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122017
 

坐大巴从耶路撒冷到特拉维夫,不过是一个小时的路程,却是从一座宗教色彩浓郁的城市到了一座充满了现代化与海洋气息的城市。如果不来特拉维夫,我对以色列这个国家的印象一定是充满宗教感的,特拉维夫让我补上了以色列世俗的一面。

特拉维夫的机场距离城市很近,不时能见到呼啸而过的客机

在海边漫步,地中海的咸腥味扑面而来,尽管还只是1月,但仍然有人在海里游泳,算是对禁止下海的挑衅了。海边上进行各种运动的市民也是络绎不绝。

在特拉维夫,基本上可以满足对海滨城市的一切想象 Continue reading »

2月 272017
 

一直都知道商鞅方升被收藏在上海博物馆,之前去过几次上博,包括看各种特展,一直都没有看到过这件“商鞅方升”,甚至我专门找这件文物也没有找到。看到这次“鸿古余音”特展专门展出了商鞅方升,所以专程前往。

商鞅方升曾被命名为“商鞅量”,是在文革期间龚旭人被抄家后,造反派将该文物拿到上海博物馆鉴定时被发现,之前只有拓片流传。龚旭人后因方升被抄走悲痛欲绝而离世,文革后,按政策将方升归还,不过龚旭人的家人将方升捐给上海博物馆。商鞅方升是秦孝公时期大良造商鞅(太有名了,其实根本就不用这样介绍)颁布的标准计量器,以十六寸五分之一立方寸为一升。属于首批禁止出境文物,文物价值、历史价值堪称顶尖。

方升左壁刻:

十八年,齐率卿大夫众来聘,冬十二月乙酉,大良造鞅,爰积十六尊五分尊壹为升

上面另有秦始皇时期的铭文,因此,商鞅方升是不仅是商鞅统一度量衡的见证,更是秦统一中国的见证。

2月 062017
 

趁着春节前的空隙,去了耶路撒冷。关于耶路撒冷有着太多的传说、故事、英雄,耶路撒冷本身是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的圣地,也是被称为是“世界心脏”的地点,我的文字是苍白的,我更是懒惰的,不打算写什么游记,就贴两张照片,算是给自己的耶路撒冷之行一个交待。

耶路撒冷老城区,圣殿山、圣母教堂都可以看到 Continue reading »

12月 312016
 

每年的最后一天总要总结自己的读书情况(20152014201320122011, 201020092008),今年也不例外。根据我在豆瓣上的标记,2016年我读了42本书,这真的是一个非常吉利的数字,冥冥之中与宇宙大道不谋而合。单从数字来看,比起往年来说阅读量实在是下降了不少,巅峰之时能够刷到接近一百本也不奇怪。当然,读书并不能比拼数量。


说起书,其实最值得一提的是我今年参与了《区块链:从数字货币到信用社会》这本书的写作,撰写了其中法律法规一章的内容,是一种难得的经历。当然,经历过毕业论文十余万字的“煎熬”,写这样的章节以后应该不在话下了,也希望我的毕业论文以后能够有机会出版。

小说

今年读小说主要是在12月份,毕业论文大局已定,才敢拿出点时间读上几本小说放松一下。马亲王的《长安十二时辰》堪称是大唐版的“24小时”,当初追美剧看得不亦乐乎,读马亲王的小说也是欲罢不能,将虚构的小说与历史融合在一起,这样的小说是最有魅力了。

更令我难忘的小说是紫金陈的《长夜难明》,三个小时一起读完,整本小说充满了法律人的执着与无奈,让人为之动容,我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来表达对这本小说的喜爱,甚至可以说是我在2016年最喜欢的一本小说了。

另外,不能不提《临高启明》这套网络小说,堪称是穿越小说的顶峰,500多人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穿越到明末,用先进制度与先进生产力碾压整个时代,实在是让人读得欲罢不能,更吸引人的是里面对于工业的描写,更让我感觉穿越之艰难,想要生产一些什么不是那么容易的,而现代社会的基础实在是太复杂了。

历史

克劳利的《财富之城》是关于威尼斯的故事,这样的历史书籍让人看完以后会难掩去实地参观的冲动,原本去意大利只对罗马感兴趣(因为“罗马人的故事”系列),现在要在行程单里加上威尼斯了。克劳利的另一本《1453》可惜我是在去过伊斯坦布尔之后读的,不过这样读起来也别有风味,书里面的场景不断唤起我对旅程的美好回忆,实在是美妙。当然,明年要把克劳利老师“地中海三部曲”中的另外一本也找来读掉(似乎又多了本写葡萄牙的)。

《花舞大唐春》这样的书我是舍不得买的(定价300元),精美彩印,很可耻地下载了电子版。里面是关于西安何家村窖藏的,实际上陕西历史博物馆的特展我已经去过多次,对里面的文物可以说是比较熟悉了,但看这样的书仍然是一种享受。《宝鸡六章》也是一样,在参观过上海的特展后去看实在是别有风味。

《长安之春》这样的文集也是蛮有意思,只是比较零散。因为对长安的兴趣,以后可能会专门找些关于唐代或者“长安学”的书来系统地读一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囫囵吞枣。

科技

因为毕业论文的主题与大数据有关,所以数据科技方面的书也没有少读,比如吴军博士的《智能时代》、王坚的《在线》、卡普兰的《人工智能时代》都是不错的读物。至少让我们在面对科技的碾压时,不再像鸵鸟一样无知。

