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32017
 

趁着国庆假期回西安,陪家人消遣时光,趁着阴雨连绵进了秦岭南麓——蓝田。我是西安人,但蓝田在西安差不多是最没有存在感的区县之一了,仅有的印象是初中军训的时候被拉到蔡文姬墓旁边的某条公路上训练,再就是历史教科书上的蓝田猿人以及西安景点随处可见的蓝田玉了。但实际上,无论是陈忠实笔下的白鹿原还是王维笔下的辋川,都在蓝田。

很长时间,我都很喜欢韩愈的一句“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自认为很贴合自己某一段时间的心境,而蓝关就在蓝田,只是遗址难觅。 Continue reading »

Yad Vashem

 须行即骑访名山  Yad Vashem已关闭评论
8月 182017
 

在以色列,Yad Vashem(大屠杀罹难者纪念馆,http://www.yadvashem.org/)是最值得去参观的地方之一。在以色列,除了耶路撒冷璀璨的宗教文化,以色列的犹太民族在二战中所遭受的苦难是这个国家和民族给世人留下的最深刻记忆。我不敢称Yad Vashem为景点,这里太过沉重,我不敢说自己是来观光,只能是来缅怀历史。 Continue reading »

7月 172017
 

[美]维克多·帕帕奈克(Victor Papanek), 周博(译),中信出版社2013年版。

工业设计的本质上:重新组织知识结构、产业链,以整合资源,创新产业机制,引导人类社会健康、合理、可持续生存发展的需求。

完整的设计是全面的:它力图把所有的要素和必不可少的调节因素都考虑到决策制定的过程中。综合的、全面的设计是可以预想的。它力图着眼于现有的数据和确实并继续作出推断,也用它所构造的一些未来构想为它自身添加新的内容。

综合的、全面的、预想的设计是一种需要通过多学科筹划、调整的行为,它会在各学科交叉的界面上持续不断地展开。

设计是能够带给这个世界的是一个具有真知灼见、视野开阔、非专业化的互动的团队(这是先人,即猎人的遗产),现在,它必须和一种社会责任感结合在一起。在许多领域,设计师必须学会如何重新设计。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通过设计生存下来。

5月 142017
 

一、从音乐剧到传记

我勉强算得上是音乐剧的爱好者,只要有机会就一定会买票在现场看,即使是不能到现场,也会找来不同版本的音频或视频反复听,而这两年最火爆的音乐剧当属《汉密尔顿》了。音乐剧《汉密尔顿》是以美国国父之一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为原型创作的音乐剧,音乐剧创造性地使用了说唱音乐来表现汉密尔顿的一生。听着很匪夷所思吧,因为说唱的表现形式罕见于音乐剧中,更不用说像历史人物这么严肃的体裁。

而《汉密尔顿》却恰如其分的用了说唱表现了汉密尔顿战斗的一生。不仅获奖无数,在美国本土更是一票难求。我在B站上看完盗摄的版本后也无可避免地成为该剧的粉丝,以至于在飞机、火车、大巴上反复听里面的曲目,被其中的旋律所洗脑。

在听了无数遍以后,终于下定决心把汉密尔顿传记借出来仔细阅读,用了小半年终于把厚厚的一本传记读完,并做了大量的笔记。按照流行的话说,我对汉密尔顿老师是由路人转粉了。

汉密尔顿的一生太过传奇,出身卑微而后跃居高位,出生行伍而又精通政治,难怪适合用音乐剧这样的艺术形式来展示汉密尔顿的一生。我仅挑选汉密尔顿的律师生涯摘录了部分读书笔记,算是一个不起眼的侧面吧。

二、律师生涯

汉密尔顿对于法律人来说更是不会陌生, 汉密尔顿本身就是一个成功的律师,虽然律师身份只是汉密尔顿诸多身份中微不足道的一个。汉密尔顿甚至拒绝过接任杰伊担任联邦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在独立战争担任华盛顿副官时期,汉密尔顿就把大量的时间用来阅读、学习,学习领域包括哲学、历史、经济,留下了大量笔记,其中威廉·布莱克斯通的《英国法释义》对汉密尔顿影响深远,激发了汉密尔顿对法律的崇敬之情。

在独立战争结束以后,刚进入律师行业的时候,汉密尔顿拒绝在执业律师手下当学徒,因为在当过乔治·华盛顿的副官后,汉密尔顿无法再忍受其他律师让他做杂活,所以是选择一路自学成才。汉密尔顿用了九个月完成了三年的法律课程,后来通过了律师考试。 纽约州一开始要求律师在正式出庭前要实习三年,但后来做出调整,战前学习过法律的老兵可以申请免除实习,刚好让汉密尔顿可以快速获得律师身份。

汉密尔顿是同时代最顶尖的律师之一,汉密尔顿曾做了一个笔记本,囊括了70多个主题,整理了判例、法规和程序,在工作时使用,并命名为《纽约州最高法院诉讼实务》,整理的内容甚至成为法学院学习的素材。据说汉密尔顿在某位证人出庭作证时,在脸庞的两侧防止了蜡烛,以让证人显得面目狰狞,看上去更像是一名罪犯。汉密尔顿倾向于采用仲裁或和解的方式来解决纠纷,而非庭审。但一旦上了法庭,就喜欢制造戏剧效果,喜欢长篇大论,激情澎湃,让所有的听众为之倾倒,他能够口若悬河说几个小时。并且,汉密尔顿作为律师执业时期穿着时髦、整洁、别致,以期能够给他人留下好的印象。

汉密尔顿刚通过律师考试 ,就有无数人请求汉密尔顿培训新律师。一名他手下的学徒就曾抱怨:“我不仅看不到曾经近在咫尺的幸福,还要与各种法律知识纠缠不休。学习法律要牺牲所有的娱乐,还要反复实践……在大多数时间,我的任务繁重不堪。”

