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082018
 

读到最后几页,读到了非常有意思的一段:

财产并不是那种有真正本质的东西。它只是一项为实现多重目的而存在的人类制度。如过往那样,这些目的因时而变,而随着它们的变化,人们关于财产“真正”是什么的流行学说也将改变。……一个人认为财产是什么,取决于他想要用财产做什么——即,他希望通过以某种特定的方式来看待财产从而推进那些目标。……财产本身不是目的,而只不过是实现其他许多目的的手段。由于我们不曾对应当优先对待哪些目的达成一致意见,我们也就不曾对财产达成一致的理解。我们的财产观念常常被塑造,以服务我们特定的目的。(P444)

12月 312017
 

每年的最后一天总要总结自己的读书情况(201620152014201320122011, 201020092008),今年也不例外。根据我在豆瓣上的标记,2016年我读了31本书,从数量上来看是越来越少了,自己正在朝着不读书的方向缓缓前景,虽然借了很多书,但更多的是原封不动退还。

值得一提的几本书:

《汉密尔顿》,近几年读过的最好的一本传记了。

《腾讯传》,腾讯的发家史,写的是栩栩如生。

《人类简史》、《未来简史》:思路清奇,难得一见的洞见。

好了,明年再见。(已经越来越应付差事了……唉……)

10月 232017
 

趁着国庆假期回西安,陪家人消遣时光,趁着阴雨连绵进了秦岭南麓——蓝田。我是西安人,但蓝田在西安差不多是最没有存在感的区县之一了,仅有的印象是初中军训的时候被拉到蔡文姬墓旁边的某条公路上训练,再就是历史教科书上的蓝田猿人以及西安景点随处可见的蓝田玉了。但实际上,无论是陈忠实笔下的白鹿原还是王维笔下的辋川,都在蓝田。

很长时间,我都很喜欢韩愈的一句“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自认为很贴合自己某一段时间的心境,而蓝关就在蓝田,只是遗址难觅。 Continue reading »

Yad Vashem

 须行即骑访名山  Yad Vashem已关闭评论
8月 182017
 

在以色列,Yad Vashem(大屠杀罹难者纪念馆,http://www.yadvashem.org/)是最值得去参观的地方之一。在以色列,除了耶路撒冷璀璨的宗教文化,以色列的犹太民族在二战中所遭受的苦难是这个国家和民族给世人留下的最深刻记忆。我不敢称Yad Vashem为景点,这里太过沉重,我不敢说自己是来观光,只能是来缅怀历史。 Continue reading »

7月 172017
 

[美]维克多·帕帕奈克(Victor Papanek), 周博(译),中信出版社2013年版。

工业设计的本质上:重新组织知识结构、产业链,以整合资源,创新产业机制,引导人类社会健康、合理、可持续生存发展的需求。

完整的设计是全面的:它力图把所有的要素和必不可少的调节因素都考虑到决策制定的过程中。综合的、全面的设计是可以预想的。它力图着眼于现有的数据和确实并继续作出推断,也用它所构造的一些未来构想为它自身添加新的内容。

综合的、全面的、预想的设计是一种需要通过多学科筹划、调整的行为,它会在各学科交叉的界面上持续不断地展开。

设计是能够带给这个世界的是一个具有真知灼见、视野开阔、非专业化的互动的团队(这是先人,即猎人的遗产),现在,它必须和一种社会责任感结合在一起。在许多领域,设计师必须学会如何重新设计。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通过设计生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