,医生作为医院的员工导致病历属于职务作品,而病历中的内容直接关系到患者的隐私,各种权利夹杂其中。对于基因信息更是如此,测序服务机构对于在检测过程中掌握基因信息的加工、使用,是一个异常敏感的问题。基因测序服务机构即使不去主动利用手头的基因数据,一旦发生黑客入侵的事件,就足以让自己陷入舆论的汪洋大海。

Wegene的隐私政策是:

基因组数据的存储基本是比照HIPAA的规则来,例如全站HTTPS加密,数据访问日志异地独立服务器保存,基因组数据和用户信息分开保存,基因组数据在云端数据库、云端存储和本地进行多次备份等等。

另一家基因测序公司基因猫承诺

基因猫运用严格成熟的技术保护用户的遗传信息和个人信息。基因猫定期检查所有安全系统。未经用户的允许,任何第三方将不会得到用户的遗传信息和个人信息。

360基因承诺

360°基因运用严格成熟的技术保护用户的遗传信息和个人信息。360°基因定期检查所有安全系统。未经用户的允许,任何第三方将不会得到用户的遗传信息和个人信息。

坦白说,像这样的承诺并没什么可信力,不是我不相信这些企业经营者的人品,而是指望以盈利为目标的企业具有道德义务无疑在是缘木求鱼。

四、好奇心

人类对于自己命运的好奇是我们天性,我们曾把希望寄托于手相、星座、占卜这样虚无缥缈的方法,也使用过心理测试,甚至是MBTI职业性格测试这样的方式。这都是为了更加客观、全面地了解自己。目前来说,基因测序是了解自己的最科学的途径,有着大量的数据、论文支持。

363052918619384177

对于基因测序所面临的各种风险,我实际上是有所了解的,包括基因信息可能会被滥用或泄漏,基因信息的解读可能并不准确,甚至是可能会有针对特定基因信息编辑病毒的风险(杞人忧天),但仍然经不住对自己的好奇,想要更深入地了解自己的特点,购买了Wegene的检测服务,检测的流程很简单,付款以后很快就收到了检测套件——唾液采集器,将唾液置于其中并寄到指定地址,过上一个多月就会有反馈的检测报告。

ImageImage(1)

我的部分基因检测结果

从我的体验来看,在看到基因检测报告后对我的冲击是巨大的,哪怕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 基因检测是一种了解自己的科学手段;
  • 基因检测结果的解读具有局限性;
  • 基因只是影响性状的一部分因素,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等都会影响性状。

但是,在看自己基因检测报告时,会有一种我的先天条件就这么盖棺定论的感觉。在看报告之前,还会幻想一下自己或许在某一方面其实很擅长,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检测结果会无情地揭穿这种幻想。另一方面也会有“原来我还擅长这件事情啊”的感慨。另外,我的检测结果显示我“诵读困难,阅读能力一般”、“阅读能力不高”,看到这一段时瞬间就为自己不想看文献找到了借口,同时也感慨自己能够一路念到博士也实在是“身残志坚”、“逆天而为”了。

五、未来已来

我还一度设想,或许未来某时,相亲、买保险、找工作需要提供自己的基因序列,但万万没想到这已经是现实了。360基因已然与世纪佳缘达成合作,“将基因检测纳入到婚恋交友当中,为广大单身人士提供一种更为科学负责的择偶匹配方式,提高婚恋匹配的成功率。”电影Gattaca所描绘世界已然就在眼前了。

对于基因检测报告的使用,迟早会如同洪水决堤一般蔓延开来。一旦有人通过在婚恋市场、就业市场、保险市场通过提供基因检测报告来获得优势,那么一定会有人跟进。而需求方一旦尝到了审查基因检测报告所带来的“甜头”,也迟早会将基因检测作为强制要求。设想一下,未来人们找工作时不仅需要拿着自己的简历与学位证书,还有拿着自己的基因检测报告,以证明自己先天适合这份工作,比如说具有“吃苦耐劳”或者“领导力”基因(我瞎编的名称)。在找对象时,需要用基因证明自己具有“忠贞不渝”基因(名称还是我瞎编的)以及不具有遗传病的风险。在购买保险时,直接根据基因检测报告来确定费率。