虽然水平顶尖,但汉密尔顿对律师费看得并不是特别重,客户们经常能挑剔的只是汉密尔顿的酬金收的太低,而且一旦认为客户付的金额超过了合理费用,他会拒收律师费。汉密尔顿主要从事民事案件,刑事案件不多,在偶尔承接的刑事案件中,汉密尔顿通常会为劣势方免费提供法律服务。

对其他人来说法律是一门生意,对汉密尔顿来说法律是科学。汉密尔顿习惯以详细解释法律条款开头,然后陈述一长串案例,在法庭上经常援引权威法学著作和拉丁文献。无论是法律文书还是辩论,汉密尔顿都试图唤醒人们的理性,从而说服他们,汉密尔顿的新思想总能在冲突中骤然萌发。在制宪会议上,汉密尔顿在发言之前必定会准备好一个有趣的话题,而且从不浅尝辄止,就跟穷底以找到问题所在。

汉密尔顿所做过最好的辩护就是为美国联邦宪法,他虽然不是宪法的建筑师(那是麦迪逊),但却是宪法最重要的解释者,他与麦迪逊及约翰·杰伊化名“普布利乌斯”合著的《联邦党人文集》(也译做《联邦论》)当今仍是各国宪法学习不可绕开的一本著作,书中详细阐述了美国宪法的理念。而令人震惊的是,汉密尔顿其实对美国宪法的很对理念并不认同,他更加认同的是建立一个强而有力国家的必要性。尽管不认同宪法的理念,但他仍然愿意为了宪法的尽快制定而放弃自身对宪法的主张。律师工作让汉密尔顿从一个怀疑主义者变成宪法的拥护者,让汉密尔顿明白如何为不完美的客户争取最好的判决。

三、战斗一生

汉密尔顿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而且是货真价实战斗的一生,在独立战争中是战斗英雄,官至中校,指挥过战斗,当过华盛顿的副官,创设了美国的海岸警卫队,最终死于与死敌的决斗。汉密尔顿的一生中,更是当真对得起“笔耕不辍” 这四个字,少年时期就以文章成名,令其走出加勒比孤岛,成年以后以笔为刀,为了自己的理想和信念,撰写了大量的文章进行论战。当汉密尔顿有一个写作目标要达成时,首先会反复思考,完成这个步骤后,就开始睡觉,睡满6-7个小时后,起床喝杯浓咖啡,然后伏案连续写作6-8个小时,一气呵成,不需要编辑加工就可以发表。

少年时期的汉密尔顿就是一个高度自律的人,13岁的汉密尔顿在同龄人还在挥霍时光的时候就在贸易公司工作,渴望一场战争能改变自己的命运,16岁时就一度执掌公司大权,对贸易有着异常深入的了解。年仅25岁时,汉密尔顿就认为如果不加强中央政府的权力,各州会积聚更多的权力,直至整个邦联分崩离析,陷入内战。并且逐渐形成了中央银行的理论:政府和私人银行有效融合,由政府支撑的私人银行。在担任财政部长的任期内,汉密尔顿帮助总统的角色从被动的管理者转型成决策者,为美国的未来搭起框架,创造性地行使政府智能,把各州不可逆地焊接成一个国家。不过另一方面,汉密尔顿的财政部也曾全力支持对英国工业机密的剽窃。

汉密尔顿死于与副总统亚伦·伯尔的决斗,去世时年仅47岁,绝对算得上英年早逝。汉密尔顿去世后,纽约州法院用黑布覆盖法官席,纽约银行大厦也蒙上黑纱,葬礼当天纽约市议会呼吁全天暂停一切商业活动,以示敬意。

4月 302017
 
《未来简史》
  • 科幻小说素材库。
  • 对写的 科技对社会的冲击尤其好看。
  • 算法超级重要,但我数学不好 T T

《演说之禅设计篇:完美呈现的幻灯片设计原则和技巧(第2版)》

  • 以前看过第一版,但没有留下什么太深的印象,只记得有一些抽象的原则,感觉不如那本《写给大家看到PPT设计书》令人印象深刻。
  • 设计PPT时需要考虑最后一排关中,意味着需要提前了解场地。
  • 无衬线字体起源于包豪斯运动,推动了字体设计像更简介、功能性更强、以及分离式发展。
《唐风吹拂撒马尔罕:栗特艺术与中国、波斯、印度、拜占庭》
  • 在安史之乱后,唐朝出现了反胡人的风潮,李谧曾上奏要求驱赶居住在长安的外来贵族。
  • 7世纪,布哈拉的拜火教对其他宗教信仰者(包括佛教徒)持敌视态度,不过没有留下史料。在中亚伊斯兰化的前夜,佛教在栗特本土的势力并不强大。真正能与伊斯兰教抗衡的是本土改良过的拜火教。
  • 唐武宗灭佛,顺便清除了三夷教(摩尼教、拜火教、景教),胡人文化被一扫而空。
  • 安史之乱后,中原儒家文化重光,胡人文化式微,唐政府颁布法令,禁止锦上使用汉字“万”和胡风纹样。
《宅兹中国》
  • 除了佛教以外,很长时间内域外对中国思想史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挑战。
  • 在唐代,没有华夷之辨,对异族文化上的戒心是从宋朝开始的。
  • 十七世纪中叶以后,东亚三国开始分道扬镳。日本与朝鲜并不认同清国。
《人民的名义》
  • 电视剧看了三集,不想追剧,所以花了两天把小说看完。
  • 还是人治,罕见法治。
  • 题材难得, 不过更希望把《长夜难明》拍出来。