消遣

马曳的《此岸》虽然是关于留学圈与法律圈的小说,但更像是消遣读物,随便看看法律行业的“爱恨情仇”,别当真就好。而且,看得我也想写法律题材的小说了。

今年读的最有趣的一本书应该是汪民安老师的《论家用电器》了,一本正经的题目,脑洞大开的内容,对世界冰冷的观察,实在是不能更有意思了。

12月 252016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冰与火之歌》

我不是推理小说的狂热粉丝,当初看紫金陈的“高智商犯罪”系列(其实该系列有一个更加惊悚的名字)纯粹是为了打发时间,只是在网站搜来了看看,直到后来一发不可收拾,买了《无证之罪》、《坏小孩》电子版的小说看。紫金陈的小说在推理小说里别具一格,在剧情开始就告诉读者凶手是谁,用动机、手法这样的悬念去吸引读者一路读下去。

紫金陈最新一部小说——《长夜难明》,早在去年就在百度贴吧上放出了前三章的内容,是国内罕见的法律题材小说。简单说下情节吧:

一位杭州著名律师在醉酒后地铁站内谎称携带的行李箱有爆炸物,但打开行李箱后发现一具尸体,死者是一名被开除公职的检察官。被警方控制后该律师对于杀害被害人的行为供认不讳,但在开庭审理该案件时,该律师突然翻供,宣称自己是被冤枉的,经警方调查该律师确实没有作案时间,而背后的隐情似乎与死者生前调查的一起案件有关……

这就是小说的开场。面对这么一个开头,没有法律人可以忍住不读下去,看看这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在一大早拿到小说后,我就放下了手头全部工作,用了三个小时就读完了小说,这三个小时的阅读是一趟“不虚此行”的“旅程”。到中午读完小说,我甚至一度难掩热泪,甚至开始反思自己当初为什么要从火热的网络工程专业转来学习法律,反思自己到底是要成为哪一类法律人,反思自己在以后能否既作个好人又做个好律师。我自认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一部作品能够让我有如此之多的感触可见其出色。

读现实题材的小说,很难让人不去联想现实。这本小说尤其如此,《长夜难明》的主题是冤案平反,这一题材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近期宣告无罪的聂树斌。即使我只是看了新闻报道,也能感觉到聂树斌案翻案之困难,正义推进阻力之大给人带来的绝望感,这是货真价实的与体系对抗,每一位为聂树斌案发声的人都是了不起的。《长夜难明》也是如此,那种与现实的共鸣直触人心。小说中的律师、检察官、(前)法医与警察四人组成的“正义联盟”竭尽全力,结果却令人唏嘘,作者用推理小说的外壳承载了我们这个时代法律体系中最大的无奈。

我没有做过刑事案件,不过以我仅有的司法考试知识可以判断《长夜难明》在实体法律与法律程序的运用上没有大的瑕疵,各法律职业也都符合现实,这已经是难能可贵了。法律题材的小说与影视剧在国内算不上多见,很多作品即使是以律师为背景,或者说很多作品里的法律人虽然出场,但举手投足间无不透露着TVB或者是美剧里面的“律师范儿”,这会让专业人士感到非常突兀甚至是尴尬。

如果不是来自法律行业本身的创作者,通常会对庞杂的法律条文与法律程序望而却步,只能自己开始行使“无知立法权”(类似于考试时“紧急立法权”的一项权利)。而法律工作中各种精妙的设计与把控甚至不是低年级律师所能够掌握的,更不用提外行人了。而对法律足够了解的专业人员,往往因为生活与工作所累,无力再来进行文学创作。但好在近年也涌现了一群乐于在虚构文学领域进行创作的专业人员,创作了大量的作品,比如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参与策划的《金牌律师》与还未上映的《继承人》,另外像法院系统内的桂公梓创作的《决不妥协》。

实际上,最好的普法宣传途径就是通过文学、影视作品进行。这类作品阅读的门槛底,比起晦涩的法律分析、案例分析更容易吸引读者的注意。君不见一部《何以笙箫默》“诱骗”了多少青年男女走上了法律人的道路,一部《神探亨特》与TVB的剧集一起让“米兰达法则”甚至在中国都家喻户晓,《傲骨贤妻》与《波士顿法律》这样的剧集让多少人开始向往律师工作的“高大上”,这就是文学、影视作品的魅力了。

一部好的律政剧会比一百篇文章更能唤醒人们心中的法治意识,而本身律政就是非常容易出彩的一种类型文学题材,在法庭上、律师事务所内汇聚了太多的法律问题、道德问题,对人性的考验每天都在发生,是天然的素材库,法律与道德的冲突几乎无处不在。但想要用好这些却不容易,极为考验作者讲故事的能力,而这似乎并不是法律人所擅长的。但幸好,《长夜难明》是一部能够唤起的是我们追求“正义”这件事情勇气的小说。

每个人选择进入法学院、成为法律人的理由各不相同,或为电视剧中的形象,或为想象中丰厚的收入,或为迫不得已调剂而来,或为匡扶正义。无论是什么原因,经过法学院的训练,运用法律去追求正义、帮助他人——是伴随法律教育而烙入到每一个法律人灵魂内的“思想钢印”,成为了法律人们共同的 “初心”。在阅读《长夜难明》的过程中,我就会经常拷问自己自己作为法律人,如果面临同样的情景会如何选择。

因为我们都是这个法律体系的组成部分,共同构成了它的善与恶。或者从某种意义上说,法律人是这个社会的“守夜人”,抵御着不知何时回来的入侵。当然更可怕的就是“守夜人”队伍里的叛徒(看《冰与火之歌》就知道这样的事情层出不穷),而在《长夜难明》 中,对抗的就是这股力量。我不知道读了这样的小说,会不会让更多的学子选择法律之路。

总而言之吧,如果没有那些打着灯笼,举着火把,拿着手电的人,长夜确实难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