这么一来,必将导致的后果就是“基因歧视”。我们已经见过了太多的歧视,地域歧视、性别歧视、学历歧视……在歧视链上,总有一款适合你。而在基因检测报告上,可供歧视的内容就更多了,哪怕“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的道理所有人都知道。在各种活动中,基因检测报告的使用当然有合理性,但是合理与歧视的界限在哪里还是需要法律来划定。

我们对自己的命运总是充满了好奇,比起靠自我奋斗与考虑历史进程,通过基因检测报告来预测自己的未来实在是太轻松,太容易,太具有诱惑力了。 基因检测的廉价化让基因检测可以走入寻常百姓家,不仅可以让我们更加清楚地认识自己,预防疾病风险,更会让社会发生一系列的变革,进入一个我们空前“了解自己”的时代。哪怕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这三个终极问题,基因检测都能够提供答案。

这实在是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未来。

7月 022016
 

背景:Kim Wexler打算离开原先所在的当地大型律所HHM,独自进行执业(一人律所)。独自职业的关键当然是案源,所以她约了希望挖走的客户出来吃饭,表达为其提供服务的意愿,而客户正在考虑扩张其银行业务。

实际上,在剧集的稍后情节中,HHM的合伙人出面留下客户的技巧同样高超,有时间再贴了。

6月 192016
 

哦,基督,世界的统治者和主宰,此刻我将这座城市、这些权杖,以及罗马的强力奉献于你。
——君士坦丁纪念柱上的铭文

君士坦丁纪念柱也被称为“被烧之柱”,可能是伊斯坦布尔最重要的文物。自从这根柱子被立起来的时候,这座城市就已经不再是拜占庭了,而成为了“新罗马”——君士坦丁堡。这根柱子正是君士坦丁大帝为了迁都而建立的,象征着罗马帝国的中心来到了欧亚大陆的交汇之地。

公元330年5月11日,第一位信仰基督教的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大帝将罗马帝国的首都设在拜占庭,并带着一堆基督教圣物(发生饼和鱼奇迹的筐,抹大拉的马利亚的雪花石膏油膏罐,她用香膏为耶稣洗脚,来自特洛伊的雅典娜木制雕像)以及埃及带来的岩土,设立了君士坦丁纪念柱,这里可以说是拜占庭帝国的开始之处。在纪念柱上,甚至一颗来自“真十字架”的钉子。

至此,拜占庭成为了君士坦丁堡。

1779年的地震和大火摧毁了君士坦丁纪念柱周围的街区,留下黑色烧焦的痕迹,因而也得名被烧之柱。

我在伊斯坦布尔的第二天,就遇到了漫天飞雪,因此也就只能在老城区附近随便转一转,从索菲亚教堂博物馆走到纪念柱并不算远,坐轻轨的话也只是一站路的距离。在老城区步行有助于加强方向感,尤其是在有Google Map帮助的情况下。实际上,在轻轨上我数次经过了这根柱子,但只有这一次算得上认真参观。如果不是这根柱子对这座城市有特殊的意义,那么从美感上来说是它绝对比不过跑马场的那三根柱子。

而这根柱子,也只是我在伊斯坦布尔第二天行程的开端了。因为大雪,只是匆匆去了大巴扎、苏莱曼尼耶清真寺、伊斯坦布尔大学,随后就回酒店谁午觉了。

6月 102016
 

上海自然博物馆在2015年开业,号称是东亚地区最好的自然博物馆。我来上海没多长时间,没有去过旧馆,但怀着对大自然的敬仰和热爱,在开业没多久就去了上海自然博物馆。我去的时候博物馆开业还没多久,处于刚开业后的“兴奋期”,想要入馆参观需要排一个漫长的队伍。我大概排了有半个多小时才得以入馆参观。

博物馆外观上看是一个仿鹦鹉螺的造型(斐波那契数列?)

上海博物馆的设计实在是非常漂亮,中间是中空的,设计一个山水庭院,并且让自然光可以照射进来。另外,采用了类似细胞壁的外墙/内墙。 Continue reading »

6月 032016
 

又到一年毕业时,在最低就业率阴云的笼罩下,法学院的毕业生们又要像往年一样走向工作岗位。理论上律师作为法律行业的代表,理应是法学院毕业生的优先选项。但实际上,律师行业并没有能力吸纳那么多的毕业生,无论中外都是如此。

之前在无讼阅读上讨论过“实习律师是否应该拿工资的问题”,有观点认为实习律师如果是来学习就不应该拿工资,这种观点想必会令许多毕业生心寒。而我的观点很明确:不仅应该发,而且应该多发,否则律师这个行业就没有希望了。

一、法学院毕业生悲惨世界

从律师行业可以听到太多的对法学院培养出的学生的抱怨,抱怨法学院的教学与法律实务工作脱节太远,导致律师事务所不得不从头开始培训法学毕业生们。而大多数律所培养新人,是以一种近乎“学徒-师傅”方式进行培训。基于这种“学徒-师傅”式的培训直接导致了一个后果——实习律师的低工资成为常态,甚至有些律师认为实习律师不应该领薪水。

君和主任肖微在谈青年律师培养时就专门提到“做律师一定要踏实,稳定,心态要好。 不能老想着发大财,急功近利。 ”而在谈论律师助理的薪酬问题时,也有人认为“在大部分律师事务所里,尽管可能认为自己物有所值,但助理一般是拿不到自己希望的薪酬的。在律师助理这个阶段,你越认为你的薪水和你的能力成反比,你就越应该审视自己的心态和处境!……不要过于看中你现在拿多少工资,律所不会违背价值规律发薪水。在助理所处的阶段,对大部分律所来说,暂时还不可能有很高薪水的待遇。 ”

所以,我们听到了律师行业太多的令人咋舌的低薪,也见到了太多的法学院毕业生因为律所的薪资问题而心灰意冷。但幸运的是,并不是只有律师事务所才有能力吸纳法学院的毕业生,其他行业并不拒绝法学院的毕业生。

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2015届毕业生为例: 2015届硕士研究生11个专业共就业131人。硕士研究生就业去向以金融机构、咨询机构、公务员为主。银行24人,证券、基金公司20人,保险公司6人,期货公司1人,其他金融机构13人,律所19人,会计师事务所6人。进入国家机关工作的有9人,进入其他企业工作的25人。去律所就业的法学院学生只占全部就业毕业生 的14.5%。而上财法学院2015届本科生,选择去律所的只有可怜的1人,与之对应去银行的则有15人。

image

中国政法大学2015届的硕士毕业生(包括全部专业),有194人(11.47%)的毕业生选择去律师事务所工作。

Image2

如果只是看上财法学院与中国政法大学的就业情况,或许会认为法学院的毕业生很少进入律所。不过再看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2015年的就业情况,会发现北大国际法学院的毕业生对律所还是青睐有加的,近一半(47%)的毕业生选择去律所工作。

image

华东政法大学2015届的硕士毕业生中(全部专业),也有37.13%的毕业生前往了律所工作,律所是华政毕业生们就业的首选。

北大国际法学院与华政的毕业生大量选择了去律所以外,而上财法学院与中国政法的毕业生并没有太多人流向律师事务所。可以确定的是,这四所法学院(学校)在国内都可以算是名列前茅,法学(研究生)毕业生的素质在国内都至少在平均线以上。

对于这样的统计结果可以有不同的解读。或许是律师事务所的要求太高了,刷掉了大多数希望进入律所工作的法学毕业生,因为北大国际法学院与华政的毕业生们还是热衷于选择律师职业;但也有可能是律师事务所的吸引力不足,一般的律师事务所对法学毕业生(比如中国政法或者上财法学院)不具备足够的吸引力。

二、黑暗森林中的人才危机

与律师事务所抱怨法学院毕业生需要再培训才能上岗形成鲜明对的是,大量的行业对法学院毕业生发出了邀请。比如以财经专业见长的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的毕业生们显然就是更青睐于金融企业。而在我所就读的法学院,实际上也是有大量的毕业生们愿意进入薪水更高的金融行业,比如银行、投资银行、证券公司、基金公司、保险公司等。我之前在西安硕士毕业时,进入律师事务所的同学们也是寥寥无几,反而进入银行、保险公司的人更多。

吊诡的是,不符合律师事务所期望的法学院们反而培养了一批可以进入金融行业的毕业生,莫非是法学院里面混进了奸细?

金融行业招募的法学院毕业生,并不指望能够直接上手工作,而是会提供一套培训机制,经过培训再安排上岗。而因为工作分工的特殊原因,金融业天然可以提供比其他大多数行业更高的薪水。实际上,对于律师行业来说,大量的优秀人才被能够在毕业后立即获取较高薪水的金融行业抢走了。与律师行业共同竞争的还有行政部门,法学院的毕业生们作为考试好手(如果能够通过司法考试的话),参加公务员考试也算得上是驾轻就熟了。

律师行业是严重依赖于专业人才的行业,甚至可以说专业人才是一家律师事务所最重要的资产,但作为行业来说却对新入行的人才开出了令人羞耻的底薪,这实在是一件非常讽刺的事情。第一流的人才能够创造第一流的价值,二三流人才的表现也许只是及格而已,进入一个行业的人才的基数越大,才越有可能有更多第一流的人才。实际上,法学院顶尖毕业生们的选项从来就不会只有律师行业,像金融业、公务员天然就对法学院毕业生们具有吸引力 。如果律师行业对法学院的第一流毕业生的不具有吸引力,那么整个行业势必走向衰微。

而想要吸引到优秀毕业生,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提高薪水,当然像是办公环境、律所文化、成长空间也是需要律所的吸引力之一(参见《律师事务所怎样才能吸引人才?》一文)。

三、遥不可及的美丽新世界

咨询业在分析行业竞争战略时,有时会使用“波特五力模型”进行,该理论认为行业中存在着决定竞争规模和程度的五种力量,这五种力量综合起来影响着产业的吸引力以及现有企业的竞争战略决策。五种力量分别为:

  • 同行业内现有竞争者的竞争能力
  • 潜在竞争者进入的能力
  • 替代品的替代能力
  • 供应商的讨价还价能力
  • 购买者的讨价还价能力

对于律师业来说,法律服务并不需要太多的供应商,最重要的供应商就是律师本身。大多数的律师(毕业生)在面对律师事务所时并没有议价的能力,但一流律师(毕业生)总有办法去用脚投票。而这直接会影响到律师行业的竞争力。

就业从来都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用人单位在挑选毕业生,毕业生也在挑选用人单位,那些对于专业不那么敏感的行业时刻都在觊觎着法学院培养出来的优秀毕业生 。对律师事务所来说,最残酷的一点在于律师行业并不是法学院毕业生们的唯一选择,甚至法律行业都不是唯一的选择,律所并不能够从容地进行一轮又一轮的筛选。律所在选择新人的过程中面临着来自其他行业的竞争,其他行业的高薪、福利无不在吸引着第一流的法学院毕业生。

诚然,大多数法学院的毕业生在毕业后并不具备直接上手律师工作的能力,但又有哪个专业的毕业生具备这样的能力呢?但凡能开出优厚待遇,多半是因为看好所招揽人才的发展前景,而不是指望新人的劳动能够立即与报酬相匹配;或者是有办法让新人具有即战力。这些都是律师行业所欠缺的。

律师业给法学院毕业生开的低工资实际上是传统“师徒思维”作祟,担心“教会徒弟饿死师父”。中国的律师行业发展时间短,严重依赖于“师徒”这样的传统培训模式,大都没有形成一套适应工业化甚至是信息化的社会的培训体系。显而易见,新律师的培训不能够只停留在跟随师傅学习这样的传统方式上,也不能够指望律协所提供的杯水车薪般的培训。简而言之,有效的培训是建立在有效的知识管理的基础上,只有善于整合资源的律师事务所,才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最彪悍的能力传授给毕业生,而这是天然的竞争优势,更是吸引第一流人才最好的筹码。

当然,总有律师事务所能够意识到了新鲜血液的价值,开出了与毕业生们所能在短期内创造价值不相匹配的高薪,而这些律所也理所当然收获了更多更优秀的法学院毕业生。那些舍不得开高薪的律所/律师,只能够去抱怨法学院培养模式了。

四、位置决定脑洞

在知乎上答题都有一个习惯,总要说明一下“利益相关”,以显示回答之客观。

我主张应该给法学院毕业生高薪,最根本的原因不是我在乎律师行业的死活,而是我明年就面临毕业,打算投身于律师业(当然不是我唯一的选项),希望有机会获得一份不错的薪水,所以我才有此呼吁,希望能够让这微不足道的一点呐喊能够改善一下我未来可能的薪酬。

如果真的如此,那也算是让我没有白费功夫,书写此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